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只有女性的世界】(01-09)【作者:diamyo】
【只有女性的世界】(01-09)【作者:diamyo】
字数:3.3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捷运暴露

  我是家中的独子。自从几个月前父母在一场意外中过世,我就一直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只想一个人自闭在家里,当时大四下快毕业了,幸好学分数够,勉强是混了个毕业,但毕业典礼什么的都没参加,本来预计好要找的工作也没找,整天就待在我父母留给我的房子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今天一早起来,刷牙洗脸一番再顺便刮了下胡子,便像往常一样出门去早餐店吃早餐。

  我家里公寓斜对面有一家稍大的早餐店,正犹豫今天是不是走进去,我注意到店里的大嗓门老板不在,今天顾店的是……老板娘?还有好像是他们家的两个女儿。

  我看了看,觉得老板娘今天好像年轻了十岁。

  另外两个女生一个我见过的是他们家的女儿,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偶尔会来帮忙。

  另一个年纪大些我没见过,可能是恰好回家帮忙的姊姊?而且她们都穿好少,宽松的短袖上衣什么的,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在马路对面看了一下下,忽然那位没见过的女生向我看过来。

  这下我也不好意思不走进去了,于是走了过去点头示意,跟老板娘点了我常吃的玉米蛋饼配冰奶茶,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发呆。

  发呆了一下,总觉得老板娘的女儿常常往我这边看,隔壁的两桌各有两三位准备去上学的女国中生,好像也在对我品头论足?我觉得有些尴尬,不过也不至于不舒服,被女学生打量跟被男学生打量还是不一样……想呀想着,老板娘年纪较小的女儿帮我把蛋饼拿了过来,我向她道谢,她高兴了蹦蹦跳跳回去了,和大概是她姊姊的女生说:「今天来的这个大姊姊好帅气呀,她还跟我谢谢呢!」
  大姊姊?帅气?一个小女生称赞我帅气我还是很开心的,应该跟早餐店常说的帅哥不是同一个意思吧?不过把我认成大姊姊……算了都称赞我帅气我就不要计较了。

  这么一想,我抽起旁边的筷子吃起了蛋饼。

  吃了两片,我听到旁边的女学生说:「是不是有点像『伊特纳提』呀?好帅喔!」

  然后手指动了动,总觉得是在指我这桌……自我感觉良好就是说我这种人吗?说起来,这个『伊特纳提』是什么新的日本明星吗?就算做为日本艺名感觉也特别了些。

  我觉得看向我这桌的视线越来越多了,虽然不明就理,但看看隔壁桌都是要上学的女同学,不管怎么开口问都像搭讪,实在不符合我的个性。

  想来想去,还是赶紧把蛋饼吃完,跟老板娘道了声谢,起身回家。

  回家在搭电梯上楼时,我想到今天吃个早餐被两个小女生说帅,越想越开心,回到家随手打开电脑玩起了魔兽3,找些喜欢的团队塔防地图玩了两场,两场都跟队友一起赢了。

  从今天起床开始各种小事都是好事,我感觉最近的坏心情被扫走了一些,突然起了出去走走的念头。

  于是拿起钥匙钱包出门,走到了大坪林捷运站,想着或者去公馆附近晃晃,或者去北车?总之去一些人气比较多的地方走走,让自己不要像是个僵尸一样。
  到了捷运上,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开始发呆。

  过了景美站之后,我听到旁边站着几个人窃窃私语「帅」、「有像『伊特纳提』唷」,我忍不住转头看了几眼,好像是一群刚上车的女大学生看着我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旁边也有一些别的小女生或是OL,好像也不少朝我这边看。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整车的乘客好像都是女性……不是好像,我快速看了看,打扮中性的倒也不少,但是从脸型或者身材还是分辨的出来全都是女性,而且普遍穿着比平常清凉了不少。

  这下子换我脸红了,该不会现在有什么女性专用车厢,然后我糊里糊涂的坐了进去?我觉得比起全车厢三四十人里恰好只有我一个男的的机率,还是我弄错车厢的可能性高一些。

  于是我低声说「不好意思」急急忙忙的想要往隔壁车跑去。

  这时候刚才那群女生有一位短发、瓜子脸、穿着蓝衣白裙的可爱女生突然对我说:「大姊姊……可以请问,我们觉得你好像『伊特纳提』唷,你会不会……是呀?」

  这话说出来有点傻眼,我哪里像大姊姊?这个『一特那题』我猜可能是韩国或是日本的新明星,难道是最近这几个月突然红起来,也真的跟我长得很像?我正要否认,又听另外一位个子高,长发及肩的女生说:「嘴巴旁边黑色的,很像是课本上的胡须啊。」

  一位有着淡金色卷发的运动服女生说「会不会真的是呀?」

  另一位绑马尾、有些矮的女生说「我觉得他的喉咙好像有比较凸。」

  这些话让我傻住了。

  这时旁边的一位阿姨说:「啊你们年轻人现在那个什么『角色扮演』喔,连『伊特纳提』都可以扮演,真是……』表现出鄙视我的不得体……这是什么情况?一开始那位瓜子脸蓝衣女孩帮我说话:「我觉得这位大姊很正直的样子,不会骗人的。」

  让慌张的我感到一阵温暖,不过我肯定不是什么『伊特纳提』,糟糕要让女孩子失望了。

  那位马尾白衣女生又说:「她要是有那根……『圣棒』的话,肯定就没错了吧?」

  几位女生一齐点头,同时我觉得整个车厢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我满脑子想的是我是不是应该赶快站起来走为上策。

  这时那位高个子女生走前一步说:「大姊……我们可不可以看一下……你的身体?」

  同时眼睛盯着我的裤裆。

  虽然这个情节的发展让我想到Sod,不过旁边所有人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那种东瀛A片的淫靡感。

  老实说看女生们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个认错人的追星行为……除了那个高个子女生说完一脸害羞。

  第一个对我说话的瓜子脸女生也正在看着我裤裆,与行为构成反差的是像是追星的闪亮却又清澈的眼神。

  我脑袋一片混乱,越来越紧张,摇了摇头,想说却说不出完整的拒绝句子。
  大概我不愿的意思还是挺明显的,之前那位阿姨插话说:「再怎么『角色扮演』,也不可能把自己身体多出一根『圣棒』啦!」

  一种显然鄙视我的语气。

  蓝衣服的瓜子脸女孩小声的说:「人家也不一定要脱衣服嘛…」

  却显然是失望的样子。

  我突然非常不想让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失望,而且我虽然不可能是什么『伊特纳提』,但是要一根……咦咦咦是什么东西……应该是有的吧?!

  我站起来问女孩子说:「我应该怎么做呢?」

  瓜子脸女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向自己的朋友们转了头。

  那个高个子女生迟疑地说:「如果没有关系的话……把裤子和内裤拉下来一些,露出来应该就可以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又迟疑了,要在捷运上脱下裤子需要的耻力还是超过我的极限,何况我也不想一到站就被警察抓起来。

  我低头抓着裤子,不敢眼睛对上旁边的女生们。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瓜子脸女孩说:「还是……不要了吧,在捷运上也不认识要看身体还是有些过分……」

  过分归过分,我主要还是觉得他们好像对男生女生的差别没有半点概念,说不定我要她们脱裤子她们也可以的?哎哎哎我怎么可以对三次元的陌生女孩有这种不良想法!不可以不可以!

  慢慢觉得好像没这么紧张了,抬头看了看,可爱的瓜子脸女生有些歉意地看着我,不过失望之情也是明白的写在脸上,她的朋友们也是一脸失望。

  之前那个阿姨朝我们这儿摇摇头,不知道是鄙视我还是鄙视女孩们。

  本来都看向这边的全车人,现在好像也看完戏似的重新滑手机的滑手机,看报纸的看报纸。

  我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了勇气,跟瓜子脸女孩说:「或者能不能……拜托你们帮我拉一下?」

  讲完我有点被自己吓到,总觉得光讲这句话就可以给警察杯杯抓走了。
  不过女孩子们倒是点了点头,互相看了一眼,瓜子脸的女孩子在我的右手边,高个子女生在我的左手边,两个人蹲下身子,拉着我的裤头,像我投来个清澈的、好奇的、带有显然的期待的眼神。

  我吞了些口水,艰难地点了下头,心中想着「不是我主动脱裤子,无论如何不能犯法吧……」

  安慰自己。

  两个女孩子变慢慢地拉下的我的裤头,看着她们紧张的样子我不禁觉得好笑。
  不知怎么的,我确信他们紧张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今天穿了件像运动裤的休闲裤,没有拉链,两位女孩拉下来之后露出了我的内裤……鼓了个包的内裤。

  女孩们松了一口气又抽了一口气,觉得她们好像即将散发某种像看到头奖彩卷的喜悦气息。

  她们向我投来更加明亮,更加期待的眼神(真的好可爱啊…)。

  高个子女孩轻轻地拉着我的内裤,瓜子脸女孩则害羞的伸出手接近。

  我确信这时候全车厢的视线都集中在这里,我对上可爱的瓜子脸女孩的眼睛,挤出个微笑给她。

  「不管今天这情况怎么落幕,只要我的心脏不要突然心脏病发就好。」
  我自暴自弃的想。

  就在我感受着自己的心脏狂跳,脸上像是42度高烧的不住发热时,两位女孩已经把我的内裤脱了一半,露出了……我垂头丧气的小鸟儿。

  你说女孩子帮我脱我竟然没反应?拜托,我就等着哪个女的尖叫然后警察把我带走了好吗。

  不过这时确实是有女孩尖叫了……事实上,整个车厢的尖叫此起彼落,右手边的瓜子脸女孩张大嘴巴发不出声音,左手边的高个子女孩发出赞叹般的轻吟,站比较近的卷发女孩则尖叫了起来,这个叫声让我想到……Youtube上的影片五
月天出场的背景。

  我看着所有人的视线往我……往我的小兄弟看来,不禁一阵呆滞。

  呃,至少好像没有谁想要去叫警察?我就这样半脱着裤子,露着鸟站在捷运上,所有四周的人—全都是女性—都看向我的小兄弟,我突然一阵感到强烈的羞耻感,想要把裤子拉上来。

  我环望车厢,忽地对到了瓜子脸女孩的眼睛,好像她是唯一一个看着我的脸而不是下身的女孩。她的脸上有雀跃的表情,看向我的则是……崇拜或尊敬?她的表情让我感到衷心的满足,一股温暖充斥在我心头……然后从心头流到小腹,我就对着可爱的瓜子脸女孩羞耻的硬了起来。

              (二)伊特纳提

  就在我不受控制的硬起来的同时,四周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圣棒!」「真的是圣棒!」「变大了!」「好神奇!」各种介于超现实与A片间性质的评论此起彼落。围在身边的马尾女孩开口对我说:「『伊特纳提』大人…您复活了呀。」
  「转世啦!」高个子女孩小声说,然后对我鞠躬道:「『伊特纳提』大人,对不起刚才对您有些不礼貌……」

  嗯,若是按照我所知道的道德标准,把我脱裤子露鸟是很不礼貌。

  不过我觉得我理解的不礼貌跟这里其他人理解的不礼貌肯定不一样,而且这个女孩对我这样毕恭毕敬的样子,实在生不起气来……其实我打一开始就没有生气吧喂!只是非常的受到了惊吓。

  我眼角看到之前质疑女孩们的那位阿姨,她脸色发白,不停的对我鞠躬。
  一会捷运到站,门一开阿姨就一溜烟得跑掉了。

  看来我还不只是什么明星,而是不知道哪来的伟人兼珍奇异兽一枚……如果世界都是女生的话,那我应该是够珍奇的了。

  现在不管我多么难以置信,显然我—不管是梦游、穿越异世界、精神分裂什么的,我的精神已经到了一个规则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又注意到许多女生好像想要拿出手机拍照,却都只是把抓了抓手机,好像没有人真的拍了我的裸照,真是松了一口气。

  其他大部分的女生尊敬的望着我……或者是我的小兄弟,这么说,我到底为什么不把它快点收起来啊啊?!

  一边拉起裤子,我注意到瓜子脸女生好像很紧张,于是朝她笑了笑。

  她咽了咽口水说:「『伊特纳提』大人,希望我们没有造成您的困扰……」
  欸,老实说我超级困扰,但凭良心说这肯定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不是面前这位秀气可爱的短发女孩的问题对不对呀?我摇了摇头说:「完全没有的,我……」
  我却不知怎么接下去。

  这时一位好像刚上车,有着苗条身材的OL说:「请问……我们可以跟您握手吗?」

  这个问题解救了我,我吸了口气说:「嗯,排个队吧。」

  我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个偶像吉祥物,负责跟在场的所有可爱女孩握手也是很合理的。

  我怀疑台湾的追星族没有工作人员是不是可以排好队……不过在场的女生们很快排好了队。

  那位OL第一个,很紧张的样子跟我握了手之后脸红的跑到了旁边对我鞠躬道谢。

  第二个来的女生是一个可能也刚上车的圆脸女高中生,我握着她的手的时候她脸立刻红了,然后也学着OL跑到旁边道谢,第三位是之前的高个字长发女孩,我一边握手一边问她的名字,她用好听的声音细声跟我说:「我叫做艺清。」
  我朝她微笑,用双手一起握住她伸出的柔软的右手再放开,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好可爱呀。

  接下来是之前的有着淡金色卷发的女孩叫做阿光,阿光不只有新潮的烫发,宽松的短袖运动服还露出不少胸,让我握她的手都握得久了些。

  接下来是绑马尾的娇小女孩,名字叫书书。

  由于觉得这个名字特别有气质,我自我感觉良好的多念了书书的名字几遍,好像有让她开心一下。

  再他们之后是我最有印象的短发瓜子脸女孩,她和我说他叫做徐雅成,我可以叫她橙橙。

  出于礼貌,我也问了之前两位女性和后来许多女生的名字,不过老实说我实在记不得了。握了十几次手之后队伍开始乱了些,前面的女生们也慢慢的要被挤到外面去。这时我鼓起勇气叫住橙橙,和她说:「能不能麻烦你们几位帮大家维持一下秩序?」

  然后也看向艺清、阿光和书书。大概是她们是我在这个异世界最早认识的人吧,我觉得自己想她们留在旁边,而且橙橙他们都好可爱啊~~

  就这样,在握了不知道有没有两百只手之后,终于好像车厢里的人都握了个遍。四位可爱的女孩还在旁边,而其他人在旁边围了几圈。我这时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捷运上,捷运已经过了北车、北投,一路开到了关渡,不久后就要到终点站淡水。「哎呀!」我忍不住说,同时看着四位女孩儿。好像猜到我的意思,艺清说:「啊,您跟我们一起做过站啦!」

  「没事的,跟你们一起来坐过来挺开心的。」

  我说,看见她们有些开心有些害羞的说:「我们才很幸运可以碰到『伊特纳提』大人呢。」

  我回道:「叫我『伊先生』吧,对不起麻烦你们,害你们一起坐过头啦。」
  其实我觉得好像车厢里所有人都丢下了本来的事情,一路围观到了淡水。
  不过我确实心中有感谢女孩儿们的想法。

  总觉得有她们在身边冲淡了我来到神秘异世界的紧张,否则我现在说不定还是吓呆的状态。

  我看看车厢,现在周边的位子都是空的—大家都站着围观了。

  被许多人—而且是穿着各异的一大群女生—围观我还是不太适应,要是橙橙她们可以把大家隔开就好了……虽然在场有许多漂亮女性,不过我有橙橙她们四个就满足了……

  我厚着脸皮(吉祥物可以先坐下吗?)挑了个靠内的位子坐下,招呼橙橙和其他女孩一起坐下。

  大概也看出我对橙橙最热络,艺清、书书和阿光一起把不断推辞的橙橙压到了我旁边的座位,然后再三个人挤着我右手边的两人座坐了下来。

  这时候车子即将开到红树林站,我突然意识到等到坐到了淡水,说不定跟女孩子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我心里一阵紧张,连忙问橙橙:「你们本来打算去哪里呀?」

  如果她们要往回坐,我是不是也该一起下车?这样会不会像是痴汉?(喂,你之前都做了什么?)

  橙橙说:「我们本来一大早去景美帮同学搬家,搬完要回学校去上课,不过……」

  低下头鼓了鼓脸颊,看来课是被翘掉啦。不知怎么的,翘课这件事情突然勾起了以前我爸妈还在时上大学的回忆,特别觉得有喜感。看着橙橙低头好像挺在意的样子,真是好学生中的好学生呢!这时阿光说:「课肯定是来不及啦,伊……伊先……生您要去哪里呢?」

  我看了看女孩们,她们也都看着我,我紧张的想了想,「本来是要去北车或者公馆的,不过都来这里了,有点犹豫要不要在淡水走走。」

  我说,这是不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回答?这时阿光接话说:「啊,要是您要回公馆就好了,我们正好一起坐车回去呢!」

  听到阿光这么说,我突然福至心灵,问出了口:「能不能邀请你们一起去淡水走走呀?跟你们一起肯定好玩多啦!」

  「真的可以吗?!」

  阿光说,书书不住的拼命点头,橙橙开心的对着我笑,「您想的话当然好的~」

  艺清也说,很认真的样子。很快捷运也到了淡水,我开心的和女孩子走了出去~

             (三)圣水的功用

  我和女孩子们一边聊天一边走出了淡水站,大概是怕……失敬吗,我觉得围观我的人逐渐散去。我们本来说了要先沿着海岸老街走,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看着旁边的女孩们,双手合十跟橙橙说:「橙橙我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呀,我们去上面一条街的Seven,你帮我买个口罩好不好~」

  要是有口罩遮脸,特别是遮住胡子,是不是可以避免被围观?

  橙橙连忙说好,于是我们一起去了7-11,我和橙橙说:「我就不进去了,我要偷偷戴上口罩~」

  接着拿出一百元要给橙橙,橙橙马上挥手表示不用,说了句「我们送个口罩给您~」

  就蹦蹦跳跳的和其他女生一起进了7-11,真的好可爱呢~~。

  我一个人站在7-11外面,尝试静下心思考我身处的环境。

  这个世界好像只有女性,回忆了一下,觉得这里的女性都穿的比较清凉,好像很多跟我握手的女生没穿胸罩,要不是我当时太紧张……嗯,没事没事,不过阿光好像也没穿。

  这么说起来,在一个都是女生的世界,可能没什么理由避讳身体?我又想起橙橙和艺清脱我裤子的时候,好像觉得……怎么说呢,脱我裤子就好像脱我袜子一样,虽然奇怪,却不是什么被强调不能做的事情。

  然后『圣棒』……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的『圣棒』又要有反应了。

  我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个吉祥物,如果我是只皮卡丘,『圣棒』大概是我的闪电尾巴。

  女生们看到了我的闪电尾巴,终于确认了我不是一只黄色变种老鼠,而是传说中的皮卡丘……『圣棒』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嗯,真能发出十万伏特确实是挺厉害的。

  这么一想,我突然担心了起来,该不会我是个假的皮卡丘……假的『伊特纳提』,女生们以为我的棒棒可以发十万伏特。

  (货真价实的用爱发电!)其实我的棒棒能做什么,我在前二十二年的魔法学徒生涯还不清楚吗?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给攫住了,方才的欢快一扫而空,不住想着我很快就要沦为可耻的骗女生色的假『伊特纳提』。

  正在惊恐时,忽然听到7-11熟悉的开门声,艺清、橙橙她们走了出来。
  橙橙慢跑到我面前,把一个口罩轻轻交给了我。

  口罩不是我想像的抛弃式,而是一个淡蓝色的,上面绣着一些可爱小猫图案的精致口罩,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过可以送女生的小礼物(7-11有卖吗?)。
  橙橙和书书朝我看来期待的眼神,我马上戴上口罩,调整了一下鼻子和嘴角,和女生们说:「谢谢你们~」

  。

  不知怎么的,女孩们买的小礼物又让我觉得有精神了起来。

  我就这样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和女生们一起去逛淡水老街。

  这时候才早上十点多,十家店里只开了一两家。

  我们主要还是沿着海岸慢慢的走,随便找着话题乱聊。

  我感觉女孩子不太好意思问我的事情……真是太好了,我根本无从说起。
  到底我这个『伊特纳提』除了多了一根之外有什么特别的?正在胡思乱想,这时候女孩们看到了一个公厕,橙橙、艺清和书书便表示要去上洗手间。

  阿光看到三个女生都去了,跟我说:「啊不好意思我也去一下~」

  就跑进去了。

  这么一来我也想进去了。

  在厕所外面研究了一下,实在看不出男女厕怎么分……过了三十秒我才意识到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分男女厕。

  鼓起勇气往厕所望去,看起来是个很大的厕所—有点意外在淡水老街看到这个大的厕所,最外面的是一间给身体障碍人士用的。

  大概我心中觉得这间比较像不分男女—走进女生们正在用的『女厕』我总觉得好奇怪—于是我就走了进去。

  掏出今天多灾多难的小兄弟解放了一下,在这个适合放松的时间开始胡思乱想。

  我想其实在这里『女厕』就是『厕所』,相对的『女人』就是『人』。
  难怪她们之前叫我『大姊姊』,可能这世界根本就没有相对应的男性词?都是女生的话,可能也就不会有什么身体或是走光的避讳,这样在捷运上就很可以解释了。

  可能在她们的认知里,我就是多了一个『圣棒』……理解成是日本的三神器之类的玩意吗?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样的话……

  看向我的小头,上面还留着一两滴尿滴,我突然对这个景象感到特别厌恶,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便把小头提到了身障厕所里的洗手台用力的搓洗。『圣棒』就要有『圣棒』的样子!我自我吐嘲的想。清洗龟头的同时,却又感受到了自慰的快感,我思绪也蓬发了起来,开始在心中做起了计较……

  出了洗手间和女孩们一起走过淡水码头之后,我忍不住问看起来最好套话的阿光:「我有些好奇……你们觉得『圣棒』可以做什么?」

  除了天下所有宅男都知道的以外,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神奇功用。「是不是可以产出『圣水』?」

  阿光说。圣水……圣水……

  「那圣水有什么功用?」

  我快速地想了想又问。「是不是跟超能力有关?」

  阿光不确定的说。然后艺清用清脆的声音说:「我记得书上有各种不同的超能力案例,譬如二次大战时盟军用了二代『伊特纳提』的『圣水』之后空战的飞弹百发百中,得以成功进入东京迫使大日本帝国投降。」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啊,圣水能够让人怀孕,生下有超能力的孩子!」

  橙橙说,好像没有害羞的样子。

  「怎么生呀?」

  我紧张的问,这下橙橙稍微有些害羞了。

  她看了看艺清,看艺清没有要帮忙解说的样子才说:「应该是用手指头把圣水沾进去吧?」

  再怎么听,『圣水』听起来就像是那个宅男不想要又会自己出来的……我没有继续问,却感觉到我那个『圣水』的泉源正逐渐在我裤子里膨胀。

  我的大头理智也渐渐被我的小头影响,觉得我现在的『地位』好像可以利用一下,我鬼使神差地问出:「那你们想看看『圣水』吗?」

  阿光顿时说:「可以吗可以吗?!」

  书书向我投来期待的眼神,艺清也用力点了点头,橙橙最后说:「您愿意的话才给我们看唷!」

  我放下了心,和橙橙说:「以后不要叫我『您』啦,也不要叫我什么伊先生,叫我伊伊好了。」

  我意识到『先生』这个词恐怕也是没有的,伊伊是我父母叫过我的小名,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要橙橙她们这么叫我。

  「我们找个好地方,我可不想被围观呢。」

  我朝女生们眨了眨眼睛,她们也对我笑了笑。

  我指着远处的一道堤防,提议我们一起走过去。

  于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坐在堤防的边缘处对着淡水河口,橙橙、书书坐在我的左手侧,把可能的路人的视线挡住,艺清、阿光则坐在我的右手侧。

  我一边拉着我的裤头,一边看着女孩们的反应。

  跟我推测的一样,一直到我把裤子前面退到了大腿的一半,秀出了被小兄弟鼓出来的内裤时,橙橙的眼中主要是期待,而艺清的眼神则是专注。

  总之没有我对她们做不妥的事情的感觉。

  慢慢的,我把小头从男生内裤前面的洞拉了出来,这中间书书发了一声惊呼。
  我的小头第二次见到橙橙她们立刻就精神的升起了旗。

  经过了短短的沉默,艺清开口说:「是不是要有个杯子来装『圣水』,不知道我的水瓶适不适合?」

  说着把热水瓶从小包包拿了出来,好像是比划了一下。

  这句话的内含的幽默让我哧笑了一下,怕让艺清不开心连忙止住,说:「不会这么快出来的,要先忙一下。」

  我看着四位女生或看着我,或看着挺立的小头的期待眼神,我缓慢地用右手握住了阴茎,开始上下抽动。被四位女孩看着,我觉得自己硬到不行,右手摩擦起来感到疼痛与快感并陈。

  我一边自慰,一边看着看着我自慰的女孩们。

  海风吹着橙橙的短发,让她两耳侧的头发轻飘了起来。

  她灵动的视线在我和我的龟头之间游动,秀气的瓜子脸和漂亮的嘴唇让我好想扑上去。

  她身后的书书晃着可爱的马尾,好奇的眼神一闪一闪的望着我。

  我又看向右边,艺清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模范生兼班花的女生,长发飘呀飘的有梦中女神的气质,她的眼睛却专注的看着我的龟头,仿佛下一秒天使就要从里面现身,而艺清身后的阿光可爱的摇头晃脑,让我想到那种你看到别人有会羡慕的跟屁虫妹妹。

  幸福感和射精有莫名的互斥,至少我这时完全抓不到想射的感觉,我稍微停了下来,对上橙橙的视线。

  橙橙不知道是觉得我觉得我摩擦得很辛苦,还是担心我没办法成功取得『圣水』,说道:「伊……伊大人,我们也不一定要看的……」

  大概是觉得我摩擦很辛苦?被可爱的女生关心,我开句玩笑说:「没有啦,我就是手指头有点酸。」

  橙橙听了连忙说:「我们也可以帮伊伊的~」

  其实橙橙可能没有拖长语气,不过这句话立刻就充塞了我的大脑。

  我想着让橙橙帮我,让橙橙帮我……

  我的大头就这样落入了小头的控制。

  我慢慢放慢右手,跟橙橙说:「橙橙你照着帮我一下好不好?真不好意思呢,『圣水』还需要一定的过程~」

  你以为这是吟唱魔法的准备动作吗?不过我的小头已经把我本来的常识都丢掉了,反正橙橙她们也没有那些常识。

  就这样,可爱的橙橙被我哄骗的搓揉着我的肉棒。

  她纤细的手指头摸索着我的阴茎的形状,我的龟头感受着滑嫩清凉的感觉……总觉得幸福的都要上天堂去了。

  回过神来,看到橙橙还专注地摸索,好像既要努力套弄,又担心把我弄伤的样子。

  我心里一阵不舍,和她说:「橙橙休息一下吧,我再来努力一下。」

  橙橙却没有放开手,而是一面轻轻套弄,一面看了一下艺清。艺清点了点头,从橙橙手里把『圣棒』……我的肉棒接了过去。虽然是第一次(肯定是吧喂?),艺清却很有技术的用她的修长手指全面的抓住了我的阴茎,有弧度的上下套弄,感觉整个肉棒完美的被覆盖。我勉力压住自己爽得想要叫出来的冲动,看着长发飘逸的艺清为我努力着。龟头和包皮不住感受过去二十几年没有过的,被女神服务的痛快感。「艺清你太好了……」

  我轻声说。

  这时书书站了起来,走到我和橙橙中间,和橙橙说:「橙橙我们换个位子,等等我也可以帮忙~」

  于是橙橙往旁边给书书挪了位子,书书便坐进来,再从艺清手里接过我的肉棒。

  书书的手掌和她的个子一样娇小,碰到阴茎底部时只握住了一半,把上头挺立的龟头完全漏了出来,我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看着娇小的书书低着头努力掌握着我的肉棒,发后的马尾随着她专注的动作左右摇摆,我忍不住拉下口罩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说:「书书,你用手指头来回轻抚圣棒的尖端一会。」

  我还是担心唐突了书书的,不过书书虽然看起来很害羞,却没有觉得我亲脸颊不妥,而是像受到鼓励的样子上上下下不停的爱抚的我龟头,我沉浸在这无比舒服的感觉中,突然听到阿光说:「书书,我们两个一起来吧!」

  跟艺清换了位子,握住我的阴茎轻轻地套弄。就这样阿光握住根部,书书抚弄龟头,我看着阿光宽松的穿着,在运动服里的胸部随着阿光的动作而摆动,乳晕不断的展露在我眼前……

  随着我的遐想,我感到快感越来越激烈。突然想起我现在的支线任务是,呃,提供『圣水』给亲爱的女生们,可不能都射到海里去……被小头控制大头的我行动力惊人,把身体从堤防边边拉上来之后,在书书和阿光调整位置的同时示意橙橙到我的前侧方,说:「可爱的橙橙,拜托你把『圣棒』含着好不好呀~?」
  不知道是这句话的哪个部分最让橙橙害羞,橙橙红着耳根,避开我的眼神的……俯下身对着我的肉棒,在阿光放手之后张开小嘴,含住我的龟头前端。我顿时感到强烈的兴奋,橙橙的嘴唇又黏又温暖,紧紧贴着我的龟头,随着橙橙试着深入,我感到再也忍不住,整个阴茎开始抖动。抓着根部的书书惊得松开了手,同时龟头却更深入了试着掌握着它的橙橙的小嘴。一闪神,我便感受到每个宅男都熟悉的关键时刻:我的精液往橙橙的口里喷泄而出。

               (四)美景

  连续喷发的大股精液呛到了橙橙,让橙橙不住咳嗽。

  橙橙不禁坐起身来,而我的阴茎也随之而出,只看见龟头仍持续泌出少量的精液。

  在橙橙的咳嗽声中,我跌入了高潮后的圣人模式。

  看着橙橙,我心里不住后悔,不管这个世界的观念如何,为了泄欲让橙橙无预警吞下我的精液实在是……电光石火间,我突然回忆起艺清和阿光说『圣水』有超能力,我心中不住的祈祷。

  其实我自己仍不相信我跟这个世界的超能力有任何关系,也丝毫不认为自己是『伊特纳提』。

  但这一刻我极为用力的希望这是真的。

  我的要求也不多,只要可以让现在的橙橙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呀。

  橙橙的咳嗽停了下来,抬起头对我稍感狼狈地笑了笑。

  在我眼前,橙橙的笑容逐渐绽放,美丽的脸庞,照在她笑容上的阳光,她身上随风舞动的蓝衣和远处的海天一色融成了一片协调的美景。

  大家有没有很开朗活泼、好相处的朋友,说的话让每个人都觉得舒服,出现的场合总是让大家开开心心的?眼前的橙橙就是这样极致的女孩,光看着她的笑容就可以感受到她的喜悦,并且感受到她无私的把这样的喜悦分享给大家。
  只见橙橙说双手合十说:「对不起呢我没控制住~把『圣水』都吞下去了。」
  可爱地道歉的样子,让我看得目不转睛。

  不管『圣水』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书书、艺清和阿光当然不会因为这怪罪橙橙……说来该怪罪的也是我吗?我觉得三个女孩子应该也像我一样被橙橙的气场惊艳到了,看了看橙橙,又看向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上仍有些许白色液体沿着龟头前端留下,我想解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橙橙适时的插口说:「『圣水』还有一些呢。

  伊伊这么好,会让大家都分一些的吧~~」

  。

  我连忙点头,对上阿光询问的视线。

  我压住紧张点了点头,阿光便到了前方趴向我,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和系带,舔了两三下便像是怕挡到位子样的后退,同时意犹未尽的不住咀嚼。
  我又看向书书,书书也学着阿光过来舔了一下,总觉得不应该,但是好舒服、好幸福啊…最后剩下艺清,她的高雅气质大大增加了这个画面的违和感……我看着艺清不敢点头。

  这时却是橙橙说:「最后留给艺清呢,要多多吸些『圣水』唷~」

  我连忙把下体往前撑,方便艺清俯下身来……于是艺清舔着吸着我的龟头,我看着艺清美丽的脸蛋和长发,对这美好的画面再度说不出话来。

  不知多久,可能艺清实在吸不出什么了……其实本来也吸不出什么,在高潮后持续的碰触倒是让龟头有些不适,但我既不想也不敢表现出来。艺清抬起头,向我轻轻鞠躬说:「谢谢伊……伊大人呢,刚才真是好辛苦您了。」

  岂止辛苦……不对辛苦根本不是重点呀!!而且怎么严肃起来了。又听书书细细的声音问橙橙:「橙橙你有什么感觉呀?」

  感觉很认真的问着。「是不是橙橙有超能力了?!」

  阿光说。

  「不是啦……」橙橙害羞说:「都是我不小心。」

  却是蹦蹦跳跳的到了我的左后侧,轻轻抱了我一下说:「伊伊真是太好了~」
  这个动作让我傻住了。

  橙橙你想要抱多紧都可以的……啊不是啦!我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女生们,女生们也都看着我,等着我说些什么……艺清的反应让我觉得我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说不定这个世界的规则还真的这样……我蹲起身拉起好险没掉进海里的裤子,说道:「我没有辛苦的,倒是麻烦你们啦。」

  艺清连忙摇头:说:「一点也不麻烦,非常感谢您分享给我们『圣水』。」
  好严肃的样子,嗯这也是这个世界的设定吗?也许我刚才做为一只皮卡丘,正用了图鉴上记载的十万伏特为世界进步作出了贡献?

  感觉到我的情况没有被怪罪的危险,我又开始胡思乱想。我的『圣水』不知道味道如何,拜托不要让女生们觉得腥,不过说不定她们也会得出类似良药苦口的解释?左右转头看看女孩们,橙橙仍然有股坐在那里就挡不住的亲和之气,善良又可爱的样子让我好想转身紧紧抱住她。到底是真有什么超能力,还是只是因为橙橙对我太好了所以我觉得不同?艺清、阿光和书书各有各的好看之处,但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往四周看看,这时后淡水的人还不多。虽然好像有人投过来好奇的视线,不过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们坐着的五个人做了什么出奇的事情,大概这个世界的人并不知道一个女人俯在男人前面可以做什么……我想和女生们就这样坐着,于是和他们说道:「再一起坐一下好不好呀~」

  几个女生都很好说话的样子,于是我们继续吹了一阵的海风,大家沉默了一阵,我努力回想刚才的幸福画面,想要把女孩们爱抚我,含着我的样子记得牢牢的。

  想着就在几分钟前却开始朦胧的记忆,我忍不住又盯着女孩们。

  看着有着女神气质的艺清的脸蛋,她红色的嘴唇刚才还在我的龟头上认真的吸吮……我又看着橙橙,她仍然向我散发着衬托她美好的气息,脸上的笑容不住绽放光芒。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远处有个渡轮靠岸的声音惊醒了我。

  我问女生们:「现在几点了呀?」

  「刚过十二点呢。」

  书书回答。

  「你们需要回去上课吗?」

  我问女生们,也不知道我希望听到什么回答。

  艺清说:「只有橙橙和书书下午第一节有课,不过我们都可以跟着伊伊大人走的。」

  伊伊大人是什么呢。

  「叫我伊伊啦。」

  我跟艺清说。

  没想到艺清还把我看得跟正常人不一样。

  不对,要是跟正常一样,她怎么可能……我脑中又浮起她低下头舔拭我的龟头的画面,心脏一阵紧张的跳动。

  「害你们翘课真的不好意思呢,要不我们现在回去?」

  说完便有些后悔,不过我总觉得不想再对女生们有任何过分的要求……听到我这么一说,橙橙也说:「陪着伊伊很开心唷,我们可以慢慢走回去~」

  于是我们一行人慢慢的走回淡水捷运站,准备搭捷运回女生们的学校。
  我习惯性的拿出我的皮包哔悠游卡时,阿光好奇到:「您是『伊特纳提』也买悠游卡吗~?」

  老实说,这真是个好问题。

  我应该是到了不同的世界,竟然还可以把皮包和悠游卡一起带过来而且还能用……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笑了笑装神秘混了过去。

  书书又问我说我要坐去哪里,这个问题又难倒了我。

  首先,我家要是不在的话……感到一阵惊慌,我想到吃早餐的时候就觉得早餐店有些不一样,但之后还是回到家打了电动。

  所以不管是我家还是我的电动应该都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至少我愿意这么相信。

  这么说,我早上打电动的队友和对手都是女性?再来,我怀疑『我家在大坪林』会是个很奇怪的观念……皮卡丘不住宝贝球就算了,还自己有一栋房地产……而我确信我不想告诉女生们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于是我向书书撒了谎:「我想再多在台北市街头逛逛,先跟着你们坐捷运吧。」
  女孩们点头表示了解,于是我们坐上了捷运,慢慢等捷运往回开。

  一路上我想着自己的情况,不知道我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或者这到底是不是不同的世界我也不知道。

  我确定的是我喜欢这里,喜欢橙橙她们,一点也不想回去……也喜欢女生们的舌头贴着我的……停停停。

  总之,我应该要设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办法混入这个世界。

  『伊特纳提』显然是个很厉害的身份,我应该要好好了解一番,对我混入这个世界很可能是个关键。

  说起来,假设我吃早餐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吃完还回家打了游戏,那表示这里应该有几乎一样的网际网路。

  我当时要是打开浏览器一搜,应该就可以学到这世界大多数的常识了吧!想着想着,我立刻把上网查询常识做为我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五)『不可记录』

  决定了自己应该要马上去做的事情之后,我回过神来,看到女生们在捷运上都百无聊赖的看膝盖打盹。我想找个话题来聊天:「书书你们念什么系呀?」
  我问坐在我斜对面的书书。随着我的问题,女生们的注意力也都集中过来。书书回答说:「艺清、橙橙和我念的都是数学系唷,阿光念的是中文系~」
  真看不出来,念中文系的是看起来最不文艺的阿光。我记得以前在Ptt上看过数学系多年蝉联台大各系的男女性别比榜首,不过……

  「你们数学系一届有多少女生啊?」

  我忍不住好奇问。

  我看了看旁边的橙橙,橙橙又看了看艺清,艺清回答说「我们一届大概五十几个同学,偶尔也会超过六十个。」

  好多呀,我觉得我的时空里的数学系女生不到十个……原来数学系可以有这么多女生呢,或者想想其实也没道理不可以?我又问:「数学系会不会很难念呀?」
  至少在我的时空,比较常听到强者或者不怕死的人跑去修数学系的课。
  「嗯,很多人都担心被二一三一~」

  橙橙说,「不过艺清会罩我们,不怕不怕~~」

  橙橙边拉着艺清的手臂轻轻晃边说,很可爱的样子~「艺清是奥林匹亚金牌唷!」

  书书补充。

  啊?以前我在资工系一届也会有几个人比过什么奥林匹亚,感觉是群高中没毕业就会写我没机会懂的程式的怪物,虽然好像大都是男生。

  嗯这么说艺清是强者中的强者,神人中的神人呢。

  这时我的小弟弟轻颤,好像非得要提醒我曾经有位女神舔舐着它……糟糕我又硬了啊啊啊。

  我试着往后缩让裤子的包不要太明显。

  没想到橙橙很快小声说:「艺清这么厉害,伊伊会不会再给艺清一些『圣水』呀~?」

  橙橙你学坏了呜呜呜!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感到自己脸马上要红的不行。
  艺清及时说:「不可以这样给伊伊带来困扰啦!」

  很认真的样子。

  却是让我突然感到失落,我脱口而出:「今天不方便,以后都还可以给大家的!」

  啊说出口了,这样真的可以吗……却见阿光和橙橙都很开心的样子,艺清则稍低下头说:「都看您的,不要勉强呢!」

  嗯,艺清心里觉得我哪方面勉强呢……

  心情七上八下的,却见捷运即将开到台北车站(往南港、板桥、土城的旅客,请在本站换车~),好多人要上下车。

  我紧张的瞄了几眼,好像有几个人(当然都是女生,全车只有我不是女生)看向我这边。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戴着口罩又有书书和艺清在前面挡着,至少没有人一直盯着我们这里看。

  随着台北车站大群乘客下车又上车,我感到刚才大胆的发言把我的勇气耗尽了,接下来只安静的听女生们随意聊天。

  听了几分钟,我突然想到很重要的事情:「橙橙~」

  我转身看着橙橙。

  「我留一下你们的电话好不好呀~?」

  「嗯嗯好的~」

  橙橙说,语气里带着橙橙一路上都有的亲切。

  「伊伊你有手机吗~?」

  橙橙问。

  我拿出手机,橙橙随即报出号码:「09XX-Xxx-Xxx,伊伊你打打看?」

  于是我输入号码后按通话。

  等了几秒钟,橙橙的手机响了起来,橙橙朝我微笑,然后把手机拿到眼前。
  「咦,伊伊你的手机来电未显示呢~?」

  怎么会?转念一想我的手机能在这个世界用就很神奇了,难道能有电波穿越了两个世界所以没法显示这种离奇的事情?这时艺清把脸往我们靠了些:「是不是因为『不可记录』啊~?」

  艺清轻声的问我说。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橙橙、阿光和书书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而且脸上有一种……

  「你的手机来电未显示耶超厉害的感觉」。我不想被看出我不懂,又有些虚荣心,于是嗯了声装酷混了过去。

  很快的车子到了公馆,女孩们看着我,我心里一阵想跟着她们走的念头,但念头转一转还是作罢。「有时间的话再打给我们唷~」

  橙橙亮着美丽的笑容挥手对我说。我就这样目送女生们走出车厢。车厢启动前,看着在车外和我挥手道别的四位女生俏丽的身影,我贪心的盯着她们的面容,直到车子加速离去。

  很快我回到了的家,脱了鞋之后便躺到了沙发上。这个早上的经历萦绕在我的心头。我想着被书书和阿光一起握着,两个人同时努力地抚弄,而我看着阿光衣服里若隐若现的美丽乳房。我想着女神般的艺清拨开长发,修长的手和嫣红的嘴唇贴上我的阴茎。我想着橙橙吞下我的精液之后对我笑,可爱的脸蛋、俏丽的身影和与海景连成一片的蓝色短裙……过了不知多久我才回过神来,到电脑前打出回忆里的艺清最后提到的词:『不可记录』。

  Google出来的第一个条目便是『伊特纳提』。嗯很好,相信是个我来自的世
界没有的条目。我点进去,维基百科是这么开始的:「『伊特纳提』(英文:Eternity,『永恒』之意)是目前已知对人类社会最有影响和贡献,也是最为显着
的超能力者。一般相信在前一位『伊特纳提』离世后会在数年或数十年以后转世为下一世『伊特纳提』。『伊特纳提』最广为人知的贡献是两世的『伊特纳提』分别终止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哇靠这么厉害吗?转世的话……我以前并不真相信有转世的存在,而我现在也没有任何『前世』的记忆,除非是说那个在我本来世界的二十二年宅男生活。不过这个世界有超能力……我往下找到超能力的章节,章节的开头有个大大的标题写着:

  『不可记录』

  「『伊特纳提』最为知名,也被广泛认为是超越世上所有其他超能力的超能力,便是『不可记录』。

  这项超能力阻止任何物理或电子的方式写下新的『伊特纳提』的纪录,已知破除这项限制的例子都来自『伊特纳提』本人。

  『不可记录』使得关于『伊特纳提』的消息无法以现代科技传播。

  忠实地按照已经存在的记载进行翻译、重组、撷取片段是可能的。

  举例来说,读者正在阅读的页面即是翻译并节选自第二代『伊特纳提』与她的弟子群编撰而成的文件。

  若非有这样一份文件,这个维基百科页面本身甚至不可能存在。」

  艺清说什么着?那时候我打给橙橙,但是橙橙的手机没办法显示我的电话。
  这么说……我靠,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诡异的能力,连电话号码都可以莫名的屏蔽。

  好吧,虽然是很特别的超能力,不过这也不像超人啊。

  我又点了超能力的页面看看。

  原来这个世界的超能力并不是可以穿墙、飞行、发动念力之类。

  事实上维基上说的超能力看起来都很普通。

  有些是可以判断其他人有没有说谎,但是限制很多。

  有些可以进行很简单的心灵感应。

  还有些是可以不用睡觉,什么跟什么的。

  倒是维基有提到许多特别强的超能力常常来自『伊特纳提』,譬如测谎能力强到可以真的读心之类,唔……

  老实说想到自己有超能力还是兴奋了一下。但仔细一想,我现在好像只有个『不可记录』的被动技。目前除了害橙橙不能记我的手机之外好像没有别的用途,超级鸡肋的……这样说我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啊,或者说唯一特别的好像是个装低调能力,那这个世界的人注意我干什么?我又连回『伊特纳提』的页面。这时一个章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圣棒』

  「『伊特纳提』没有一般人的阴蒂、阴唇和阴道等性器官。在一般人阴蒂所在之处,『伊特纳提』拥有一个类似大拇指的器物。学界由于资料缺乏并没有统一的名称,但一般俗称为『圣棒』。已知的是『圣棒』可以产生『圣水』,饮下『圣水』的人有许多得到超能力的记录,另外据传『圣水』可以让人怀孕,并诞下有超能力的孩子。『圣棒』在产生『圣水』之前会扩大数倍,这常在文学作品中成为『伊特纳提』的标志。」

  嗯,上面说的我都同意,不过这个写的……呃,写得不像性器官,像个Saber的石中剑似的。

  以前的『伊特纳提』难道使用那根的时候都像是在决斗吗?或者是装圣人把所有人都骗了?我该不会也需要装圣人吧……想着想着,我突然恍然大悟。
  『圣棒』做为『伊特纳提』的一部分也是不可记录的。

  所以捷运上没有人可以拍我的裸照。

  而只要我自己不写,根本没有人可以记载「圣棒又叫阴茎,是个性器官。」
  多半就这样『圣棒』一代一代的流传光辉的形象,这里的人们都不知道它的本来功能……

  就这样,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查询各种关于『伊特纳提』和超能力的资料、研究、还有文学作品等等。看来『伊特纳提』真是伟人般的存在……而且被认为是个没有性器官的伟人,我心中忍不住吐嘲。『伊特纳提』的神秘性造就了某种无名英雄的形象。根据我查到的资料,七年以前突然流传起一个说法,预言说道:「几年之内,最后的『伊特纳提』将会归来,做出他的决定。」

  虽然感觉像随便那种世界末日的无聊说法,但我看资料说:「由于『不可记录』,许多人相信这项预言来自『伊特纳提』本身,或至少来自前所未有的,与『伊特纳提』相称的超能力者。」

  哇,这也可以这么厉害。「一个被津津乐道的说法是『伊特纳提』将会长居人间。不过由于『不可记录』,没有任何对此有系统的研究可以被发表。」
  这个能力可以不要这么麻烦吗……我还想多查点资料啊。

  总之,如果我真是这个『伊特纳提』的话,那我可能就是最后一个……欸我根本超废的,可能就是像我这么废才会是最后一个。我感到一股烦闷,觉得老天爷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做世界伟人什么的拜托饶了我吧,我就是个普通的宅男……昏昏沉沉了一段时间,给自己煮了水饺当晚餐,又打了几场游戏。几个小时后还是甩不掉那股很闷的感觉,就随便洗漱一番上床睡觉了。

              (六)女生宿舍

  可爱的女孩右手握着我的阴茎根部,正在努力的把我的龟头含入口中。我感到她的口腔各处传来的压力,舒服的让我马上就要……

  「不行喔~」

  女孩说,把肉棒吐了出来。「你是男人,不是伊特纳提……」

  伊特纳提?听到这个关键字,我猛地睁开眼睛。原来刚才是做春梦啊…我闭上眼睛回想刚才做的梦。刚才的女孩子是……橙橙?艺清?书书?阿光?昨天认识的女生们的面孔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想起来了,我昨天骗她们帮我打手枪又帮我口交。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们,再见到她们又要说什么呢?

  想呀想着,我随手开了家中柜子里的零食解馋。不知道现在做些什么好……其实我做为一个花父母遗产的耍废宅男,每天在家里本来就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发呆了一阵,最后还是百无聊赖的打起了游戏,中间随便煮了饭开罐头随便吃了午餐。打了一个下午越打越空虚,想要打开电脑里A片来打手枪,却是突然找不到之前放在哪个资料夹……找了找先找到的是我收藏的美丽裸女图集。看着看着,我似乎阳痿了一天的小弟弟又精神了起来。

  摸了一会,我却觉得用来打过几次手枪的美女图很假。我忍不住想起橙橙艺清她们,我还有橙橙的手机。经过一番犹豫后,我怀着激动打开手机按到橙橙的电话打了过去。听着手机铃声,我一阵紧张……突然我觉得我其实没做好心理准备。再响了好多声,我开始担心橙橙接不到的时候,电话被接了起来。「您好~」
  特别好听的声音,是我期待的橙橙。

  「橙橙吗?我是伊伊。」

  我说。

  「啊~」

  听到橙橙惊喜的轻呼。

  「没想到可以这么快听到伊伊的声音呢~伊伊找我们吗?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

  橙橙连珠炮地说:「话说伊伊的事情我们让我们的一位室友知道了,对不起呢希望不会让伊伊困扰。

  我们讨论了一下,都没有再跟其他人说的喔~」

  这么可爱的道歉话语,让我心里心花怒放。

  而且也完全不用道歉啊,毕竟我们分开前也没有说到这个,就是橙橙她们满天下的说遇到了我……咳咳『伊特纳提』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我可不想再被围观,女生们还是很体贴呢。

  「这样很好的,很谢谢你们呢~。

  你们在哪里呀,在忙吗~?」

  现在时间六点多,不知道橙橙和其他人吃完饭了没。

  「我、艺清和书书在回宿舍的路上~」

  橙橙说,又问道:「要不要也拿给艺清和书书说?」

  我嗯了嗯声,然后听到艺清清脆的声音:「伊特纳……伊伊大人您好。」
  顿了顿。「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

  「艺清可以叫我伊伊喔~」

  艺清对我的尊敬给我了虚荣感和勇气,我先打趣的说。「我想要去找你们可以吗?」

  啊,说出口了。我紧张了一下,很快听到艺清说:「当然好的呀,我们去哪里跟您碰面呢?」

  「我去找你们吧?你们宿舍在哪里附近呢?」

  我回答。艺清倒是客气了又问了一次要不要她们来找我,然后才说:「我们宿舍在长兴街跟基隆路口。大概从公馆捷运站往基隆路走然后……」

  跟我描述了地点。咦地点我觉得我有去好多次,不过是拜访以前在男宿的好同学。我再问到:「你们宿舍没有门禁吗?」

  「没有门禁~」

  艺清说:「我们学校很自由的,您可以直接进来。不过我们去路口接您吧。」
  其实艺清还没说我就发现了我的盲点。这个世界要门禁这种奇怪东西做什么呢?同样的,男生宿舍不改成女宿就只能给鬼住了。这样一想,我跟艺清说:「跟我说宿舍房间号码吧,我找得到的。」

  艺清、橙橙、阿光和另外一位女生住在同一个宿舍,艺清还问我是不是跟阿光以及最后一位室友说。我当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约好了半小时后过去她们房间。

  挂了电话后才想到见女生们之前想要洗个澡,不过可能会赶不及,最后还是作罢。

  戴上了女生们送我的口罩,在家附近的路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往长兴街去。
  到了艺清描述的地点,我看到以前—大概是另一个世界的以前—来找过好多次同学的男生舍区变成了满满是女学生的宿舍。

  我研究了一下宿舍编号,印象中是男一舍的地方变成了女二舍,男三舍变成了女六,男五变成了女十…嗯这个编号方式很好很科学。

  越走进宿舍区,越看到许多穿着清凉的女生。

  我怕被认出不敢多待,记得橙橙艺清她们的房间在女六412,偷偷摸摸的走旁边的楼梯上到了四楼,很快的找到了她们房间的门口。

  门口有个鞋柜,我先脱下鞋子,在门口紧张的吞一下口水,然后敲了敲门。
  立刻门就打开了,我看到开门的是阿光,她身上穿着……一件胸罩,一件内裤,没有了。

  嗯阿光的身体玲珑有致,挺好看的……不对呀,我连忙移开视线。

  从我的视线看去,橙橙坐在阿光右边的椅子上。

  她穿着一件白色T-Shirt,看到我脸上的笑容特别好看。

  书书的娇小身躯站在阿光身后,艺清站在阿光左边。

  她们的穿着就比较接近我想像的在宿舍的女生穿着,没露太多,但也都挺好看的。

  而在艺清前面坐着一位我没看过的帅气女孩。

  是真的挺帅气的,穿着短袖短裤扎着短发,像我本来的世界里那种会被大家称赞帅的假小子。

  「这是石头~」

  橙橙很快帮我介绍。「我叫林时雨,大家都叫我石头。」

  假小子,啊不是,石头大方的自我介绍。「请叫我伊伊。」

  我说。随后进了女孩子们的房间。宿舍房间跟我印象中的男宿差不多,主要就是四个上铺的床分两边,每个床下方是书桌和柜子等等。我闻到房里浓浓的盐酥鸡的香味:「伊伊吃过晚餐的吗?刚才艺清带我们刚买了盐酥鸡回来呢~」
  石头椅子旁的桌上摆了两大袋盐酥鸡。嗯我是也还没吃晚餐,女生们对我真好~~

  见到以前还是学生时的美食我馋涎欲滴,道谢之后拿了支竹签吃了起来。
  今天星期五晚上,我问女生们平常都做些什么。

  橙橙说她们除了看书之外,经常都在系馆玩些桌上游戏。

  「我和你们玩好不好呀?」

  我问道。

  不过她们寝室里没有,倒是有些扑克牌。

  于是我们围成一圈坐在了女生寝室的地上打起了牌。

  我们首先打起了拱猪,拱猪只能四个人玩,橙橙和书书在旁边看。

  这个世界的拱猪规则跟我知道的是一样的,很快女生们便开始了互相打趣吐嘲的过程。

  第二局第一圈我大胆了打了梅花A,让石头送了我Double,我的黑桃不行,
打了一圈梅花让阿光上手。

  这时橙橙开始在阿光身后怂恿阿光拱猪。

  拱了两圈我手上的猪就自己掉了下来自吃……猪是—100分,加上Double便
是悲剧的—200。

  阿光的表情对我很抱歉的样子。

  这时橙橙向我吐了吐舌头,绕过我身边去叉了一块鱿鱼拿给我,可爱的表示赔罪。

  我心中一动,微微张嘴等了一下。橙橙停了一拍,却随即把鱿鱼喂给了我,然后开心的又回头给我叉了一块豆干。我一边吃,一边看着正朝坐着的我低下身来递竹签的橙橙,她的T-Shirt领口低了下来,眼珠子往下可以看到里面……没
有穿胸罩,不加遮掩的是橙橙白皙的乳沟与美丽的乳房。

  心脏砰砰的跳,理智想移开视线,脖子却无比僵硬……

  「橙橙是不是很好看呀~?」

  艺清说。

  噢不不不我被抓了个现行,只见女生们都看着我,啊糟糕从刚才就是轮到我出牌,这这…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自己埋到地底,应该不会被女生们赶出去吧?「阿光身材才很好的呢~」

  橙橙稍微害羞样的说。

  嗯,只有内衣内裤的阿光当然好看。

  又见书书在阿光身后抓着阿光的腰,要强调阿光身材的样子。

  女生们都好豪放呀……我随便出了张小红心5,心里想大概这个世界女生就是这样。

  不担心走光,可能也没有人觉得裸露是色情行为,这样感觉也挺好的。
  这时尾家阿光以红心K吃下艺清的红心J,昭告我们说她要打猪羊变色(任何一家集满红心牌时,该家得到+200分,且场上的正负分倒转)。

  阿光的红心A敲下了我的红心Q和艺清的红心10,再亮出红心8,9收了大家的
小红心后完成了猪羊变色,我的—200就这样变成了+200。

  牌出了三分之二,剩下只剩羊啦。

  本来+100分的羊现在没人要,最后是艺清自己的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