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颠覆之鹿鼎记】(12)【作者:zero56240】
【颠覆之鹿鼎记】(12)【作者:zero56240】
字数:59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酒醋面采买大使,听起来这个名字不怎么厉害。这个职位本身也确实没有多厉害,因为内廷宦官并没有品级之分,完全看的是职位。

  酒醋面采买大使在内廷职位中算不上什么高的职位。如果要以文官的九品制度来分的话。大内总管是正一品的大员。而内廷十二监的首领太监则是相当于从一品到正二品的内廷显贵。

  至于这酒醋面采买大使,乃是尚膳监首领太监名下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官。论资排辈最多也就相当于一个内廷八品官的大小。你说大?不大,也就是个芝麻绿豆点大的职务。

  但是这个不起眼的小职务却能引得无数太监打破头都想要当。甚至很多干着比这个职位还要高的太监,要是有机会去当酒醋面采买大使的职位的话,宁愿降级都要去当。

  原因很简单,这个职位有油水!有大大的油水!

  古田还记得那个六十来岁的李公公,每个月来见一次海大富都会有一大笔孝敬。而自己是跟在海大富身边的小太监,实际上算是海大富的义子。

  所以李公公每次都笑容满面的会给自己一封红包。六年前古田九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收这个红包了。当时他还考虑这样好不好,海大富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这是内廷的常例。」

  于是古田就收着了,每个月的红包数目是相同的,五十两的银票。自己不过是海大富身边的小太监,李公公就愿意这样孝敬了。可想而知酒醋面采买大使是多有油水的一件差事了。

  莫要每次看韦小宝一出手贪污就是几千上万两银子,那是因为后面给他送礼的都是一方大元,说是土皇帝都不为过。

  而在实际的生活中,康熙初年江南上好的水田一亩才二十两银子。普通的田地只要十两银子。五十两银子足够一般的农户辛苦的干上十几二十年,并且没有天灾人祸才能存的下。

  在江南买五亩自家的田地,已经是一般农户奢望的生活了。这李公公每次见古田等于都是送了他两亩半上好的水田啊!

  在宫中古田没有什么消费,这笔钱也就一直存了下来当做自己的私房钱,一年六百两,六年就是三千六百两银子。

  乖乖,三千六百两银子在康熙初年是什么样的购买力?这笔钱足够古田去江南买上百亩良田,然后起一个大宅子,下半生不用工作当一个剥削阶级的地主老财没有问题。

  自己一个局外人六年的分润下来就如此惊人,可想而知那个管着酒醋面采买大使的李公公这些年要赚多少了。

  虽然上上下下的都要分润,古田估摸着李公公最少也留下了十万两白银吧?当真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啊!

  李公公捞够了,走之前原本想要举荐一个当了自己干儿子的太监当这个职位的。为此他还拿了三千两银子给海大富疏通。

  不过海大富说了话:「老李啊,孩子的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了。跟着你的小李子不是在酒库当值吗?现在酒库大使也要出缺,就让他补上吧。至于其他的嘛,你看跟着我的小桂子这么大人了,整天在皇宫大内游手好闲。」

  「不给他找个安生的活计干干,打磨打磨他的棱角。他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得了,海大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公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什么打磨孩子棱角,那都是屁话。酒醋面采买大使出去,那些个供应内廷的商户,哪个不是当爷爷一样供着的。

  什么磨炼孩子啊,就是让小桂子去躺着赚金元宝去了。

  对此李公公没什么可说的,李公公入宫的比海大富早。早年曾经照顾过海大富不少。海大富显贵以后也提了他一把,甚至在六年前让他当了酒醋面采买大使。这一当就是六年啊!

  就算曾经李公公对海大富有一些人情,海大富也算是还完了。对此李公公也心知肚明。那三千两银子也不可能要回来。

  让小李子去当酒库大使也行,总比当个酒库管班强多了。这三千两也没白花。
  作为尚膳监的大总管,海大富对于自己手下管着的几百号太监和宫女有着巨大的权利。而且这个权利还延伸到了紫禁城外面的商户中。

  就比如古田第一次出门当酒醋面采买大使就能感受的到。

  什么叫做酒醋面采买大使?听这个职位的名号就大概能够知道了。这是一个专门管着内廷食物采买的职位。

  紫禁城内,宫女太监和主子再加上御林军和大内侍卫一起能有一万多人。每天人吃马嚼的都是一笔可观的开销。

  这一万多人每天消耗的各种粮食蔬菜瓜果和肉食等等加在一起,一天能有数万斤。尤其是御林军和大内侍卫都是大肚汉,一个人一天就能吃好几斤的粮食。
  这紫禁城有自己的粮库,就在北池子大街那边。这也归尚膳监管,需要粮食的时候就从那边运过来。但是这粮库都是用来储藏大米的,其他东西并不储藏。
  因为蔬菜这东西你怎么储藏?没有冰箱,放个一两天就要坏了。还有肉类,更是不能隔夜。还有面粉,这种粮食不必大米,面粉最容易受潮变质了。

  再加上每天内廷需要的油盐酱醋,以及每个月都要买一批新酒水来供应内廷各处的开销。

  你算一算,供应一万多人一个月的各种主副食品和酒水等等,一个月是多大一笔开销?五万两都打不住!

  在生产力低下的年代,食品开销几乎是所有家庭中最重要的开支。对于皇帝家也是一样的。

  而酒醋面采买大使干的就是这个工作,从京城的各处商贩中挑选出合适的选为皇商,负责供应大内每天那如流水一般消耗的各种食物。

  康熙初年内廷还没有如同清朝晚期最后几十年那种光景,各部衙门疯狂的打白条。这个年代内廷还是三月一结账的方式和各个商铺合作。并且没有拖欠的事情发生。

  当然了,商铺必须要给负责这件事的酒醋面采买大使足够的好处,不然人家扭头就去向别家了。

  古田的前任李公公不是一个胆子多大的人,直接从内廷的支出中贪银子他是不敢的,让商家以次充好来赚差价他也不敢。因为这些都是要掉脑袋的事情。清朝立国之初,吏治还是清明的。

  不像到了乾隆中期,一个酒醋面采买大使干个十年就能积累下百万两银子的身价,当真是可怕。

  李公公来钱的路子大多数是来自商家的孝敬。毕竟内廷采买是大宗的买卖。并且干得好了是源源不绝的,许多商家是愿意让出一部分利润来孝敬内廷管事太监的。

  古田刚刚接手李公公的职位,所以也是萧规曹随,他也爱钱。但是没有爱到韦小宝那种离谱。看到钱就走不动路了。

  而且实际上商家的孝敬也不算少了。

  ……

  古田这次领了差事出宫,他现在有了酒醋面采买大使的腰牌,可以通过专门进出粮食酒水的小门出宫了。而且没有限制,只要在每日的落锁前回来就可。
  古田是知道的,李公公最近三四年干脆都是住在外面的。一个月只有十天的时间住在宫内。因为宫内的房子有限,酒醋面采买大使级别不高,甚至分不到一个独立的院子。

  只能有一个独立的单间。而在北京城里,李公公有了钱什么样的还宅子买不到?何苦委屈了自己呢?

  要是还需要当值,只怕是李公公每天晚上都要回他在北京城里的大宅子睡觉了。

  北京的街面上没有古田想象的热闹。出了紫禁城以后,大前门一条的前门大街是北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了。集合了北京城内所有上讲究的店铺。

  内联升的布鞋,海龙的帽子,打牲乌拉送来的皮草铺子。还有不少讲排场的酒楼也开在这。如太白楼,八仙醉等等。

  前门大街是北京最热闹的地方了,前门大街往东走则是大栅栏和虎坊桥。相比于前门大街的气派和繁华,这里就要冷清不少了。

  前门大街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是四九城内的贵族官员和富商。而大栅栏则是面对大多数中下层北京居民的。

  古田要去的第一站是粮食胡同的刘伶醉,刚好要插过大栅栏这地方。古田虽然没有出过宫门,但是也没有让人领着他走。

  因为前世的古田就是生活在北京的。实际上北京的内城区一直到后世的变化都不是很大。

  皇城的格局方方正正的,只要分得清东西南北根本不会在这个城市迷路。再加上很多地名即便是过了几百年都没有变过。所以古田第一次出宫就选择了一人出行。

  他现在是酒醋面采买大使了,按规矩出门采买可以带四个使唤的小厮力士或者是宦官。但是古田明白,要是自己出门一下就摆出这么大的阵仗,那么北京城是没法逛了。

  只怕一般的老百姓看见自己都会躲到一边去。之前的李公公每次出宫都会雇一顶轿子。但是古田可没有李公公那么大的年级,身体也没有那么精贵。

  出宫后古田穿着一身短打的装束,六月的北京已经很热了。这个时候还穿长衫,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一路行来,见识了前门大街的繁华,虽然没有后世的那种车水马龙但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来来往往之人都穿着体面,丝绸棉布的衣衫未必设计的多么华贵,但是却也得体。

  行走在其间,听着两旁商户伙计的京腔叫卖之声,当真有一种心情畅快的感觉。

  但是转到了大栅栏以后古田原本因为出宫逛京城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原因无他,那就是大栅栏的破烂。现在的大栅栏还不比数百年后成为商业街的大栅栏。现在的大栅栏虽然也有很多商铺,但是大多都是小小的门脸。

  卖的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比如竹子做的家具,陶器的瓦罐,一些不大的粮食铺子。二荤铺的馆子在这里就是上讲究的饭馆了。(注:二荤铺是有卖猪肉和羊肉的店家。古时候大多数的饭馆是不会常备猪肉羊肉的。荤菜都不一定有。)相比于前门大街的那些来来往往的体面人,在大栅栏讨生活的平民显得更加卑微。
  衣服上没有补丁的已经算是不错了,大多数人的衣服上都有几个补丁。面有菜色已经是这里居民的常态了。

  几个半大的小子守着二荤铺馆子的门口,一见到有进出的客人就立马跪在人家的身前。什么话也不说,就是使劲的磕头。

  脑门子都差点磕出血了,要是碰到心善的指不定能够给两个铜钱,或者是把刚刚没吃完打包的饭菜分给这些小小子。碰到不心善的那就是你磕出血人家也懒得理你。

  「老板,来半斤棒子面,半斤糜子面,三两白面。」古田行走在大栅栏的街道上,听到了隔壁店铺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妇人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店铺的老板:「安大娘今日怎的买这么多粮食?还买了白面,白面可不便宜。」

  「嗨。我家的小小子今日从南方跑船回来了,这一回家就吵着要吃饺子。我就去割了二两肉,选了颗大白菜。今晚给他做白菜猪肉饺子。」安大娘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子喜悦。

  粮店的老板说道:「那今个你家可是过大年啊!」

  古田听着粮店老板和安大娘的对话,他注意到自己面前经过的一个人也听见了这两人的对话。并且还努力的咽了口水。似乎仅仅是因为听见两人的对话就想到了饺子的美味。

  看着周围乱糟糟,并且显得有些肮脏破旧的大栅栏,还有来来往往的居民。实际上这些人才是北京城最多的平民啊。

  大半的粗粮混合着少许的细粮然后包成的饺子,对于这些绝大多数的百姓来说都是不得了的好食物了。甚至是过年过节才能吃得到的。

  古田忽然想到了曾经听说过的那句话:康熙康熙,吃糠喝稀。实际上康乾盛世有多少是无耻文人粉饰太平编造出来的?

  古田不得而知,因为他对此也无能为力。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太监,虽然说有一点点得宠,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去扭转这些事情。

  这个国家的贫穷也许将会延续几百年?甚至到了后世都不见得有多少好转,依旧被世界其他的强国打压。

  但是想到这里,古田却晒然一笑:「我这种小角色还想那么远干什么?如今这天下我也管不着。人生百年还是先顾好自己,快活的活着吧。要是以后自己也成为韦小宝一般富甲天下的人物,那么自己多多置办一些粥场。」

  「以求荒年少饿死人就好了。不求成为名传千古的大善人,但是至少还是得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古田想到这里也是算是想通了。

  自己能做的不多。古人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古田不是那种破家做慈善的大好人,也不是那种看着路边有人快要饿死了,也不愿意伸出手帮一把的坏人。

  人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古田不否认自己好色,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世界里让他的好色的心态更加放大。但是这并不影响古田内心的其他想法。
  如果要古田对自己做一个评价的话,他一定会说:我是一个淫荡的好人。大体上就是如此了。

  一直到古田到了粮食胡同,去了刘伶醉酒楼,和张老板见了面以后。他才把自己刚刚有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收起来。

  说一千,道一万,那种情绪没什么用。除非有一日自己能成为当朝的执宰,否则的话自己想也是瞎想。还是先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办了比较重要。

  宫内用酒水是个相当大的消耗,除了各地上供的贡酒以外,还需要大量的普通好酒和一般水酒。这些大多来自民间采购。

  而刘伶醉酒楼则是二十年来承包了宫内的全部开销。古田跟在海大富身边可是知道,仅仅是酒水一向,刘伶醉酒楼每年就能从宫中拿到五万两银子。当真是好大的买卖!

  酒水一向是贵价的交易品,抛去成本刘伶醉每年里外里最少能赚两万两银子,这一年的纯利润足够酒楼的张老板在江南买上一千亩上好的水田了。

  同时也是因为这宫中的收入占了刘伶醉酒楼的大半,所以张老板对于古田的到来异常的上心。

  因为之前的李公公已经给张老板打过招呼了,会有一个新的宦官接替自己的职位。张老板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古田表明身份和来意之后,张老板恭恭敬敬的请了古田到内室去会谈。并且恭敬的送上了两封红包。

  一封是常例银子,一封是贺喜古田当上酒醋面大使的贺礼。这个张老板当真是个会来事的人。

  古田对于这个也就却之不恭了,接着则是天近中午,张老板请古田在刘伶醉吃个午饭在走。这古田也没有推辞,因为他确实饿了。

  张老板为古田在酒店的二楼安排了一个好位置,四碗八碟的伺候了上来。看着桌子上满满当当十几个菜,古田不由得摇了摇头笑了出来。

  自己之前还在大街上感叹民生不易。但是转过头来,自己其实就是这个社会最大的剥削阶级,自己当真是有点虚伪了。

  算了,想不了那么多,还是先填饱肚子吧。古田不在想那么多,反而是甩开了肚皮开始吃中饭。

  刘伶醉的厨师比不上御膳房的手艺,但是还是有拿手菜的。他家的走油肉做的特别好,古田倒是挺喜欢吃的。

  在古田吃的个半饱不饱的时候,忽然一阵嘈杂声从一楼传来。古田有些好奇的从二楼的天井往着一楼的大堂看去。

  只看见一群穿着布库服的摔跤手们正在和两人扭打在了一起。在京城满大街穿着正统布库服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贵族家中圈养的摔跤手。另一个则是京城善扑营的。

  而和摔跤手战在一起的两个人则是一大一小。一个是昂藏七尺的大汉,满脸胡须如同钢扎。还有一个看上去比较瘦小,大约十四岁左右的样子,闪来躲去的在人群中穿梭。

  古田一边喝着低度的米酒,一边看着楼下的战场,啧啧的摇头。现在的古田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好手了。楼下一群人打的虽然还算有点章法,但是却如不了他的眼。

  他原本打算一直等到两帮人打累了然后才出手的。但是就在他如此打算的时候,楼下的一声惊呼却让他不得不出手了。

  只听得一个摔跤手高呼道:「好贼子!我认得你了,你便是江南那边下了海捕文书的江洋大盗茅十八!」

  听到这句话古田陡然一惊,如果那个大汉是茅十八的话,那么跟在茅十八身边的小个子还能有谁?必然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韦小宝啊!

  日后杀掉小桂子和海大富的韦小宝啊!古田觉得自己不能等了,否则是会出事情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