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频繁操逼
频繁操逼
   305,按响了门铃,里面立刻就打开了,对方应该一直就在门口守着的。小老公示意我走在前面,一步步一层层,不知会是怎样的结局。拐上楼梯,就看见站在楼梯口等待着的堆满笑容的脸,瞥过我的时候稍有诧异,立刻就飘向了身后的小老公,毕竟我们彼此是不认识的,对我而言,他就是个陌生人,我也只是大街上的路人。

  “这是小孙,你先进去”,我已经知道了小老公的想法,我就是来被人随意玩弄的,你有多大胆,就玩多大胆。显然这种想法是会让人吃惊的,看见我的进门,小孙的脸上明显的变了几变,猜测我的身份,猜测我们来的举动,估计任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有这样的送上门。

  我没有走进去,只在门口等待着。这应该是个一室户,我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一切都是陌生的,可有人又怎样,估计这不是小老公介意的,也不是我能选择的,一切都看那个小孙有多大胆了。他俩在门外一阵窃窃私语之后,小孙带着满脸的兴奋走了进来。

  一进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双手抱住我的头亲吻起来,靠在墙上那一刻真的有种情人相拥的感觉。可我没有抱他,毕竟那不是真的情人,只是陌生人,但他热情的亲吻我又不舍得放弃,之前无聊的痛苦在这一刻释放了,我也需要人疼的啊。

  他真的很急,一边亲吻,一边就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可我还惦记小老公还有那有没有关好的门,显然我又操心了,因为他已经开始了攻击。他摸进我的内裤,开始亲吻我的脖颈,手在屁股上不停的揉搓,后门,肉唇,一一走过。

  “你都已经湿了,看我的”,湿湿的骚洞让他非常兴奋,激动的对我耳语,我接受,我忍受,我享受,我期待。

  “转过去”,他迅速脱光他的裤子,太快了,鸡巴还不够大,还没看清,我就被他扭转身靠在墙上。

  “现在你就是我的了”,再次在耳边进行示威。之后他推起了我的裙子,蹲在了地上,鼻子拱在了我的屁股上。

  “好闻,好骚”,他没有扒下我的内裤,只是把手指伸进我的骚洞里扣弄起来。

  “啊。。啊”,好舒服,好的开始等于成功的一半,我的心里却在呼喊着大鸡吧。

  只见他一边扣弄我的骚洞,一边自撸自己的长枪,大了大了,我真想上去吃两口,帮助他一下。

  “来了,来了”,鸡巴的变化是瞬间的,他已经可以武装进洞了。都来不及脱掉我的内裤,火热的大鸡吧就抵在了我的洞口,分唇而入,没有丝毫犹豫没有片刻阻拦,痛与快乐,性福与满足,立刻包裹我的全身。一下下的进出,我的心的满足的,一次次撞击,我的洞是性福的。

  “真是个好逼,好看也好操”,刚才急迫的他反而慢下来,自己掌握着节奏,哪怕我迎合的扭动屁股用骚逼去吞大鸡吧,也没有让他疯狂。

  “看你的肥逼好久了,终于操进来了”,满足的心里让他操的很用力,一下下都给着我幸福,可还少点速度,我好希望他能再猛烈些。

  “操我,操我,你的大鸡吧好厉害”,他需要刺激,我的淫语果然让他加速猛攻,一阵激烈的冲击助推着我的性福。可他显然不止满足与操逼,一只手伸进了胸衣抓捏在奶子上,一手从前面扣在了阴蒂上,虽然着忙乱的动作影响了鸡巴的进攻,可这多重的刺激让久久憋闷的我突然崩溃了,高潮倾泻而出,软软的靠在墙上,太快了,虽然舒服但还不算满足。

  “小骚货,这就满足了?”他也看出了我的瘫软,把我转过来慢慢的放在了地上。

  “换个洞玩玩”,大鸡吧已经抵在了我的嘴巴上,带着他的精液我的淫水塞进了我的嘴巴里,我配合的张开口吸吮着,骚逼是要休息下的。

  “好好吃啊”,我根本没什么反应,就那么瘫坐着,僵硬的举着双手,机械的张着嘴巴,让他的鸡巴自由进出,随意深入。

  “过来看看你的骚样”,他应该是不满足我当下不主动的口交,又把我拖进里屋,外套被扒下来了,他试图把我的奶子从衣服里扯出来,但可能是更对骚逼感兴趣,一试失败就转攻洞洞了。

  “看着点,看你的骚劲”那里有一个衣帽镜,我看到了满脸痛苦的自己,因为他的大鸡吧又从后面插进了我的骚洞,又是一阵打桩,很重很深很痛也很舒服。他很从容,一边撞击,一边抚摸我的全身,一会摸摸头发,一会摸摸脖颈,一会揉揉奶子,一会拍两下屁股。

  “看看你着肥逼,不扒还真看不见洞洞哦”,他拔出了鸡巴,开始品评操过之后的私处。

  “还有这后门,一会我也要尝尝的”,手指则捅捅洞洞,捏捏肉唇,扣扣后门,一切都是挑逗。

  “舒服吗?”大肉棒又插了进来。

  “舒服”,虽然痛,但真的很舒服。

  “你是骚逼吗?”他边插边问。

  “是”,我边忍受边轻哼。

  “说你是骚逼?”巴掌拍在了屁股上,撞击更猛烈了。

  “我是骚逼,我喜欢大鸡吧”,舒服的操逼早就让我放下一切,我需要更多的性福。镜中的我痛苦无助,镜中的他淡定从容。

  “啊啊啊”,我又一次高潮了,他跟没事人一样又拔出了他的武器。

  “骚逼,这么不经操啊”,他拍打着我的屁股戏谑着,又抓了一把我的肉唇。

  “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骚逼”,“抓着裙子”,“也不穿个丝袜,真是欠操”,他蹲在地上,把我的一条腿架到了他的肩膀上,可以更清楚的查看我的私处,那还私吗?小老公随便找个陌生人,就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查看。

  “水多多啊”,他的手指又扣了进去,“毛剃的不太干净”,他的手指毫无规律的在里面乱扣,连续的两次泄身,哪那么容易就又兴奋的?我的每次响应不积极都会让他做新的改变。

  “再来吃会”,他又站起来压低我的身体,跨到我的身上,大鸡吧又在嘴里挺进。我配合着他的深入,忍受着窒息,忍受着硬塞到底的痛苦,因为我知道这是他的满足他的需要。

  “来,洗一洗”,我又被他拖进了卫生间,好小,不到两个平方,马桶和淋浴在一起的。

  “趴好了”,他真的喜欢后入,我也喜欢,又顺从的趴在了马桶盖上,内裤裙子从屁股上扒了下来,他就又挺枪刺入了。接下来,我的衣服也一件件的被剥离,全身光光了。他可以一边抓着我的头发,也可以一边抓着我的奶子,一边操逼。

  “啊”,好凉,他很兴奋的把淋蓬头打开,冰冷的水浇在我的头上,淋在我的身上,他选择的还是喷射水珠,细小的凉水刺激在皮肤上,让我瑟瑟发抖,可我根本逃不掉鸡巴的冲击,也躲不开冰冷的刺激。下身是燥热,上面是寒冷,冰火两重天啊。

  “不要,太冷了”,我挣扎着。

  “不要停,不要停吧”,他淫笑着,冲击的频率更快了,冰冷的水也无法浇灭欲望的火,洞洞里的高潮又冲荡全身,我又投降了。

  “哈哈,又让你爽了吧,让我来温暖温暖你吧”,水停了,换他坐在马桶上,把我抱在他的身上,鸡巴已经认家了,顺利的钻进了洞里。他也脱去了衣服,肌肤接触,我是感觉到了一些温暖,但我更感觉到的是火烫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摇晃。他一会抱着我的屁股,一会咬着我的奶头,一会掐着我的脖子,这次的我真的没有反应了,随着他任意摆弄。

  “来,换张嘴”,他把我推开,让我跪在地上,可以继续用嘴服侍他的大鸡吧。吃在嘴里好烫,好硬,我努力的套弄着,希望能尽快结束这场陌生之旅,我已经算是满足的了。现实却是他更想深喉,不想射精,他一味的把我的头强按在他的鸡巴上,深一点再深一点,但实际上这种姿势根本就不适合深喉,反而是更加的难受。

  “嗯?”过分,他竟然不老实,下面的脚趾竟然也能伸进我的骚洞里,脚趾在摆弄着阴唇,脚趾也在钻着骚洞,可留给我的只有疼疼疼。

  “舔一舔吧”,扣完了洞洞,他的脚趾又伸进了我的嘴里。

  “还是你的骚逼爽啊”,他又把我摆成了后入的姿势,插进了大鸡吧。我不断的被操着前行,他不拉我胳膊,我只能用手扶地,他不拉我腰,我只能跪在地上,再顶顶,直接把我操趴在地上了,鸡巴还在洞里进出。冰冷的地面,压疼的乳房,冲击的骚洞,任何一个地方我都无能为了,只有忍受。他不停的继续打桩,打在我的洞里,冲击在我的心里。

  “叮咚”,有人在按门铃,他仍在继续,我心里也祈求他快点,突然才想起还应该有小老公呢?一进门就被他折腾,都忘记小老公哪里去了。

  手机的铃声响起,他仍在继续,我感觉到自己也开始升温了,是对小老公的惦记还是对门铃的惦记,反而我的欲火比他的抽插还快,撞击之下,火光四射,一点就着,我再一次被操出了高潮。

  “妈的,贱货,真不耐操,也真是耐操”,说完,他不知找来什么,就把我的双手从后面捆绑在了一起。

  “等一下,催死啊”,他接了电话。

  “在不在家,叫我来又不开门”,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门口等一会”说完,他甩了电话,把我架到了桌子上,我只能无力的趴在上面,还是没看见小老公啊,在里屋?没一会,眼睛被蒙上了,骚洞又被插上了,一根好粗的电动棒,震动已经开始,他又帮我穿上内裤,可以让电动棒更好的震动。

  蒙眼的时间好漫长,没多久又听见敲门,开门,关门的声音。有惊呼,有窃窃私语,听不清。

  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啪啪啪,有巴掌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有牙齿咬在了我的耳朵上。

  “你这贱样,就等着操是吧”,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思绪乱了,小老公呢?继续有巴掌拍在屁股上,洞里的棒棒也被不停的按动。

  “主人,救我”,我哭叫着,一下子我都不知道该叫小老公什么了。

  “你是在叫我吗?骚逼”,是小孙,打屁股玩棒棒的就是他。那耳边的人呢?

  “我也会成为你的主人的”,耳边的男人低沉的声音。

  “啊啊啊”,电动棒被快速摇动,顶的我生疼,我已经顾不上其他,疼的叫出声来。

  “好好爽吧,爽到大爷们高兴”,显然小孙玩的很尽兴。大爷们?一个还是两个,还是几个?我不知道。

  我被抬到了桌子上跪着,四只手,两个人,还有其他人吗?我看不见,我只能感受到有手摸在屁股上,又有手掐在了我的奶头上,又有手用力的抽插电动棒,我却动弹不得。

  “这真是个骚逼,竟然可以这么贱,比看照片过瘾多了”,一双手扒开了我的屁股,电动棒插的更卖力了。

  “你的逼就是长给男人操的吧,我来帮你啊”,这还是刚才那人吗?有人把我推倒侧身躺在桌子上。

  腿被分开,虽然穿着内裤,但里面震动的电动棒仍然宣示着淫荡。有手捏在了我的乳头上,用力的拉扯着。骚洞里的电动棒又被继续抽插开来,拉出来,插到底,疼疼疼。

  “这是什么啊”,耳边响起了问题,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没有感觉吗?”他显然不满意,用力的拉扯我的头发,可奶头被用力的扭捏,电动棒被用力的抽插,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他的目标,我又看不见。

  “啊啊啊”疼的更在后面,他们竟然用力的敲打电动棒,每一下都像钉子一样深深冲击着我。又有嘴巴咬在了我的乳头上,我实在受不了了。

  “主人,救我,救我”,我的叫喊都无法维系,疼的我断断续续。

  “还敢喊”,我的头被拉到了桌边外,后仰着头被捏大了嘴巴,立刻就有一个大鸡吧塞入了。抽插,深入,这个位置适合深喉的,他就那么顶着,不断的深入。

  “哈哈,不光逼骚,嘴巴也骚”,“好吃吗?”他一边插着一边问,我根本无法回答。嘴巴被卖力的抽插着,全身被抚摸着,乳头被扯咬着,电动棒也在震动着,我却被绑着。

  “这嘴巴也这么好玩,一会的骚逼肯定更好玩了”,淫笑声不断响起。

  “你是个贱货吗?”前面的人拔出了鸡巴,又凑到我的耳边问话。可下身的电动棒还在疯狂的抽插,我哪有精力回答问题啊。

  “你的骚逼爽吗?”,“我的大鸡吧好吃吗?”,“你真是小荡妇”,“哈哈,哥们想着你吧,上来就这么直接的”,这是小孙。

  “真可以随便玩?”,“哈哈,我都已经操过了,一会你试过就知道她多骚了,水直流的”,我也成了小孙的骄傲。

  “大哥同意的,骚逼也很舒服,让你玩就玩喽,送上门的骚逼,比给你看照片打飞机爽吧”。这会分清楚了些,应该只有两个人,没听到更多的声音。他们边说边把我拉到了地上跪着。

  “吃吃看,这是什么?”小孙竟然把他的脚趾伸到了我的嘴巴里,那个人就在后面抚摸着我的屁股,时不时咬着我的身体。

  “好好吃,你的嘴巴也很贱的”,那人也兴奋起来了。

  “塞上塞上”,他抓起我的头,大鸡吧就塞进了我的嘴里,我被抱着头抽插起来。另一个人就继续玩弄下身的棒棒。

  深入,深喉,按压,窒息,那已经不是嘴巴了,只是个洞洞。洞洞就不由我了,不光手压,还有脚踩,还有拉扯头发,我的头我的嘴巴就被控制着山下摇晃上下套弄。没有喘息,只有进出,没有休息,因为还有更多的鸡巴在等着我,一个鸡巴出来了就又进来一个。又是抽插,又是继续,接着交换,甚至两个鸡巴同时要塞进我的嘴里。

  终于有个鸡巴不满足嘴巴了,我就被推倒在地上,扒下内裤,拔出电动棒,真鸡巴可以进入了。

  “这么肥的逼是天天操肿的吧”,另一个人很兴奋,拍打着肉唇,手拍完换鸡巴拍。最终还是扛起我的腿,挤进我的肉缝里,开始挖掘我的肉洞了。

  我的手被解开了,因为要抓着另一根鸡巴。那个鸡巴好长,刚才怎么没感觉到呢,就那么深深的操进我的洞,好疼好疼,我的求饶没有用,因为没人会放过我,也没人会来救我,只会被捂住嘴巴,或者直接掐脖。我想扯下眼罩,每次都会被抓住制止。

  换,骚洞里的鸡巴拔了出来,又换进了嘴巴里,另一根鸡巴则自觉的钻进骚洞里,我就被骑在他们的身底下,被两根肉棒深捣着。很快我又高潮了,我还是更受不了粗的操,又一次的被小孙征服。

  “走吧”,另一个人把我拉了起来,其实只是拉,没起来。

  “转过来爬”,小孙俨然就是我的主人了。我被一个人拉着头发向前爬,后面还有个人啪啪的打着我的屁股。

  哥,谢谢你啊,这么好的骚逼给我们哥俩爽”,另一个人的声音,是他扯着我的头发的。

  “是小孙想着你的,我不知道,今天他做主”,是小老公的声音。

  “我已经好了,让我休息会吧”,我哀求的对小老公说,双手则果断的扯下眼罩,却没得到小老公的同意,只看到了他的一个眼神,我就被一脚踢到了一边。

  “骚逼,大爷还没爽呢,你哪来的休息”,小孙真是耀武扬威,更是狐假虎威。

  “你这骚逼还没让大爷舒服呢”,说着他竟然把脚踩到了我的骚逼上,更把他的脚趾往我的洞洞里塞,一边塞一边踩,疼的我乱叫。

  “还是我更温柔的”,这时候我才看清另一个人,竟然是个谢顶的胖子,胖胖的脸貌似和善,粗鲁的双手却又分开我的双脚,轻易的就把鸡巴插进了我的洞里。 我想挣扎,小孙的脚就踩在我的手上,身上,胸上,脸上。

  “好好的让我们操,操完了自然放过你”,谢顶男发表了他的意见,我却只看到了小老公饶有兴致的笑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不能光你一个人爽,我们可还有两个人没爽呢”,说话一点也不耽误他的速度,可我真的没有感觉,也没有什么反应。

  可他们一点也不介意,小孙配合着谢顶抽插着我的嘴巴,谢顶一顿猛烈的攻击之后,两人交换,我还是两个洞塞满。我就那么躺着被他俩上下交换着。

  可能是我的没反应刺激到了小孙,他竟然把我倒提起来,站着操我的洞洞,力气大的时候我的全身都被他操的甩动起来。谢顶男也不甘示弱,轮到他的时候就把我压弯了倒着操,两个人你来我往变换着花样。地上操完了床上操,两个洞两根鸡巴此起彼伏,有深喉,有窒息,有猛烈,有冲击,我已经数不清又有几次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