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议长
议长
   眼前的人物,是作为负责克洛斯贝尔市政运转的祖父的敌人。作为帝国派议 员领导人的哈尔特曼与祖父,在议会间的斗争在多年前就已经激烈的展开了。因 为有许多跟鲁巴彻商会的内幕相关的──像是走私交易与内幕洗钱等传闻,而有 许多糟糕评价的傢伙,这次的行动也是为了试图寻找与哈尔特曼议长相关的犯罪 证据而展开的。像这样的男人、现在竟然正凌辱着自己。光是这么想、脸颊便因 羞耻而泛红。
 
  「反正、目的大概就是我跟拍卖会有关的证据吧。只是、刀刃相向的对手选 择错误了啊。现在那些人应该被黑月的傢伙们好好的招待着吧。」
 
  〝不过多亏如此、现在我才能跟这么棒的女性一同享受鱼水之欢呢。
 
  〞哈尔特边笑着边说,不顾因为惊愕与羞耻而说不出话的艾莉,腰部开始猛 烈的冲刺着。皮肤互相碰撞,〝啪啪啪〞的声音猛烈的回响着。想试图抵抗,但 手脚却被固定在天花板与地板上的铁炼所束缚着,丝毫动弹不得,对於哈尔特曼 强而有力的抽送、也只能委身、随波逐流罢了。艾莉丰满的胸部随着哈尔特曼的 抽送而晃动着。
 
  「嗯!!……咕!!……痛!!!……吚!!!」
 
  哈尔特曼享受着硬撬开处女股间的愉悦,但对於刚失去贞操的艾莉来说,毫 无疑问正是拷问。侵入自己体内的异物、重複持续着摩擦,除了疼痛之外、更带 来了强烈的不快感。自己的纯洁被破坏时所流下的鲜血,沿着大腿无力的滴落下 来。羞耻与屈辱、以及对某个偷偷寄托着感情的同僚的罪恶感。各式各样的想法 充满了内心,翡翠色的瞳眸中流下了眼泪。
 
  「啊啊、真抱歉啊。你的身体比我预期的还要更棒,不知不觉间就忘我的享 受了。」
 
  毫无歉意的话语从哈尔特曼的口中说出。话说完之后,缓缓的将双手潜进礼 服之中,粗暴的揉着艾莉的双峰。
 
  「咦………!」
 
  艾莉感觉到从双峰前端所带来的疼痛。由於男人巧妙的性技而慢慢的点燃了, 在少女体内忽明忽灭的情欲火种。老奸巨猾的政治家敏锐的看穿了,艾莉以疼痛 与耻辱武装的翡翠色的瞳孔深处所隐藏的兴奋。
 
  虽然放纵兽欲就这样尽情的蹂躏着这个美人的秘腔、然后在体内的最
 
  深处将欲望彻底解放也不错。但──这样未免太可惜了。这样是无法作为对 那个老人的报复。於是哈尔特曼露出了卑劣的笑容说着。
 
  「虽然我还是很厌恶那个麦克道尔,但有件事还是得好好的感谢他,那就是 将你培育成如此美丽的女性。」
 
  以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对艾莉的颈部尽情的侵袭、而哈尔特曼的指尖则
 
  执着的对乳头施加刺激。将与艾莉身上的气息跟香水味宛如一体的爱欲气息 大口的吸入。艾莉皱起了眉头、但还是忍受着脖子黏着唾液的不快感,脑中持续 的思考着脱离的对策。
 
  (继续拖时间的话,罗伊德、兰迪与缇欧应该会发现异状、赶过来帮
 
               我的吧)
 
  《超过一个小时没有接到联系,立刻强行突入掩护队友撤离》
 
  在潜入《漆黑拍卖会》前,与同伴们一起决定的行动。在特务支援课与以搜 查一课的达德利为首的少数成员出席的作战会议中,在决定该如何撤退时。众人 一起考虑的结果,认为一个小时已经是行动的极限了。
 
  忍耐着用惹人厌的指尖玩弄着自己的哈尔特曼,艾莉的视线转向了豪华的房 间中的设备。在极尽奢华的特大号床铺旁的矮桌上发现了想看到的东西。桌上放 置着一款经过特别设计过的时钟。指针正指向晚上8点30多分。战斗大概是在 7点多左右展开的,那么七折八扣,应该马上就要到一小时了。
 
  (……先在这边待机)
 
  为了等待扳回一城的机会,只能先忍受着这样的屈辱了。受挫的心重新奋然 站起,艾莉以眼角的余光盯着尽情揉着自己胸部的哈尔特曼。
 
  但被杀意的视线紧盯着男人、嘴角却露出了笑容,朝着床边的窗户向外眺望。 就像是在观赏着相当有趣的喜剧一样。〝你也看看吧〞哈尔特曼带着笑容说着。 虽然对於男人怪异的举动而警戒,但艾莉的视线还是转向窗外。
 
  藉着导力而发光的街灯照亮黑暗,漂亮的水幕从中庭的喷泉中涌出。
 
  而水池的一侧站着两个男人、是鲁巴彻商会的黑手党,送来了两个人抱着才 能移动的巨大麻布袋。袋子缝隙处好像沾染到了某种变黑的液体。从搬运的两人 皱在一起的面孔、可以想像袋子之中应该装着具有相当重量的东西。
 
  ──就像是、装进了人类的●●一样。
 
  头部开始刺痛。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但是、潜意识拒绝回想起来。 好像只要一想起来、至今为止累积的一切将全部崩塌的错觉。
 
  由於大脑像是抗议般的刺痛、而闭上了一只眼睛,但另一只眼睛仍然紧紧追 着运送着麻袋的两个男人。像是受不了重量一样,站在前方的男人错手将袋子掉 到地上。因为受到了站在后面的男人的斥责后而将布袋上的绳结解开,露出袋子 里的东西。布袋打开的部分是沾上了泥土的红色毛发以及像是人类的首级的某个 东西。从身后听到了恶魔的嗤笑声。
 
  ────1个小时前才见过的红发同僚的脸,再出现时已经化为了有如蜡像 般毫无血色。过去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神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辉。
 
  「──────兰迪」
 
  虽然是从远处看着,但少女不可能认错的。
 
  虽然年纪相差四岁,但有时像哥哥一样的可靠、有时又像弟弟一样恶作剧的 无可取代的夥伴就这样失去。不对──是被杀死了。虽然知道那边听不到,还是 呼喊着伙伴的名字。但回应呼唤的是、哈尔特曼在体内的逐渐膨胀的秽物以及他 环绕在房间里的哄笑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莉足以震破鼓膜的嘶吼着。就算喉咙中传来了像是出血一样的剧痛也毫不 在意,就像是故障的音响一样的呼喊着。只不过就算手脚的挣扎也是徒然的,回 应她的挣扎的不过就是锁炼碰撞的冰冷敲击声而已。哈尔特曼从背后紧紧的抱着 陷入混乱的艾莉,嘴巴在她的耳边低语着。
 
  「好像在会场后面鬼鬼祟祟的找什么东西,然后被玛律克尼的部下给处理掉 ──被机枪打成蜂窝也没倒下就是了。」
 
  〝直到最后口中还是喊着你跟你另一个夥伴的名字呢〞说话的口气就
 
  像是将秘密的礼物交给孩子般的愉悦。将少女希望的灯火一盏一盏的扑灭。 强迫少女理解到,获救的机率几乎为零。
 
  ────在你窥视着深渊的时候,别忘了深渊也看窥视着你。
 
  这是某个哲学家说出的名言,当充满正义感的少女试图追逐着克洛斯贝尔的 阴暗面时,只会被更加庞大深邃的黑暗彻底吞噬殆尽。哈尔特曼以与面前的景色 毫不相衬的温柔语气继续追击着。
 
  「关於这个男人、我感到很遗憾。不过在一起的那个蓝色头发的女孩子可以 还活得好好的。呐、你自己看吧──。」
 
  随着哈尔特曼的致意,嵌在前面墙壁中的某个东西──开始发光。
 
                ***
 
                ***
 
  打开了正面墙上的大萤幕的导力通讯装置的开关,那份液晶的屏幕发出了微 弱的光线。萤幕发出的微弱光线为了让毫无意义的光线能组成图像而运转着,在 画面出来之前,喇叭中也传出了微弱的杂音。
 
  只事就算收到了缇欧平安活着的消息也无法平息胸口的骚动。
 
  〝在一起…蓝色头发的…随你们高兴怎么处理吧〞
 
  在失去意识前,从玛律克尼脱口而出的话,持续的在脑海中回响。受到刺激 的翡翠色瞳眸失去光泽,无意识的转向了导力机的萤幕。画面从紊乱的光谱中慢 慢的安定下来,喇叭传出的杂音也逐渐清晰。
 
  最初传入耳中的,是男人们放纵兽欲的低语声──。
 
  听到了男人们粗暴的喘息声。从声音来推断不只一两个人、而是充满了更多 男人不堪入耳的欲望的声音。在让人生理上觉得厌恶的声音当中的空档。
 
  ────咕啾……咕啾……
 
  传出了搅拌着有相当黏稠度的液体的水声,带着某种节奏感而断断续续的回 响着。然后在野兽们盛宴当中那令人相当不快的声音消失了,艾莉清楚的听到了 自己熟识的女孩子的声音。
 
  艾莉为了寻找让自己相当在意的《那个少女的气息》而等待着萤幕画
 
  面定型下来,──然后看到了地狱般的光景。
 
  过时的油灯所散发出的朦胧的光线,在狭窄的房间中昏暗的照耀着。
 
  完全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连床铺也没有的那个房间,根本就是由石块打造的 监狱。在那牢狱的中央,众多男人正包围着什么而聚集在那里。男人的年纪虽然 各个年龄层都有,但全部都有着相当擅长战斗的健壮肉体。因为男人们的身体所 阻挡、而看不到包围网中心到底是什么,但越接近中心,就看到有几个男人跪着 或趴在地上,身上带着某种节奏的摇晃。
 
  画面拍摄的方向突然切换了。
 
  从男人们正上方往下俯瞰。想必非常接近了事发的现场,毕竟从扬声机中已 经可以清楚的听见了逐渐扩大的液体搅拌与男人们的声音。隔着男人的后脑杓, 见到了熟识的少女的脸────。
 
  虽然已经有所觉悟了。但实际上跃入视野的状况仍然让少女哑口无言。
 
  年纪大约在十五岁前后的碧蓝色头发的青涩少女,倒在了没有任何遮蔽物的 冰冷地板上,被那些欲望深厚的男人尽情的索取着──。身躯就像是刚诞生一样 身无片缕,毫无防备的展示在男人面前。尚未发育完成的娇小胸部、则因为男人 们无数次粗暴的蹂躏而红肿疼痛。
 
  而少女那被薄薄的阴毛覆盖的还没发育的秘部,则被男人们丑恶、无情的兽 欲彻底贯穿。少女的小腹不时可以看见,随着男人们粗暴的摆动而重覆出现着、 蹂躏着体内的男人们性器的形状。这是男人们强行以性行为来开发过於年幼的肉 体所造成的结果。
 
  身材庞大的男人、激烈的亵玩着年幼少女的娇小身躯,彻底用上所有性爱玩 具来催发情欲的影片,带着浓厚的非现实感。但即使侵犯着幼女这样在伦理外的 光景,男人们却因为背德的悦乐与倒错的欲望而持续的侵袭着,男人们一个一个 在年幼的少女身上解放出出了恶意的兽欲。
 
  与发色相同的青色的耻毛,与破瓜的鲜血、自己的躯体无意识分泌的体液以 及男人们吐出的丑恶液体充分搅拌。在阴部的一角、粘上的体液与鲜血开始逐步 凝固,以及被男人们随意的对待,身体四周黏着相当的污垢。这是证明了少女已 经被长时间如此凌辱对待的佐证。
 
  彻底凌辱少女的男人,像是沉浸在深入脑髓的异样愉悦感中似的露出了癡迷 的表情,就像是齿轮坏掉的发条装置一样,腰部重複着单调的抽送。另一方面, 年幼的少女则面无表情。在过去、像是小动物一样激发大家疼爱心的金色瞳孔也 丧失了所有的光芒,露出了虚无的目光。
 
  男人朝着少女下半身激烈的冲击压迫着她的内脏,被挤压出的空气从肺部送 出、沿着呼吸道来到了声道,成为了无意识的呻吟声。
 
  ────啊……啊……
 
  音色中没有带着悲鸣声。就只是单纯被挤压的空气让声带颤抖所发出的毫无 意义的声音而已。其中并没有带着任何喜怒哀乐、这种少女的情感与意志可以介 入的余地。在这样悲惨的凌辱剧中只给人一种像是人偶一样的的诡异感。有着少 女外型的人偶以及机关娃娃的疯狂盛宴。
 
  将身体覆盖在少女身上的男人随着腰部展开的激烈活动,呼吸声渐渐高亢。 〝啪-啪-啪-〞皮肤碰撞的声音持续的在牢狱中响起。激烈的活塞运动将彻底 拌匀的液体挤出了粉色飞沫、散落在地板上。
 
  「──啊!啊!……哈!……啊啊──」
 
  与男人激烈的动作成正比,少女口中无意识漏出的声音已逐渐扩大。
 
  已经看不到过去有如铃铛的声音时的面容了。而是随着腰部的摆动,手脚就 像是屍体一样无力的晃动。
 
  影像中的男人发出了欢愉的嘶吼之后,而动作则停顿下来。彻底的压制着少 女的下半身后,将自己的分身深深的埋进了年幼少女身体的最深处,就这样停止 活动。
 
  彷彿感觉到影像就这样停止的错觉。四周被突然的寂静所包围着。
 
  少女小腹上受到挤压而映出的,男性性器的形状开始不自然的膨胀。
 
  而除了急遽的膨胀外,还带着断断续续的颤抖。沉迷在快感中的男人全身开 始了细微的抖动。在这瞬间、少女的子宫彷彿受到灼烧般炽热,这已经不知道是 今天第几次的内射了。虽说只是14、15岁左右的少女,但肉体早已迎来了第 二性徵。肉体持续受到了那么多次的连续射精,就这样怀孕的可能性并不小。 
  ──但对於经历了如此激烈的凌辱,自我意志已经彻底磨耗殆尽的少女来说, 那些事都已经无所谓了。
 
  男人将性器从少女体内拔出来。
 
  充分充血而变红的小小的阴部缓缓的吐出了男人黏呼呼的精液。受到暴力的 活塞运动而瘫软的四肢,已经从股间流下体异的那个姿态,就
 
  像是经过了疯狂的自慰行为后遭到丢弃的性爱人偶一样──在那一瞬间
 
  ,又有别的男人扑上了少女的身体。疯狂的人偶剧看来是没有终结的一刻了。 
          影像慢慢的模糊──然后消失──
 
  ────这就是、爱莉?麦克道尔一生中、最后一次见到缇欧?普拉托的身 影。
 
             (────接后篇)
 
  在玛律克尼的部下将通信装置关闭的时候,哈尔特曼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前 以虚无的瞳眸流泪的少女。那份身姿的存在感、就像马上就要风化似的淡薄。而 抽出阳物的女阴,从那个部位滴落着混合着破瓜血迹的分泌物。
 
  就在刚才,做为像可靠的兄长一样的存在的青年被无情的杀害。而像妹妹一 样可爱的女孩则被做为玩物一样,受到了悲惨的凌辱。这份现实,要让少女的精 神崩溃已经相当足够了。
 
  玛律克尼说了,那个受到凌辱的蓝色头发的少女,今后将会以萝莉爱好者为 客群的情色影片的女优出道,为了鲁巴彻商会地下生意的情色影片尽一份心力, 不过即使现在告诉艾莉也没有意义,所以还是对此沉默着。不过、那个样子真的 能成为商品吗?会有人对着精神彻底的磨耗…对着她挥动匕首跟开枪都无法产生 反应的东西感到愉悦吗?虽然满怀疑惑、不过想想世上万物向来是…只要有需求 就不愁没客人。况且不管怎样、那是玛律克尼该考虑的事。
 
  对於逃走的希望与精力全部失去的少女莱说,施加在她身上的束缚已经是不 必要的。哈尔特曼从西装胸口的口袋处取出了钥匙,将少女脚上的枷锁取下。但 少女就像凝固一样,完全没有反应。接着将手铐也一并取下,依靠着从天花板垂 下的锁链苦苦支撑着身体的少女朝着脚边的地毯上倒去。
 
  为了好好的品味着少女的娇躯,哈尔特曼将少女有如羽毛般轻盈的身体抱起, 放在一旁特大尺寸的床上。连一丝抵抗的意志也不再表现出来,躺在床上的少女, 视线就这样看着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中。艾莉的身姿与刚才受到凌辱的蓝色头发的 少女重合在一起。
 
  (不过、我可没有玩弄人偶的兴趣……)
 
  将记忆中、刚才彻底侵犯的蓝发少女而狂喜的男人们嘲笑的杂音、以及与艾莉的 
  面孔重合在一起的蓝发少女的残像从视线中消去。如果艾莉就这样崩坏的话, 我可是很困扰的。毕竟为了我所描绘出的复仇的最终章。我可是特别准备了与艾 莉?麦克道尔这个身分相衬的下场。
 
  ────为了这个目的,必须让少女再一次变回人类。
 
  哈尔特曼将意识在无边无际的虚空漫游的少女与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光、漏出 
  了全裸的姿态。柔软的床铺承受着两人份的重量而凹陷下去,安静的房内响 起了床铺弹簧发出了沉闷声音。强行将少女的双腿分开,染上了破瓜的鲜血与爱 液的银色耻毛从正面跃入了视线中。就算接连看到了无数骇人的景象,少女的阴 部仍旧湿润。既然这样、应该可以省略开始的前戏。
 
  将阳物朝着下腹部的女阴处移动,轻轻的抵住性器的入口。哈尔特曼就像是 嬉戏一样,让龟头多次的触碰着阴道口、来回的抚摸,以随兴的旋律重複着插入 前端与抽出的行动。偷偷的窥视着如今接受着第二次凌辱的艾莉的表情,少女则 有如失神般、面无表情。
 
  (无妨、马上就让你开始喘息……)
 
  脸上露出了大胆无畏的笑容,哈尔特曼用手扶着艾莉的腰际、然后──── 放纵着本能。
 
  一口气让腰往前突刺。与刚才开通处女时一样紧緻温热的蜜壶,以像是要排 除侵入的异物似的紧紧缠绕着。就算是第二次、但从下半身往上蔓延的快感、还 是让哈尔特曼发出了叹息。与数十名美女有过肌肤之亲的哈尔特曼,开始沉迷在 艾莉她那彷福与自己的阳物融为一体、紧紧缠绕的肉壶上。
 
  龟头与少女的腔内的肉壁摩擦的频率逐渐提高,感觉到自己埋在少女体内的 阳物有渐渐膨胀的趋势。湿润的爱液与紧緻的阴道相辅相成,将哈尔特曼引诱到 愉悦的漩涡之中。一方面放慢朝着少女肉体进攻的频率,一方面将遮掩着少女傲 人胸围的礼服胸部的部位朝着腋下处拉下。彷彿能听到噗噜的声音的样子,少女 的美乳漂亮的暴露在外面的空气中。与陷入迷茫的艾莉本人相反,胸部的前端却 是充分的充血,以美妙的赤红色站立在眼前。
 
  哈尔特曼紧紧抓着少女的右胸、将脸埋入了丰满的双峰之中。将少女的体味 与汗水充分混合的气息大口吸入、沉醉在其中的韵味,而以舌尖品尝着残留着汗 水的柔嫩肌肤、在乳晕的四周来回轻触。将胸口前端昂然挺立的颗粒、怜惜的含 入口中,像是品嚐着糖果一样舔弄着。牙齿与嘴唇接连的轻咬。沾满了唾液的右 胸前端,比刚才更加挺立。就算精神沉入了绝望的深渊,但肉体仍然会无意识对 赋予的刺激产生反应。
 
  ────然后、只要肉体产生反应的话,内心也会因此产生变化。
 
  埋在丰满胸口的脸抬起,彷彿恋人间的低语般、在少女的颈处轻轻得往耳际 亲吻着,低声的说着。
 
  「你的夥伴的名字,我记得好像是──罗伊德?班宁斯没错吧?」
 
  突然被告知思念的人的名字,艾莉的瞳孔在那一瞬间恢复了精光。为了从那 两个友人那悲惨末路的打击下逃离,而燃起了微弱的希望,仔细的听着哈尔特曼 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语。
 
  罗伊德?班宁斯。
 
  从州议会委託侦信社调查有关艾莉?麦克道尔的报告书中、知道了这个名字。 作为特务支援课的队长的青年。以18岁的年纪就取得搜查官资格的优秀男人。 然后、由於其行动与举止,艾莉开始对那个男人抱有淡淡的爱慕之情的可能性也 被报告书记录在其中。在这种情况下、罗伊德的安危应该会成为艾莉内心的支柱 也说不定。
 
  就这样说出事实的话,眼前可爱的少女将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受到高昂 的嗜虐心与阴暗的期待的影响、哈尔特曼脸上露出了笑容。男人脸上露出了三日 月般的不祥笑容,嘴角扭曲的宣告。
 
  「───那个傢伙,因为杀害了共和国的官员而被判处死刑。」
 
  当人听见了、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事实时,将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男人持 续的贯穿着被推倒的少女,但少女却瞪大了双眼、露出了错愕的表情。看起来是 想说出『……啊啊、竟然会说出这种超出常识的话,眼前的男人恐怕已经精神异 常了吧』的样子。
 
  「……被判死刑的……是你们吧。」
 
  少女露出了像是在看腐臭的秽物般的眼神,吐出了言语。玷污了对拍卖会进 行搜索的搜查官、并且还将另一名杀害,当这个男人毫无人性的恶行曝光的话, 绝对会上处刑台的。特务支援课搜索《黑之拍卖会》的事,是警察总部交付下来 的。
 
  如果有人就这样被杀害,在周围怀疑的眼光的包围下,绝对逃不了的。恐怕 还没理解吧,接下来就只是完全的破灭罢了。像是在看着某个疯狂之物的怜悯目 光,凝视着压住自己身体的男人。
 
  相对的、哈尔特曼则是露出了〝好久没听到悲鸣以外的声音〞的嗤笑声,以 维持着贯穿少女的的姿势,稍微用力扭动旋转着。正好、让少女在床上摆出了四 肢着地爬行的姿势,以臀部为顶点、让腰部向上突刺着。就是所谓【背后位】的 架势。那个样子,就像是野兽在交配一样。
 
  毫不理会艾莉她那带着刺的话语,哈尔特曼的腰部像是在打桩一样猛烈敲打。 
  「呜……!嗯……!!」
 
  重新开始的活塞运动,让艾莉忍不住发出声音。
 
  与胸部的柔软有着相异的臀部,在与自己的下腹部发生碰撞时将那份触感传 达过来。不管对方是深爱的男人、还是憎恨到想杀掉的男人,因为性的刺激而产 生反应的本能,还是一样的悲哀啊。艾莉她那将男人的阳物吞没的蜜壶,其中满 溢出的爱液,将男人的下半身彻底染湿、发出了淫靡的光泽。
 
  让身体趴在少女的背上,双手从背后有如抓住猎物的猎鹰一样、抓住了随着 活塞运动而晃动的美乳。用手指玩弄着双峰的前端,让少女的娇躯像是通电一样 颤抖着。为了不让禁断的快感将体内的理智熔解,少女拼命的忍耐着来自体内的 冲击,但为了要将这样的少女进一步的打落深渊,哈尔特曼继续的说着。
 
  「不对喔、被判死刑的是罗伊德喔。毕竟那傢伙身为搜查官、却染指违法药 物嘛。想要嗑药而跟卖方勾结、杀了共和国的官员喽。之所以搜查那个拍卖会、 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药物中毒的搜查官啊,还真适合克洛斯贝尔呢!〞
 
  哈尔特曼颤抖着双肩,发出了愉悦的冷笑声。
 
  虽然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就算那个不过就是骗骗小孩的戏言。但对这个 以狡诈为武器、纵横在政界的危险男人来说,就算理解了真实、但仍然无法轻视 他的话语。因为理解了这个人,艾莉越发困惑与不安。
 
  对於保护着少女内心那有如玻璃工艺品般脆弱的装甲所龟裂的情形,哈尔特 曼几乎瞭如指掌。哈尔特曼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放置在工艺品中的心灵、也随着 裂缝中吹入的恶意的风而不安的动摇着的景象。
 
  为了对抗对於自己双亲的绝望以及逐步沉沦至深渊底部的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扭 
  曲,清纯动人的少女成为了克洛斯贝尔市警局的搜查官。之所以选择了司法 部门而不是腐败的议会,是为了成为在与共和国与帝国的权谋之间持续奋斗的祖 父的力量。这是多么坚强的话语啊。
 
  ────既然这样,那么就在此将如此让人怜惜的少女的心灵破坏掉吧。 
  舌尖彷彿被剧毒所驱使,哈尔特曼说出了决定性的话语。
 
  「罗伊德?班宁斯为了从兄长去世的痛苦现实中逃离,向违法药物出手。为 了药也能杀掉共和国的官员。准备这套剧本的────就是克洛斯贝尔市警的高 层喔。」
 
  哈尔特曼的耳中彷彿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听到了这样的话语的瞬间,随 着理解到所有的希望都完全消逝,艾莉的力量彷彿被彻底抽乾。上半身突然趴在 床上,突然的重量将床内的弹簧压的吱吱作响。
 
  坚强的忍受了凌辱的少女、将支持她的精神支柱从根本折断。与克洛斯贝尔 的扭曲持续战斗的警察们,本身竟然也是扭曲的一部份。从选择起点的时候就已 经犯下错误了。为了成为搜查官而付出的努力。收到合格通知书时、祖父那开心 的表情。与特务支援课的夥伴们一起度过的灿烂的日子。就像养分被夺走而凋零 的草木一样,那些过去闪闪发光的回忆,急速的褪色、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