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园小混混
校园小混混
   徐娇摆手招呼在旁边看她调教的郭鹏,笑着说:「老公,狠狠上她们三个,……把她们都操哭,……让她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郭鹏早就看得裤子里鸡巴梆硬,解了腰带,迫不及待的把家伙掏出来,走到杨妩儿身后,抚摸把玩她圆润雪白的屁股。发现杨妩儿紧张的直哆嗦,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我还没操呢,你哆嗦个毛线?……不想让我玩啊?」「没~ ……没有,求鹏哥轻点……我……」郭鹏哪里理她,用鸡巴挤开杨妩儿两片粉嫩的阴唇,找到窄小的阴道口,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疼!~ 」


  郭鹏掐着杨妩儿屁股上的肉,轻轻拍了拍,开始在女孩儿娇嫩的小屄中猛烈的抽送,感受着阴道中嫩肉的摩擦的快感,「这么多骚水还疼啊?……小屄倒是挺紧,……说!哥的鸡巴粗不粗?」「……粗!」


  「大不大?……」


  「……大!」


  「哥操得你小屄爽不爽??……啪~ !嗯?」


  「爽……!……呜呜呜!」


  杨妩儿被郭鹏凶猛的撞击操得哭了起来,还要忍受这个大男孩可怕得拍打屁股的大手,被动的回应着。


  「那你哭尼玛屄呀??……不乐意给我玩啊??」「乐意~ ……乐意给鹏哥玩!~ !……」徐娇看郭鹏那边操上了,她在一边看着有点无聊,又有些蠢动,就说:「老公,……你先上她,这两个我玩玩呗。」说着就有点好奇的摆弄可怜得一动不敢乱动的另外两个女生下身还不是很茂密的阴毛。


  郭鹏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徐娇更来了兴致,在那个叫冬梅的身材微胖的女孩儿大腿上掐了一把,命令着:「你!……去给我爬到那棵树那儿边去。……屁股撅高点,屄亮出来。……看你骚的,小屄都流水儿了。……咯咯咯。……」徐娇从地上拣了根手指粗细的树枝,在冬梅赤裸的屁股上、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抽打着驱赶着冬梅来回爬动。活脱脱把自己当成了放牧的小牧羊女,只要女孩儿爬得稍微慢了,不是一脚踢过去,就是一树枝狠狠打在屁股的嫩肉上,「腿不会分开点儿啊?……还挺害羞的,……屁眼儿呢,看不到屁眼儿了。……爬动时候再不把屁眼儿给我露出来,小心我抽死你!」那个叫冬梅的女生被迫撅着白皙的屁股,分开大腿把菊花屁眼儿充分的暴露出来,顾不上地上的树枝野草划在身上阵阵痒痛,在几棵树间的草地上来回爬动着……打在屁股上的疼痛虽然不难忍受,但是这种羞辱感使得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徐娇又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支唇膏,翻开还撅在那儿,双手扶着树的唐玲结实紧绷的屁股,在她的小屁眼上戳弄了起来。


  「看我对你多好,用我的唇膏给你通菊花。……你害什么怕呀,我又不会吃了你。……屁股再撅高点,……你躲什么,找抽吗?」说着一面抽打着女孩的臀部,一面把那唇膏的金属管插了半只在唐玲的肛门里,唇膏的外壳已经被紧缩的菊花牢牢的夹住,徐娇又用力的往肛门里塞了塞,「给我夹紧了,……去,你也爬过去。……把我的唇膏夹住了,掉出来我可是要惩罚的。」唐玲瘪着嘴,不敢违背徐娇,只好学着冬梅的样子,四肢着地慢慢的向冬梅爬了过去。


  「你俩爬得太慢了,一点都不好玩。……这么办吧,我喊一二三,都爬到我这儿来,先到嬴的人抽输的五个大嘴巴。……快点,一……二……三!」唐玲和冬梅听见输得要挨打,都急忙用力的往徐娇这里爬,奈何唐玲肛门里还夹着支光滑的唇膏,不敢用力,生怕掉了出来。结果还是比冬梅慢了一个身位。


  徐娇高兴了,指着落后的唐玲脸蛋就命令冬梅:「抽她!……五下啊,我要听到响,……听不到响声可不算。」冬梅为难的看了眼身旁的姐妹唐玲,不忍下手,「你抽不抽?……」徐娇拎着树枝就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冬梅裸露的白屁股。


  「我抽……我抽。」冬梅害怕的再不敢犹豫,抬起手用力的在唐玲的脸上扇了下去。


  「啪啪啪啪啪……!」


  冬梅怕打轻了徐娇说不算,五个大嘴巴打得挺响,唐玲被打得脑袋随着手来回的晃动,眼泪都被打得飞了出去。


  徐娇看她两个听话,才算满意,又在她的小包里翻了起来,找出了一支粗粗的眉笔,笔帽却是一个米老鼠头像,大约有杏子大小。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圆圆的可爱的挺立在头上。


  「你们看,这是什么?」


  唐玲不知道徐娇要作什么,只能回答:「是……是只眉笔。」「不对吧?……我怎么看像是捅屄用的棍子。」「啊??!!……」两名女孩子不由吸口冷气。


  「啊什么啊?……我说是就是。……你说,这是什么?」徐娇指着唐玲问道。


  「是……是捅……捅屄的棍子。」唐玲回答时心里害怕,就忘了肛门里还夹着唇膏,那支唇膏的金属管很滑,一不小心就掉落了出来。


  徐娇小脸儿当时就冷了下来,低头拣起唇膏,看着唐玲冷笑着说:「谁让你掉出来的?……刚才我怎么告诉你的,你把我说的话当放屁是不是?」「没有……徐姐,我是……是不小心……我再重新塞回去,行吗?」唐玲吓得脸都变色了,赶紧求饶。


  「少废话,……不听话,就得受惩罚,看你以后还敢拿我的话当耳边风。


  ……你,抱住她,看我怎么给她捅屄的。」


  冬梅没办法只好从后面把唐玲抱住,唐玲到不是怕其他,就怕徐娇手没轻没重,那支米老鼠眉笔很可能就成为要命的刑具。


  「徐姐,……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闭嘴!……那天你们在欺负我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要不是我老公厉害,在这儿掰着屁股让人捅屄的很可能就是我呢。……还等什么,挺过来!」唐玲被冬梅抱住,又怕徐娇生气下死手,只好抬了抬屁股,双腿分开,把下身的小屄挺了过去……徐娇看着唐玲下身小屄的阴道口很窄,两片阴唇若有似无,好像比她的下面的屄生得要好看些,更加不悦的吩咐,「把屄掰开,……给你捅屄,还等着我伺候你吗?」唐玲抖着手,把阴道口扒开,胆怯的露出里面水嫩嫩的屄肉,却被徐娇一把攥住上面的那撮阴毛让她避无可避。


  「看我对你多好,亲自伺候你……还不求我给你捅小骚屄??……」「求徐姐捅我的小骚屄,……徐姐,我以后全听你的,求你轻点。」唐玲眼圈都哭红了,挺着屁股,眼看着徐娇把「米老鼠」送入她小小的紧窄阴道里,只感觉那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刮得屄里面生疼……徐娇咯咯的冷笑,突然发力,狠狠捅弄着道:「轻什么轻~ !……轻什么轻!


  ……我偏要用力捅。偏要玩死你。」


  「啊……!……啊……!……徐姐~ !饶了我吧!……啊~ !」唐玲眼睛睁睁的大大的,看着那眉笔,在她的小屄里一下一下的进出,刮出一股股淫水。


  「哎呦……!……看这水儿流的,兴奋了吧??……说!你是不是发骚的贱母狗!」唐玲被她捅得欲生欲死,伸着手,想抓住捅屄的徐娇的胳膊,又不敢,委屈的胡乱答应着:「是……!……我是发骚的母狗~ !……徐姐,求求你,别捅了……别捅了!」「我捅得你爽不爽?」


  「……爽~ !」


  徐娇看唐玲痛苦得撑在地上的两条腿直哆嗦,身后冬梅露出不忍的表情,停了手,对着冬梅咯咯冷笑,问道:「捅她,没捅你,想要了吧?」对几乎瘫软在地上的唐玲骂道,「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把它拔出来,给你姐妹也捅捅小屄。」「啊?!……徐姐,不要啊!」冬梅吓得差点尿了出来。


  「不要什么不要~ !……快点捅,两条骚母狗。」……郭鹏这边看着徐娇恣意的报复着两个女生,虽然觉得有点过分,但是感官上更加刺激兴奋,一面享用着杨妩儿紧致的小屄,一面拍打着她圆润的屁股,顶动间更加的用力了,两个卵蛋打在杨妩儿阴户上啪啪的响。


  操了几分钟,杨妩儿渐渐适应了男人的侵犯,开始低声的呻吟。


  郭鹏象是想起什么似的,掰开杨妩儿两片臀肉,把那枚紧皱的小菊花屁眼儿露了出来,伸出中指,沾了点杨妩儿的淫水,就开始揉搓玩弄她的肛门。


  杨妩儿敏感的哼唧了一声儿,小屁眼害羞似的蜷缩了一下,刺激得郭鹏用力把整只中指都一下塞了进去,疼得杨妩儿咬牙冷哼了一声。


  「一会让哥玩一下肛门,好不好?」


  「……好。……鹏哥,我后门还没给人玩过,……以后,以后你对我好点儿,行吗?……」「你放心,以后没人敢在江兰这片欺负我的人。……来吧,看哥给你爆个菊……」说着,郭鹏拔出火热的鸡巴,顶在女孩儿娇嫩的小屁眼儿上,慢慢用力的压了上去,捅入整只鸡巴……「鹏哥……!……鹏哥!~ ……疼!……轻点……!」杨妩儿扭动着软滑的屁股,求郭鹏温柔点。


  可惜郭鹏本就是哄她,之前每次想跟徐娇玩肛交的时候,徐娇都抵抗着嫌疼,不让他操得痛快。眼下这个女孩儿虽然长得不错,但是郭鹏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难得有个可以随便操的美女,只管自己发泄是真的。


  所以他根本不理杨妩儿的哭叫,牢牢按住撅在他胯下的这只肉肉的屁股,用力的进出着那枚小小的肛门,甚至在女孩子痛苦的哀求声中得到了从没体会过的施虐的快感。


  如果郭云鼎在场,一定感叹他这个侄子恐怕和他一样有着淫虐的基因。


  不知道是被操得没有了力气,还是在男孩的暴力下习惯了凶猛的肛交,杨妩儿低着头,双手用力的扶着老枫树,急促的喘息着,放低了哭叫,只是还不时的在郭鹏蛮横的鸡奸中痛苦的痉挛一下……郭鹏一边操干着美女的肛门,回头再看徐娇时,见她把唐玲和冬梅又拉了过来,命令两个女生靠在树上,抬高一条腿抱在臂弯里,露出阴毛下两条稚嫩的肉缝,肆意凌辱玩弄着。


  徐娇留得修长的贴着小五角星贴片的长指甲,粗暴的捅弄进出着冬梅里的嫩屄,看着女孩子呻吟着一股股淫水淌了出来。


  旁边的唐玲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所以阴唇虽然娇嫩却有点黑,被徐娇一口咬定是被男人上的次数多了的黑木耳,烂货。


  她一边狠狠的用指甲掐拧唐玲的阴唇,时而还在她的小屄上抽一巴掌,逼问唐玲让多少个男人上过。


  唐玲当然哭着不肯承认,徐娇就残忍的把指甲捅入到唐玲的阴道里,用力抠挠小屄里面的嫩肉。疼得唐玲一边求饶,一边疼哭。


  「徐姐……!……求求你,饶饶我吧。……疼……别掐小屄了……小屄里面疼……!」徐娇玩得正高兴,哪里管她死活,娇斥说:「哭尼玛勒个屄……!……给我闭嘴!……这就受不了啦?……我老公比我还喜欢玩母狗,一会儿教教你们仨怎么当母狗,用狗屄伺候男人,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一边喝问,一边使劲的用修长的指甲掐女孩儿的阴唇。


  郭鹏看着徐娇越玩儿越过分了,唐玲的阴唇上已经被她蹂躏掐拧得红肿不堪,被指甲划过的地方隐隐现出血痕。真弄出事儿来不好摆平,不自觉抬手给了徐娇一巴掌,怒骂道:「有你这么玩儿人的吗?……你那指甲,尖的跟刀子似的,掐你自己的屄试试,受不受得了?」徐娇正在兴头上,被郭鹏打得一愣,可爱的小嘴从上扬,到瘪起,到慢慢下垂,「咧~ !」的一声哭了出来。


  「操你妈的,死郭鹏……!……有了新的就忘了我了?……还为了这两个骚货,打……我……!……哇……!……我不管了,以后别来找我……!」哭骂着,扭头就往学校跑去……郭鹏没想到自己一巴掌把徐娇打跑了,抬手看了看,也不理她,拔出杨妩儿肛门里的鸡巴。把三个女孩子往一起拢了拢,在唐玲结实的屁股上摸了摸,叹着气说:「你鹏哥对你们好不好?……为了你们三个,把老婆都给揍了。」杨妩儿、唐玲、冬梅三人没想到郭鹏真的这么仗义,今天徐娇虽然玩的过分,但是杨妩儿她们三个也曾经这样欺负羞辱过学校里其他女孩子。


  而郭鹏为了她们竟然不惜跟徐娇翻脸,看这情形以后跟着郭鹏混,还不一定是谁祸害谁。哪天能把郭鹏勾搭争取过来,反身收拾调教徐娇也不一定。


  特别是唐玲,刚挣脱徐娇「魔掌」,松了口气不说,竟还有几分被男孩子保护的温暖,便索性放下自尊,腆着脸讨好郭鹏说:「鹏哥,你对我们真好。……你操我呗~ !,别看我长得黑,就只让两个男人上过,你是第三个,真的。」其实唐玲并不黑得难看,只是皮肤小麦色,还弹性十足。郭鹏被她说得来了兴致,再不去想抛开的徐娇,分开唐玲的屁股,挺着阴茎就捅进她的小屄里,感觉阴道里紧窄难行,温软湿润,哪里是残花败柳了?忍不住开始大力捅操……杨妩儿和冬梅侧眼诧异得看了唐玲一眼,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骚。刚才还被玩得要死要活,这么快就投降过去,她们自问也不比唐玲长得难看,怎么甘心落了下风。


  都双手扶着地,扭着小蛮腰,把屁股凑了过去,在这个大男孩腿上磨蹭……「鹏哥,……我奶子大,一会儿给你乳交好不好?」「鹏哥,……我口活儿好,一会给你吹出来,你还可以射在我嘴里。……」……郭鹏毕竟也才十五六岁,哪见过这种红粉阵势。兴奋得脸色通红,一面奋力的抽插着唐玲的小屄,腾出手来左右袭上杨妩儿和冬梅的屁股,在她们股缝儿里玩弄着……一会儿抠摸几下湿乎乎的嫩屄,一会儿捅弄几下娇小的屁眼儿菊花,弄得女孩子高一声低一声,娇媚的呻吟,……堪堪得是有些忙不过来了。


  郭鹏在唐玲的小屄里狠狠的又进出了百十下,生生的捣弄得小女生淫水变成了乳白色的泡沫。才恋恋不舍得抽出了鸡巴,感觉有点要射出来,却不肯放过旁边的冬梅。挪过身去,扒开冬梅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门红红的,只有几个褶皱十分可爱,就把着鸡巴顶了上去,要玩弄这只诱人的小菊花。


  冬梅是那种胖呼呼有点肉的女生,屁股在三个女学生中相对肥大,幽深的股缝被掰开到极限,紧张得她浑身泛起一片片可爱的小疙瘩。冬梅以前和男友有过肛交经验,见郭鹏要弄后门,也不喊疼,咬着嘴唇讨好般的任由郭鹏捅操。


  郭鹏插入前,已经沾了不少女孩儿的淫水润滑,感觉进入这只屁眼儿并没有特别的困难,难得的是女生既不哭也不叫,就放开手痛快的操弄……每次都把阴茎抽出到只剩半个龟头,再狠狠的全根捅插进去,大力的抽送撞得冬梅肥厚的屁股啪啪得作响。


  「哦……!……哦~ !……鹏哥,小屁眼儿要被你玩坏了……!」郭鹏在冬梅淫叫声中,终于射出了他今天第一次精液。死死按住女生的屁股,在那小小肛门里足足喷射了七八秒,才满足的拔了出来……「操你妈的……真爽~ !……刚才谁说口活儿好的?快给我吹起来,我要再爽一次~ !」「……」


  十几分钟后,郭鹏志得意满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后面不远跟着杨妩儿三个女孩子,她们好像都变得非常腼腆了,脸上看不出被玩得很惨样子,泛着潮红,更象是被深深的满足过了一样。


  这十几分钟里,在杨妩儿纯熟的口交技巧下,郭鹏的大鸡巴很快就再次挺立起来。这回他命令俯首帖耳的三个女生都脱光了衣服,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轮流捅操着她们前面的小屄和后面的菊花,亲咬把玩她们的乳房,拍打她们的屁股……把三个女生都操得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