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禽兽神功】(04)作者:tljtzjzzjj
【禽兽神功】(04)作者:tljtzjzzjj
字数:5320


                第四章

  黄昏时分,天空阴风密布,纷纷扬扬又下起大雪。路上行走不便,刘岩便就近在侠客镇落脚。到了晚上,雪却停了,又升起一轮明月。那月色从窗户透进来,分外静美。刘岩兴致勃发,走出客店,站在门前,月下赏雪,,此时别有一番况味。

  忽然远远的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刘岩也喜欢吹笛,聆听那曲调,正是《姑苏行》!悠扬的笛声,在这明月雪夜,更是让人心旷神怡。刘岩寻声而去,却见一白衣文士在月下吹奏。刘岩生性爱交友,上前答话,不想这人却是侠客镇的县官王国惟。两人相谈甚欢。

  王国惟说,前面一处梅林,风景更好。二人趁着月色,踏雪而行不一会儿,果见前方一座梅林。这深夜之中极是静僻。

  正走着,忽听得林中传来女子的呼救哭喊声。这声音在雪夜之中显得格外柔弱娇媚令人顿起怜惜之意。刘岩正待转身入林,王国惟连忙拉住他说道:「小心,江湖有言道逢林莫入!」刘岩微微一笑道:「王兄,看来你可是从未走过江湖。这句话是说追击敌人时,如果遇到陌生的从林不能冒然而进,以防敌人在里面伏击。可是这梅林之中枝干稀疏,就是有敌人也根本无法隐藏。因此不必担心。」王国惟脸上微微一红,随着刘岩一齐进入梅林。

  梅林之中梅花正自开的繁盛。林中弥漫着一股淡淡而又沁人心脾的清香,令人闻之不由神清气爽精神陡振。二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走得二十多米,一抬头猛然看见眼前出现一幅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前方十多米远的一株梅树下,躺着一位绝色女子!她的肌肤异常的细腻而白皙。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那肌肤竟如无瑕白璧般的晶莹剔透,容光鉴人,就连地上尚未融化的白雪相比之下都立时黯然失色!

  她身上衣衫凌乱,而腰跨间竟赫然骑着一个彪形大汉。这大汉身材高大,粗壮如牛,身上肌肉虬结,通身都似弥漫着无穷的精力。

  那美女,玉乳十分白嫩丰满,发育的非常匀称高耸,乳沟深深的十分明显。而此时的丰乳似乎比平时又涨大了许多,坚挺无比。乳白色的山峰上镶嵌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不知为何,乳头已经充分勃起,甚至微微上翘,。而白皙的乳房在明月雪地的映照下,仿佛晶莹剔透的如同玉盏!甚至可以看到一根根充血的静脉!

  那被浓密的黑黑阴毛包裹的私处微微鼓起,在雪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玉体对比下,格外引人注意,王国惟和刘岩都不由得把目光移过去!——周围一片雪地,然后是白花花的赤裸女体,只有那神秘之地带着一丛黑。目光被吸引也是正常。
  而在那诱人的粉嫩私处,一只狰狞的阳具正快速的抽插着。因为那女子私处极紧,每一次抽插,都会把膣内粉红的嫩肉带着翻出来。

  那女子在那大汉的身下像一只惊涛骇浪中的小舟——颠簸起伏却是身不由己!
  那大汉两只手一只抓着一个玉乳,如同斗牛士紧抓牛角一般。丰腴的玉乳,被握得更是高高耸立。大约是抓得太紧了,那少女直呼痛。让人看了不由心生怜惜。但那大汉恍如未见,依然拼命的捏着奶子。让人怀疑,那水嫩的乳房吹弹得破的肌肤随时会被他捏爆!

  刘岩向来不贪女色寻常总是专一喜好打熬力气,但此时见了此景也不由感到心旌动摇。王国惟更是看得耳热心跳,口干舌燥。

  那呼救哭喊之声正是从地上那女子口中发出的。这时那大汉也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来看到二人,于是高声警告道:「站住!」。但是王李二人毫不理会,继续走了过去。那大汉一看情势不妙,急忙站了起来。

  这时刘岩二人已走到他的身前。这大汉恶狠狠的说道:「快点走,你们少管闲事。」刘岩淡淡的一笑并不理会依然向前行走。那大汉大怒道:「他妈的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冷不防一拳闪电般向刘岩的面门打来!刘岩处变不惊,一动不动等到那拳头离面门只有三四寸时,一抬左手看似不急不徐竟是后发先至,一把抓住那大汉的拳头。那大汉心中一惊急忙把拳头拼命往回一缩,哪知道却如蜻蜓撼柱纹丝不动。正要用力再拉。忽然感到拳头剧痛无比,手指骨被刘岩捏得格格作响。那大汉脸色大变,头上冷汗直流。刘岩左手再一用力。那大汉登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号,跪倒在地连声求饶。原来他也不过是个口气大过胆气,胆气大过力气的主子。刘岩略一松手,那大汉急忙连滚带爬慌忙不迭的溜走了。王国惟恨声而道:「这种人真是该杀!刘兄,你怎么就这样轻易的把他放走了。」刘岩道:「他也是一时糊涂却罪不至死。——给他一点小小的惩戒就行了。」

  那女子此时已经穿好衣服。她脸上的红潮兀自未退,朗月之下白雪一映更是明艳不可方物。那王国惟生性风流不羁,这时更是不由看得痴了!

  那女子脸上一红朱唇轻启道:「小女子柳芙蓉,多谢两位恩公相救。」说完袅袅娜娜的拜倒在地行起叩头大礼。刘岩连忙说道:「区区小事,怎能担当如此大礼,快快请起。」说完屈身来扶柳芙蓉。那柳芙蓉轻轻一挣,坚持要叩完。她身上的衣服本已破烂不堪,二人这一挣,上身的衣物竟然掉了下去,那丰美的奶子跟着一颤,粉红的乳头跟着轻轻摇曳,如风中的红梅,让人心猿意马。

  此时二人相距极近,甚至都能闻到特有的乳香!刘岩心头猛的一跳,连忙闭目转头。

  但是就在他转头的瞬间——

  柳芙蓉眼睛中露出一丝冷笑。突然她敏捷的从身上拔出一只专破内家气功的奇门兵刃「阴风钻」,猛的向刘岩小腹刺去!

  幸好王国惟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柳芙蓉。此时一见之下不由大吃一惊,厉声高呼道:「刘兄,小心!」

  可惜柳芙蓉的动作快若闪电。王国惟妙惟肖叫出来的时候「阴风钻」离刘岩的小腹仅有一寸七分!王国惟边说边飞快的合身向柳芙蓉扑了过去。他的动作虽然快,但是和超级杀手柳芙蓉相比却是慢如蜗牛。他人刚刚扑出,柳芙蓉的「阴风钻」已经扎进了刘岩的身体里面!柳芙蓉从阻力中亦感到兵刃已经扎了进去,不由心头一喜。意欲拔出「阴风钻」再刺。但突然发现怎么拔也拔不动。她抬头一瞧,却见不知何时刘岩的两根手指已经放在了小腹之上,阴风钻被其夹住,一时间进退不得!柳芙蓉心头大骇当机立断,立刻舍了兵刃一纵身退到一旁。
  刘岩扔掉阴风钻淡淡一笑道:「可惜!你这样的女子居然也甘愿做他人工具的杀手。」柳芙蓉暗算不成犹不死心,拔出一柄短剑又猱身而上。她的剑法专走偏锋,险恶奇诡,往往从意想不到的部位和方向刺出。刘岩在疾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无瑕拔剑,只得空手与之对敌,一时之间给逼的连连倒退,险象环生。但是走了十多招之后,他已经能大体摸清其剑路。虽在后退却已不慌乱。两人又拆了七八招,刘岩觑得其中一个微小的破绽,猛得一翻左手,使了一招落叶掌法的「落叶归根」,眨眼之间已把短剑劈手夹住!柳芙蓉却是好像早已料到此招,竟是毫不惊慌。突然一按剑柄,只听得「蓬」的一声那柄短剑炸出一阵蓝烟,烟中还夹杂着无数的牛毛细针此时短剑距刘岩面部仅仅七寸!躲闪已然不及。他只得本能的摒吸闭目。一蓬牛毛细针竟然有大半打在他的脸上!柳芙蓉心头一喜,可是见那些牛毛细针随即纷纷被震的跌落尘埃,不由的大惊失色道:「好厉害的『铁布衫』居然连这种专破横练功夫的梅花针都伤你不得!」

  刘岩刚要趁势进击,擒下柳芙蓉却听得旁边传来一声大喝:「站住!你再动一动我就杀了他!」刘岩转过头,见到王国惟不知何时已经落入刚才逃跑的那大汉的手中那大汉见刘岩闻言果然不动,就继续说道:「我喜欢直接干脆,我们做个交易怎样?我放了他,但是作为交换你必须剁下你的右手!」刘岩听后一怔。那大汉看着刘岩的脸色继续说道:「你大可放心,我们接到的命令只是要你的一只手。我们和你并无任何的个人恩怨。一只手换你朋友的一条命十分值得。」
  ——这正是这名杀手的高明之处:如果他借此骤然之间对刘岩提出更高的要求恐怕反而会激起他的反抗之心,人质在手中也捞不到任何好处。相反只要刘岩砍掉右手,他再和柳芙蓉联手,刘岩重伤之下定然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

  刘岩显然被他们说动了,他左手按住剑柄刚要拔剑,王国惟却突然高声说道:「住手!刘兄,你我二人相识仅有一天,你——,大可不必为我牺牲若此!」
  刘岩肃容而道:「古人道『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友情岂是能用时间来衡量的!你我一见如故,但能救你,我又何惜区区一手!」

  王国惟叹道:「他们只得到你的一只手怎会干休,定然趁你重伤取你性命。」
  刘岩仰天长笑道:「这一点我怎么会料不到!但想我刘岩只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大人却是朝廷命官国家栋梁。更重要的是现在像你这样的好官清官已经不多!能以我一命换你一命岂不是很值得!………」

  王国惟听到此处忍不住热泪盈眶,激动的说道:「人生难得一知己!闻君之言,我王国惟真是——死—亦—无—憾!

  但我岂能以伤友之命而得苟且偷生!这样活着又有何意义!你不必再说。只是我死后烦托你照顾我的妻儿使他们不受冻馁我就足感盛情!「

  顿了一顿,他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其实,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和理想是做一名行侠世间仗义江湖的侠士!可惜………」

  刘岩疾声而道:「此言差矣,我舍身救你既是为了你,更是为了黎民百姓!当今朝廷豺狼当道虎豹纵横。贪官酷吏索贿勒逼,视万民为刍狗。百姓深为其苦。惟有大人您身处浊世,独能逆世而行,矫然不群,为国为民不爱其躯﹑不谋私利。您——,才是真正的侠之大者!!」

  刘岩说完毅然拔出腰间的宝剑!

  此剑剑名「止戈」,长三尺三寸。败于此剑之下的豪杰枭雄共计一千三百二十一人。但因刘岩宽厚仁慈,「止戈」从未见血。不料现在———它却要第一次饮血,而且是自己主人的鲜血!

  刘岩深情而缓缓的的看着宝剑……

  不知何时起了风,一朵梅花随着风儿轻轻的飘落到「止戈」剑的剑背上,然后又慢慢的滑落下去……刘岩心头一动,抬起头看着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看来又要有一场暴风雪……」

  众人疑惑不解的看着他。没有料到这一代大侠临死之前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柳芙蓉和那大汉面面相觑。蓦然间只见刘岩猛的一抬手「止戈」剑竟然脱手而出,在夜空中激起一道惊虹,闪电般的向王国惟的胸口飞去!使的正是飞花剑法的险恶招数「飞花袭月」!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料到刘岩竟有此招。看那剑的惊人气势不但王国惟性命不保,就是在其身后的那大汉也要一同被其贯穿!
  那大汉见机很快,身手也是异常敏捷——显然一开始他是故意隐藏了实力——身形一弹退出了一丈开外。不料那剑到了王国惟身前忽然直劲转为横劲,「啪」的一声插在了雪地之上。刘岩一纵身护在了王国惟的身前。那大汉知道万万不是刘岩的敌手居然不顾同伴柳芙蓉转身就逃。刘岩恨声而道:「真是卑鄙无耻之徒。」说罢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旁边一株梅树上。但那株梅树却是纹丝不动,——甚至连枝头的梅花花蕊都未轻颤一下。王国惟看着觉得这一掌很有点古怪。依照刘岩的功夫,愤恨之下,这一掌应该把梅树打得稀巴烂才对!

  那大汉轻功颇为不弱,几个起落,身形已至十数丈外!看看即将消失在刘岩的视线之外。他心头正在暗自窃喜,忽然感到一股大力从地上涌了上来,立时之间浑身如遭电亟,酸麻无力。勉强踉踉跄跄走得三四步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口中鲜血狂喷,仆倒在地!

  柳芙蓉心头大骇,惊呼道:「大泻神功!」

  刘岩转过头看着柳芙蓉。柳芙蓉脸色立即变得煞白,头上冷汗直冒,偏偏身上又觉得寒冷无比如坠冰窖!哪知道刘岩只是对她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我从来不杀女人!而且你也没有必死的理由。」柳芙蓉脸色这才一缓,转身就走。走了两三步忽然又回头问道:「其实——,你是不是早已看穿了我们的暗杀计划?」
  刘岩微微一笑道:「老实说,这个计划真的是非常完美但是订立计划的人没有想到今天会下雪。」柳芙蓉满脸疑惑的看着刘岩问道:「下雪?」

  刘岩说道:「是的,下雪使这个本来很好的暗杀计划破绽百出。

  其一,如果真的是强奸的话,雪地上一定会因为挣扎而留下凌乱的痕迹。但现在地上没有!

  其二,我一进树林时,从你们二人的情形和姿势看,应该很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从当时你声旁被你体温所融化的雪来看,你躺在地上的时间却很短!当然这只能算一个疑点;其三,试想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那么在寒夜之中赤身裸体躺在雪地上,早就会被冻得脸青唇紫,浑身发抖。但你却一直面色如常,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寒冷。——甚至还脸带红晕。

  另外,你全身连一丝血痕也没有,试想如果真的是强奸,对方会如此怜香惜玉吗?「

  柳芙蓉贝齿轻咬朱唇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道:「别人都说你是个谦谦君子,哪知道……哼……哼……居然也……偷看女人的身体!……而且……还看得那么仔细!」

  刘岩正色说道:「错!这并不是偷看,而是正大光明的看!只要心中无邪,即看何妨!君子?什么样的人是君子?非礼勿听非礼勿视的人就是君子吗?否!真正的君子应有所作为,有所必为,为国为民造福天下!而不能只是独善其身,更不能明地里浩气干云,光明磊落;暗地里却是为所欲为无所不为甚至是胡作非为!想我刘岩心地坦荡,俯仰尽皆无愧于天地,虽然不足称为君子,也不会是如你所想的,是一个贪花好色﹑卑劣无耻的伪君子罢!」

  略一沉吟,刘岩看着柳芙蓉继续说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你就是『神仙老虎狗』杀手三人组中的『迷魂仙子』陈素琴,刚才那大汉则是『虎头蛇尾』汤涛。」说到这里忽然他心头一动,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劲。杀手三人组向来不会单独行动!那么狗口大师为何一直没有出现,难道……正想到这里突然感到浑身一麻,竟已被人点了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