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杀手
杀手
           杀手为业,整日行走于刀光剑影之中;她,身居深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和她,本无可能有任何交集,却怎奈命运捉弄,造化弄人。

  她的王,横征暴敛,鱼肉百姓,百姓苦不堪言。有志富商,双手奉上白银万两,请他诛杀昏君,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他微微一笑,并未收下富商银两,只是离去之时,大笑一声,昏君的头颅,用来盛酒必然妙之

  正月十五,王与她共游京城,共赏花灯。他潜伏于客栈之顶,伺机诛杀昏君,以快天下。

  烟花起,剑光落,王头颅落下,双目圆睁,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本可全身而退,可惊鸿一瞥,顿被她的美貌所惊,遂将她抱起,欲杀出重围,怎奈时机已过,虽成功逃离,却落得遍体鳞伤….

  “放下我,快点放下我!”她不断的在他的肩上扭动着,试图挣脱他的双臂,怎奈他虽已受伤,但是双臂依然厚实有力,让她无力挣脱。很快,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之中。

  天已泛白,丛林深处,一座小木屋孤鹜的矗立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屋内,他一言不发的处理着自己的伤口,身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显示着他过往的一切。而她,蜷缩在木屋的一角,身上的锦衣华服早已凌乱不堪,头上的凤冠也已然不知丢在何方。待他处理完伤口之后,早已过去数个时辰,她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头也未回,嗤笑一句“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的王残暴无道,早应该被诛杀,而我,是为大家行道之人”听到这些,让她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一切,娇嫩的小脸一下变得惨白,明显还对王头颅落地的惨状记忆犹新。见到她惨白的小脸,让他不禁心生怜惜“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加害于你,你的王已死,想来此时王宫之内早已乱作一团,谁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如若我不救你,你早晚会命丧于他人之手,或更加凄惨”

  她听到了这番话,不禁陷入了沉思,她本就是聪慧之人,不难想通其中的一番关节,很快,她便恢复了心态,开口说道“奴家若嫣,在此谢过壮士救命之恩”

  “若嫣,若嫣,不错的名字”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双臂,确认伤口已无大碍之后,脸上又挂上了他玩世不恭的笑容“我的名字叫易天,说实话,若不是被你的美貌所惊,我才不会救你”

  听到易天这有些戏谑的话语,若嫣的两颊不禁挂起一片绯红,娇嗔道“登徒子”但又想到易天为了救自己而落下的满身伤痕,一股莫名的情愫爬上了心头,却又碍于小女人心思,不敢表露出来,便一跺脚,转身走出了屋子。

  “哈哈哈哈”看到若嫣小女人样子,易天得意的大笑了出来,突然,屋外传来了一声惊叫,易天顿觉不对,飞身赶出屋外,发现若嫣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一条毒蛇飞速的从她身边爬过,遁入丛林,不见踪影。

  易天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忙欺身上前,用内力封住若嫣的主要穴道,避免毒液进一步扩散下去,然后起身将她抱进屋内,稍作检查,便发现若嫣小腿上的咬痕,易天想也没想,便俯下身去开始为若嫣吸毒疗伤,很快,毒液便被吸干净,而这时,易天发现若嫣脸颊绯红的低着头,不禁有些奇怪,回过头来愣住了,原来刚才只顾着为若嫣吸毒,直接就将若嫣下身的华服掀了起来。如今若嫣那雪白的大腿在自己的眼前,甚至依稀可以看到她的粉红色亵裤。

  看到易天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自己的隐私部位,若嫣变得很不自然,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试图将腿从易天的手中抽出来,怎奈她适得其反,她的动作落到易天的眼里,反而变成了一种渴望和索求。

  终于,男人的本性占据了上风,易天起身将若嫣抱住,霸道的亲吻着若嫣的嘴唇“唔!”若嫣本能的抗拒着易天的动作,不停的用双手拍打着易天,试图挣脱,可是渐渐地,她的力度越来越小,呼吸也渐渐的急促了起来,这时易天突然停止了亲吻,转而深情的看着若嫣“若嫣,你好美”若嫣听到了这句话,娇嗔的拍了一下易天的肩膀“大坏蛋,你好坏哦”说罢像个小女人似的将羞怯的小脸埋进了易天那厚实的胸膛,毕竟短短半日,眼前的男子已然救过自己两次,而久居深宫的她,也多少学会如何辩证人心,很明显,眼前的男子是真的喜欢她,而她的王,只是贪图她的美色,满足自己的兽欲,从未真正关心过自己,这让她的心中升起了一丝自己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若嫣稍加思量,便不再犹豫,抬起头来,主动将自己的两片娇唇吻上了易天,并伸出自己的小舌头,不停地在易天的口中缠绕着,索取着,两人再度陷入了激烈的舌吻,而这次,两人足足吻了一炷香的时间。

  而这时,若嫣已然将自己的华服脱下,只剩下那锦织的小肚兜和粉红色的亵裤,她那雪白的躯体大部分已经暴露在易天的眼中,她已非初涉人世的小姑娘,自然懂得如何抓住男人的心。易天看到如此娇媚的身躯,纵是在刀光剑影中毫不畏惧的他,也不禁狠命吞咽下口水,惊叹造物主的神奇,此时的他,已然完全被激发出了男人的最本质的欲望,开始疯狂地亲吻着若嫣的脸颊,胳膊,而他那粗壮的大手,已然开始隔着肚兜不停地抓捏着若嫣傲人的双峰。这时若嫣娇喘连连,挺起双峰,迎合着易天那粗暴有力的揉搓“恩~~~唔~~~~天~~~~小点力~~唔~~~~天~~~~你把嫣儿弄疼了~~~~”若嫣那娇滴滴的声音不但没有让易天的动作轻下来,反而刺激着易天的神经,使他更加用力的揉搓着,亲吻着。“啊~~~~天~~~~嫣儿受不了了~~~嫣儿想要~~~~”说罢,若嫣更是抬起头来,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易天,仿佛在祈求他的下一步动作。

  易天见此不敢怠慢,起身将自己的衣物尽数脱下,而若嫣也将自己的肚兜解了下来,露出了自己那傲人的双峰,可能是第一次将自己的身躯暴露在除了王之外的第二个男人眼前,若嫣还有些放不开,手臂遮挡在双峰的前面,而亵裤也并未脱下。易天见状,便亲自动手,将若嫣的亵裤用力往下一扯,就这样,若嫣的身体彻底的暴露在了易天的眼前。

  “啊~!”若嫣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接,下意识的将另外一只手遮挡住了自己的下体,而这时易天并未强行扯开嫣儿的手臂,而是躺在嫣儿的旁边,轻轻地将嫣儿揽入怀中,温柔的亲吻着嫣儿的脸颊“嫣儿,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现在暴君已经毙命,而我,也厌倦了刀口舔血的漂泊生涯,我这里还有些积蓄,待风声过后,你我去往一处陌生地界,买下一所宅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余生,好吗?”

  若嫣听到这些话语,心中充满了幸福感和归属感,她将自己的手臂移开,抱住易天,轻轻地点了点头“天~以后嫣儿都是你一个人的,嫣儿要一辈子都守在你的身边”说罢,若嫣更是主动地开始亲吻着易天的胸膛。

  此时的易天转身将若嫣压在身下,胯下的阳具早已坚挺起来。若嫣已经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渴望,便不再矜持“天,以后好好待我”“恩!我会的”易天狠狠的点了一下头,此时若嫣闭上双眼,将双腿微张开来,露出了下体的蜜穴,已然准备好了和易天的交合。此时,易天也不再犹豫,将胯下的阳具对准她的蜜穴,用力插了进去。

  “啊~~~!”若嫣幸福的呻吟声顿然响起,她将双臂环在易天的后背,抬起自己的娇臀,开始迎合易天那有力的抽插“啊~~~天~~~~慢~慢些~~嫣儿受不了啦~~好~~好粗啊~~把嫣儿的下面塞~~塞得好满啊~~”此时的若嫣也已经被无尽的快感填充满大脑,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羞耻感也已荡然无存,开始口无遮拦的大声浪叫起来,她对男女之事早已驾轻就熟,于是暗暗运用起在宫中讨好王的方法,缩动蜜穴,以求让对方得到更多的刺激感和满足感。

  易天也已发现若嫣蜜穴之中微妙的变化,此时的他感觉到若嫣的蜜穴在不停的蠕动着,使他的阳具仿佛被无数小手按摩一般,传来阵阵的酥麻感,而这突如其来的快感撩拨起来他更大的欲望,于是易天俯下身去,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开始张开嘴,不停地吸允、舔舐着若嫣那宛如樱桃般的小乳头。“啊~~~天~~~~好舒服~~~嫣儿好舒服~~~~天~~~继续~~嫣儿是你的女人~~~~嫣儿要一辈子都要这样~~~”此时的若嫣双眼轻闭,口中不停的发出娇吟之声。“嫣儿~~呼~~我会好好待你的~~呼呼~~~你是我易天此生唯一爱的人~~呼~”易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应着若嫣的话语。

  突然,若嫣示意易天停住动作,面对着他满是疑问的眼神,若嫣的脸上露出了娇媚的笑容“天,你躺下休息一会儿,让嫣儿好好侍奉你,好吗?”易天已然明白若嫣的意图,嘿嘿坏笑一声,便乖乖地平躺在床榻之上,而胯下的阳具,则呈现出一柱擎天的姿态。若嫣跪在易天的阳具之上,一边用纤纤玉指分开蜜穴,一边对准易天的阳具缓缓坐下。待到确认方向未有偏差之后,只见若嫣腰部一松,噗嗤一声,暴露在外的大半根阳具瞬间便被若嫣的蜜穴吞了进去。

  “啊~~”纵是若嫣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没有料到易天的阳具会如此之长,以至于用力过度,阳具直接便顶到了花心深处。巨大的快感刺激着若嫣的神经,使她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

  “嫣儿,你还好吗?”易天见她没有了别的动作,反而是双臂环于胸前,不停地打着哆嗦,误以为她身体不适,想要起身查看一番,却被若嫣制止。若嫣点头示意自己没事,之后便开始缓慢的扭动起自己的玉臀,由于易天的阳具太长,以至于若嫣的每次扭动都会使其摩擦到自己的花心深处,这种强烈的快感是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只见若嫣轻咬朱唇,慢慢的加快自己扭动的速度,渐渐地,她已然适应了易天阳具的长度,便不再矜持,开始加快自己的速度“唔~~~~唔~~~~天~~~~你的下面好长好粗~~~恩~~~~嫣儿好舒服~~~天~~~啊~~~你师傅吗?”此时的易天也已经习惯了若嫣扭动的频率,开始配合着她的动作抽插起来“嫣儿~~~嫣儿好厉害~~~~弄得我下面太舒服了~~~~嫣儿~~我爱你~~~你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听到这些话,若嫣的心中满是甜蜜的感觉,她一边扭动着娇躯,一边俯下身去,伸出那赤红色的嫩舌,与易天舌吻在了一起。

  就这样两人缠绵了一会儿,易天索性站了起来,用双臂将若嫣双腿架起,而若嫣也配合的用双臂缠绕在他的脖子上,两人不停地亲吻着,索求着,呻吟着,仿佛全世界只还有他们两人的存在。易天的抽插,都撞击着若嫣最深处的花心,而传来的阵阵快感几乎让她陷入癫狂,而若嫣紧致的蜜穴带来的快感,更是让易天兽性大发,一波紧接一波的冲击着若嫣的蜜穴。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若嫣已不知自己到底泄了几次,只是感到浑身快要没有一丝力气,而易天依旧不知疲倦的索求着,不禁告饶了起来“天~~~~天~~~啊~~~嫣~~~嫣儿不行了~~~~恩~~~饶了嫣儿吧~~~~”说罢更是可怜楚楚的望着易天,祈求对方能放过自己,休息一会儿。

  听到若嫣的求饶,使得易天不禁自豪不已,坏笑起来“嘿嘿嘿~~~嫣儿不行哦~~~夫君可是还能坚持很久的”“天~~~唔~~~我的好夫君~~~饶了嫣儿吧~~~嫣儿真的坚持不住了”嫣儿的眼睛已经开始露出一丝泪光,看来是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

  易天见此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一股剧烈的快感从易天的脑中传来,易天弓住身体,低吼一声,炙热的精液喷射而出,瞬间变灌满了若嫣的蜜穴之中。“啊~~~”若嫣感觉自己的蜜穴之中仿佛快要融化一般,也随之再一次泄了出来,与易天一起,陷入了无尽的快感和高潮之中。

  “呼呼呼~”两人在床榻之上不停地呼着粗气,很显然,两人都已筋疲力尽,短暂的休息过后,易天将若嫣揽入怀中,在她的额头之上轻吻一下,发现若嫣并无反应,再待他仔细观察之后,不禁笑了出来,原来此时的若嫣早已像个小孩子一般,沉睡了过去,看来自己把她折腾的不轻啊,易天并不仅暗暗腹诽,想罢,更是爱怜地将她抱入怀中,静静的看着她沉睡的模样。

  突然,一声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易天心中一紧,这是有人被他暗中所布陷阱所伤,此处乃丛林深处,就算是本地猎户也断然不可能闯到这里。想罢他将若嫣轻轻放下,穿好衣物飞速赶了出来。

  只见此时他的木屋已经被几十个官兵所包围,而自己的对面,赫然站着当日求他刺杀昏王的富商。易天眉头微皱,面对富商问道“这是何意?”

  “呵呵呵,本王要多谢你了,谢你拯救了黎民百姓,谢你助本王登上王位。”原来富商用了近乎一天时间,将城中骚乱平息下来,而后剑指王宫,登上了王座。

  “若是如此,你不必带如此之多的人前来此处吧”易天并未被面前之人的只言片语所欺骗,他的左手已然搭在了剑柄之上。

  “不错,你很聪明,如今这已是本王的天下,你觉得世上若还有你这样的绝世高手,本王还能睡一个安稳觉么”富商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他已经感受到了易天的滔天杀意,只想尽快离开此地,将所剩之事交予下人处理即可。

  剑影乍起,顿时天地变色

  刀光闪闪,转眼血流成河

  他,明白,不能退,身后有最心爱的她

  她,惊醒,奔出屋,发现满是血污的他

  他,怒吼迎敌,恨时不与我,恨相见恨晚

  她,梨花带雨,恨无能为力,恨小人当道

  他,血战半日,怎奈寡不敌众,无力回天

  夕阳将落,他回眸一笑,轰然倒地

  她,肝肠寸断,不顾危险重重,飞身向前

  眼角泪落,她举起残剑,挥剑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