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6)【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6)【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04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美人劫

  逃亡的队伍奔到了长安西面的马嵬驿,走不动了,停下来修整,李隆基等人暂宿在一座清梵寺中。

  老皇帝李隆基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周围已经如同即将喷发前的火山。他还在欣赏心爱的美人杨贵妃。

  杨玉环不愧为如今天下第一美人。她不论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表情都有绝世之美。即便是现在担惊受怕的慌乱样子,仍然有种别样的风情,让男人既想要保护她,又忍不住想要凌虐她,真是奇妙。

  杨玉环忧心忡忡的问:「皇上,臣妾这几日总感觉心绪不宁,那安禄山手下高手众多,万一前来行刺,那当如何是好啊?」

  李隆基心里也慌,但是他安慰杨玉环:「爱妃莫慌,我们身边有浩气盟第一高手可人小妹妹守护,安禄山手下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

  李隆基露出兴奋的笑容,杨玉环对他已经很了解了,这个老皇帝对可人绝不只是赞赏而已。

  杨玉环道:「皇上,那可人姑娘不但剑法绝世,而且容貌也是清丽如仙,不染烟尘,这几日皇上为她魂不守舍了吧?」

  李隆基连忙道:「怎会怎会?世间哪个美人,能比的上我的爱妃?」说着,他伸手捏了捏杨玉环长裙下的肥美香臀。

  杨玉环嬉笑道:「皇上,臣妾不是生气,是想说,若是皇上喜欢,何不赐可人一个名分,让她留在宫中,伺候皇上呢?」

  「这……」李隆基显然心动了,犹豫不决起来。

  杨玉环心中暗骂,这个老色鬼,果然动了这心思。虽说杨玉环艳绝当世,可是皇帝的色心是永不满足的,当初杨玉环的姐姐韩国夫人、虢国夫人,虽然都是有夫之妇,但是李隆基垂涎她们的美色,暗中与她们偷情,还以为杨玉环不知道。
  「对了,可人这会儿去哪了?」李隆基忽然问。

  杨玉环答道:「哦,刚才国忠把可人妹妹叫去喝酒了。」

  李隆基眉头一皱:「杨国忠那个老色鬼,这会儿还喝什么酒?怕是……」
  杨国忠却是没想到,可人虽然清纯绝俗,但是酒量却是惊人,几杯下肚脸色丝毫不变。

  眼前一身白衣,欺霜胜雪,清冷如冰的仙子,正是可人。她虽然不像数年前少女时那样完全不谙世事了,身材也更加高挑玲珑,但是冷傲的气质却越发显著,令无数爱慕她的青年敬而远之。江湖中人都说:「于睿圣洁如观音,可人冷艳似嫦娥。」

  奸相杨国忠的色名内外无人不晓,他瞅着眼前仿佛冰雕玉像一般的美人,心痒的厉害。

  杨国忠并不知道,这个冰山美人并不是好酒量,而是用冷漠的表情强压住酒意。

  可人对这场面很是不耐,但是之前杨国忠说,有个重要的秘密要告诉她,她不得不勉强喝了几杯,其实已经不胜酒力。

  可人忍不住冷冷问道:「杨丞相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可人?」

  杨国忠笑道:「听说,可人姑娘是剑圣的徒弟?」

  可人点头道:「是。」

  杨国忠凑近了一些,又问:「那姑娘可知,令师姓什么?」

  「师父真名姓杨。」

  杨国忠哈哈笑道:「没错没错,剑圣原本就是姓杨。我也是姓杨,姑娘可知道,其实我与令师乃是本家,咱是一家人。」说着移的更近,几乎挨到了可人的纤细身子。可人常年练功,不惧寒冷,身上始终只是一件薄裳,肌肤隐约可见,看的杨国忠心花怒放。

  可人皱皱眉,问:「丞相要告诉可人的,就是这件事?」

  杨国忠笑道:「是啊是啊,其实我和剑圣本是堂兄弟,可人你就是我的侄女儿。」

  可人虽然单纯,但是也知道杨国忠是在胡诌,正想推辞告别,忽然感到身体有异样。一股火热的气息从腹中燃起,烧的她四肢酥软,一颗沉寂的心变的砰砰直跳。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奇妙的渴望,期盼与男子亲近,连面目可憎的杨国忠,这时都变的英俊可爱起来。

  可人心中大为惊慌,这绝不是喝酒会产生的感觉,她在浩气盟也是经历不少,马上意识到,多半是杨国忠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杨国忠奸邪的双眼看出了可人的异样,知道药效发作,故意伸手问道:「可人侄女这是怎么了?」

  可人遽然立起,浑厚的内力激的白衣飘飞。杨国忠连眼睛都没来的及眨一下,可人的剑已经架在他脖子上。

  「杨国忠!你对我做了什么?」可人怒斥道。

  杨国忠虽然身为宰相,可是吓的普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讨饶道:「可人侄女,可人女侠,我冤枉啊,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他这么喊着,一只手却不规矩,悄悄探入可人裙底,轻抚美人的脚踝和小腿。
  可人怒火燃烧,但是杨国忠的手似乎有魔力,在她肌肤上揉摸之后,她全身更加骚动炽热,双腿发软,险些便站不住跌倒。

  但可人毕竟功力深厚,没有马上失去意志,她一把推开杨国忠,一声不吭飞也似的冲出门去。

  杨国忠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叫道:「可惜可惜,就差一点!」

  一个声音从堂后嗤笑起来:「你这老色鬼,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啦,还想着吃天鹅肉。」

  杨国忠扭头一看,来者是自己的表妹,也是杨玉环的三姐虢国夫人杨玉瑶。
  杨国忠奸笑起来,说:「飞了一只天鹅,又来一只天鹅,我也不亏。」说着就搂住了杨玉瑶。

  杨贵妃的姐姐韩国夫人、虢国夫人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论容貌是不在可人之下的,但气质却全然不同,一个比一个妖艳妩媚。连宠爱杨贵妃的皇帝李隆基也对这两位大姨垂涎三尺,背着杨贵妃偷偷与她们私会。唐人张祜就有诗曰:「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谁知道,这两个寂寞风骚的女人,和杨国忠也暗通款曲。

  「三妹,是不是这几天寂寞了,来找表弟我消遣哪?」杨国忠淫笑着,一只手早已不老实的伸进了杨玉瑶的衣中,握住她高隆的乳丘。

  虢国夫人脸蛋微红,说:「哪有……奴家这些天担惊受怕,只是想找国忠叙一叙……」

  「那有什么区别?」杨国忠刚才本来淫兴大发,想要征服可人,现在被她跑掉,淫念却丝毫没有减少,正好拿虢国夫人下手。「表妹是想在这酒席上就快活一番呢,还是到里屋去?」

  虢国夫人娇羞道:「这里大庭广众的,随时有人会进来,还是去里屋吧。」
  杨国忠却在美人耳边吹气道:「可是,在下贱内和犬子就在里屋哦。」
  「啊,你耍我,你坏!」杨玉瑶惊叫起来,却不管外面会不会有人听见。
  杨国忠奸笑着,拧了一下杨玉瑶的美乳,说:「快从实招来,你和大姐在玩什么花样?」

  大姐就是韩国夫人杨玉珮了,她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是风骚动人更胜少年,是杨家三姐妹中最浪最骄横的一个。

  杨玉瑶终于抵挡不住,说道:「表弟你这家伙精似鬼,什么事都骗不了你。我和大姐本来都想来找你,于是便抽签,抽到的来和你欢爱,我运气好便来了。」
  杨国忠将杨玉瑶的宫纱褪到腰际,上半身只剩贴身肚袄,光洁的美背和凸翘的美乳都露了出来。「那么,输的人呢?」

  杨玉瑶脸又红了,挣扎了一会儿,小声在他耳边道:「输的人,只能去勾引寺里那些和尚……」

  杨国忠哈哈大笑道:「两位姐妹真是会玩。走,我们出去。」

  杨玉瑶惊呼道:「要去哪里?」

  杨国忠说:「当然是去看大姐的好戏啦。」

  不出所料,他们在一间佛堂,找到了韩国夫人杨玉珮。

  杨玉珮正在佛堂里浪叫不止,透过窗户一看,只见一个绝美的赤裸艳妇,被两个年轻精壮的和尚夹在中间,一下一下抛起落下,被干到神魂颠倒,淫水横流。
  「哎呀,想不到大姐是这么快活!三妹,你羡慕吗?」杨国忠的手指,已经在杨玉瑶的玉户里往返抽动了起来,带出股股淫汁,显然杨玉瑶也已经春心大动。
  「国忠……好表弟……妹妹忍不住了,你快……快操我吧……」杨玉瑶红着脸说出那羞人的话来。

  「哈哈,玉瑶,我来了!」杨国忠将杨玉瑶抵在墙上,就挺枪直入,一边看着屋内的淫戏,一边操干起来。

  可人在山林中飞奔,她要在气力消散之前尽量远离杨国忠那个色鬼。

  不知跑了多久,已经到了远离人烟的山野之中,她才终于扑倒在地,全身再没有一丝力气,软若无骨。可是,肉体和心灵的饥渴却没有缓解,如同火烧一样吞噬着她的身躯。

  「谁能……帮帮我……」清高冷傲的美人此时是如此无助,精神恍惚的喃喃自语。

  想不到,真的有人出现了。

  可人迷迷糊糊看到,前方走来一个人,是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娇美的卷发女子。

  「哎呀,这不是浩气盟的可人吗?怎么躺在这里?」那女子惊喜的说。
  可人望着她,却说不出话来。那女子探了探,发现可人毫无抵抗力,得意的笑起来:「太好了,真是天上掉下的好事。正好抓你去邀功。」

  可人感到不妙,用尽全身力气说出几个字:「你……是谁……」

  那女人娇笑道:「我是血眼龙王萧沙的徒弟,狼牙军的韦柔丝。」

  「不……」可人第一次显露出惊恐绝望的眼神。

           ***  ***  ***

  「啊……啊……好厉害……殿下好威风……啊……啊……我要到了……我要泄了……」

  营帐中,一男一女正在贴身肉搏。男的膀大腰肥,女的丰满妖娆,只见肉浪翻飞,两人交合的十分狂野。

  年轻女子浪叫连连,原本就妖媚无比的容颜和身体越发淫光四射,让身下的中年男子血脉贲张,没命的捣弄,好像连命都不要了。

  女子连连喊着要高潮了,却迟迟不泄,但裹着男人命根子的小穴却一次次收紧,男人不大的肉棒也被夹的要扁了一般,发出连连嘶吼:「哦哦哦哦!我要射了!射死你这小妖精!」

  男人身子一挺,全身肌肉紧绷,死死搂住女人湿润的胴体。但是,他却没有射出来,憋的满面通红。

  女人却知道,这是因为她的阴道夹的太紧的缘故,于是嫣然一笑,运功将阴道一松,男人大叫一声,精关大开,比平时量大数倍的精液狂喷而出,直灌入妖艳女子的子宫内。

  男人咕咚一下躺在了床上,完全脱力,好像被抽干了一般。

  女子媚笑着,抬起下身,将男人瘫软的肉棒退出。但她的上半身仍然贴着男人宽大的胸膛,用饱满坚挺的双乳轻轻摩擦男人的乳头。

  女子在男人耳边甜甜的说:「那么,我们便说定了。」

  男子无力的张张嘴,说:「是。」

  女人笑靥如花:「作为合作条件,我恶人谷会保殿下您登上皇位,等太子殿下登基之后,就要赦免我恶人谷所有人的罪名。」

  这男子,竟然就是当朝太子李亨。他说:「圣女尽管放心,李亨一定遵守诺言。」

  「呵呵呵,那便多谢殿下隆恩了。」恶人谷妖女米丽古丽从李亨身上爬起来,四下一找,却发现自己的衣物刚才在淫欢的时候不小心被踢到火炉里烧破了。她不以为意,随便找了块布,将身体一裹,便走出了帐外。

  反正现在已是晚上,没有人会看到自己。

  但是帐外有个人影。米丽古丽大吃一惊,她身为原明教圣女,后来又是恶人谷十大高手之一,武功早就达到一流境界,却一直没有察觉外面有人!

  「什么人?」米丽古丽一手按住身上的布,另一只手闪电般抓向那人。
  但是那人一伸手,便把米丽古丽的手反扣住了,武功之高匪夷所思!

  「米丽古丽,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那人冷冷道。

  米丽古丽惊道:「原来是建宁王你!」

  建宁王李倓是太子李亨的第三子,谁也不知道,原来他武功竟这般超绝。
  她无法判断李倓的真实意图,但却媚笑起来,那足以让所有男人失魂的娇美身躯也轻轻靠了过去,销魂的声音道:「建宁王难道不想和恶人谷合作吗?」
  但是李倓根本不为所动,全然没有一点被引诱的反应,米丽古丽暗暗心惊。
  李倓冷笑道:「父王都已经答应了你,我当然也不反对。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要以为都是你们的功劳,我根本不需要你们帮忙,这里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包括你也在内。」

  「啊……」米丽古丽轻轻一呼,身上的布匹滑落,她又变成全裸了。

           ***  ***  ***

  杨国忠和虢国夫人舒适的躺在一片草地上。他已经在表姐的体内连射两发,两个人都懒到不想动。

  「不知道大姐和那两个和尚怎么样了?」杨玉瑶忍不住仍在遐想。

  杨国忠笑道:「恐怕不是两个和尚。」

  「怎么说?」

  杨国忠低声道:「刚才我瞅见啦,又有两个和尚偷偷溜进了佛堂,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呢。」

  「啊……」杨玉瑶不禁又脸红起来:「这么说大姐在和四个和尚……真是不知廉耻……」

  杨国忠笑道:「唉哟,好像三妹你就知道廉耻、不偷男人似的。」

  杨玉瑶满面发燥,将一张发红的玉面埋到杨国忠胸膛里。

  忽然,杨玉瑶小声道:「国忠,你想不想知道一件秘密?」

  「哦?大唐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吗?」

  「是你的妻子裴柔和你儿子杨昢的事。」

  杨国忠的儿子杨昢有个很有名的故事。当初,杨国忠娶了一个美貌的妓女裴柔,有一年奉皇命出使江浙,一年后回来发现裴柔怀孕了。杨国忠很惊讶,但裴柔解释说,是因为太想念丈夫,在梦里和他做那种事情,结果就怀孕了。杨国忠感动的说:「这是我们夫妻太恩爱的缘故啊!」

  后来裴柔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杨昢。

  但是这件事在朝野都成为笑谈,谁都知道,杨国忠被戴了绿帽。

  杨玉瑶说:「你以为,杨昢真的是裴柔做梦就生的吗?」

  杨国忠当然知道不是。只不过碍于面子,他假装不知而已。他冷笑道:「怎么,三妹知道是谁干的?」

  「妹妹我也是不久前得知的。要不要我说给你听?」

  「快说吧。」

  「国忠你不怕生气?」

  杨国忠露出奸邪的笑:「当然不会。你以为我不知道,裴柔也是个骚婊子,不对她本来就是婊子出身,背着我偷男人的事多了。」

  杨玉瑶笑了笑,说道:「二十年前,你出使江浙,数月不归,裴柔妹子早就饥渴难耐。她和你府里几个下人偷情,仍觉不满,于是到大慈恩寺进香,想能不能吊上几个壮实的和尚……」

  杨国忠笑骂道:「你们几个淫妇,都是一样的德性。」

  「可是出乎意料,裴柔妹子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英俊的少年武士,一见倾心。她打听到那个少年武士正要前往西域,路过长安,在大慈恩寺住宿一宿。于是,裴柔妹子买通庙里的和尚,在那少年的晚饭里下了药。随后当夜,她穿了一身白纱衣,假扮成了观音菩萨,偷偷进了那少年的房里……」

  杨国忠听着,头上青筋爆出,疲软的肉棒又一次硬挺起来。「然、然后呢?」
  杨玉瑶却笑道:「然后我却不知了,我只是送裴柔妹子到门口,又没进去观看。我只能告诉你,他们在里面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去接裴柔妹子,她的衣服全都被撕碎了,我只好把我的外衫给她裹上,偷偷回府。听她说,那少年虽然还是童子,但武功十分高强,力气源源不绝,射的也特别多……几天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杨国忠喘着粗气:「还有呢?」

  「其他的裴柔妹子就没说了,我只知道这些。啊!……」杨玉瑶惊呼一声,原来杨国忠火热巨硕的肉棒,又一次捅进了她的玉户,一插到底。

  杨国忠紧紧掐住杨玉瑶,咬牙问道:「那男子究竟是谁?」一边问,一边就猛力的顶了起来。

  杨玉瑶娇弱无力,任凭杨国忠蹂躏,还要一边回答:「不久前我才听说,那个少年……就是安禄山的义弟,狼牙军第一剑客令狐伤!所以,杨昢其实是令狐伤的儿子。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令狐伤后来一直没有碰过其他女人。」
  「什么?我老婆竟然被逆贼操了还生了儿子?」杨国忠大怒,但动作丝毫没有放慢,越顶越猛,把杨玉瑶干的哀嚎连连。「不行,待会儿我回去,一定要让那淫妇把整个过程全部详详细细说出来……看我怎么惩治她!」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一声大吼:「我找到了杨国忠!他在这里!」

  无数火把冲了进来,把正在草地上交欢的一对男女围了起来,他们全都穿着明晃晃的甲胄,竟然是护卫皇帝的禁军!

  杨国忠大吃一惊:「你、你们干什么?想谋反吗?」

  马嵬驿兵变爆发了!

  士兵们怒吼道:「杨国忠老贼!你断送大唐江山,带着我们跑到这穷山沟里,弟兄们已经几天没吃饭了,你却还在这里偷情玩女人!你这恶贼,我们都忍你很久了。」

  周围的士兵发出海啸般的齐声高呼:「诛杀奸贼!诛杀奸贼!」

  几个将领上前,一刀将杨国忠的脑袋砍了下来。杨玉瑶吓的晕了过去。
  「这个女人是谁?」有人问。

  为首的将领仔细一看,说:「是杨玉环的姐姐虢国夫人!」

  「把她一起杀了吗?」

  将领回首,望着那些愤怒的士兵,他们都齐齐看着赤裸的美人胴体,暗暗吞着口水。

  将领笑了:「不,将士们这么辛苦,这个贱妇又长的这么漂亮,杀了可惜,不如给兄弟们犒劳犒劳。」

  周围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

           ***  ***  ***

  「发生了什么事?」皇帝李隆基被外面传来的呼啸声惊呆了。

  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匆匆赶来,说:「皇上,禁军围住了清梵寺,他们说杨国忠谋反,已经被诛杀。现在要皇上交出贵妃娘娘。」

  李隆基大惊道:「杨国忠误国,死有余辜,可是这关贵妃什么事啊?」
  陈玄礼道:「皇上,贵妃是杨国忠的妹妹,现在杨国忠死了,杨贵妃如果活着,将士们不能心安。」

  李隆基又问:「浩气盟可人女侠在哪里?」

  一旁的高力士回答:「昨晚就不见踪影了。」

  李隆基皱眉想了半晌,说:「我们先出去看一看。」

  他和陈玄礼、高力士等几人偷偷走出侧门,向寺门前窥视。

  只见士兵们将寺庙围的严严实实,杨国忠的人头,被挑在一根竹竿上,就悬挂在门前,把李隆基吓了一跳。

  门前一片空地上的情景更加触目惊心。

  两具美艳的女体正躺在地上,接受士兵们排队轮奸。她们每个人身上都趴着三四个男人,身下精液淌了一大片。

  一个女人他马上认了出来,是和他有过数夜之欢的虢国夫人,可另一个娇小的女人是谁?他只能看出那女子肌肤洁白如雪,一定是个绝色美人。

  难道那是可人仙子??

  「那、那是谁?」李隆基惊问。

  陈玄礼小声回答道:「那是虢国夫人杨玉瑶,和杨国忠之妻裴柔。」

  原来,杨国忠被杀后,士兵们冲进营帐,将他妻子裴柔抓了出来,和杨玉瑶一起成为泄愤的对象。

  而在她们面前不远,还有三个男子被绑着跪在地上,看她二人被凌辱的场面。他们是杨国忠和裴柔的三个儿子:杨暄、杨晞和杨昢。

  一个军人走到大儿子杨暄面前,问:「好不好看?」

  杨暄连忙回答:「好看、好看!」

  军人说:「看自己妈被轮还觉的好看,真是禽兽!」一刀就把杨暄剁了。
  他又走到杨晞面前,问:「好不好看?」

  杨晞惊慌的说:「不、不好看、不好看。」

  军人说:「我们弟兄干你妈你觉的不爽是不是?呸!」一刀又把杨晞砍了。
  他走到最后一个杨昢面前,再问:「好不好看?」

  杨昢吓蒙了,直哆嗦不说话。

  「不回答就死!」军人举起刀。

  「不!不要杀他!」正在被操的裴柔突然尖叫起来:「他不是杨国忠的儿子!」
  「哦?他就是杨国忠出差的时候你做梦挨操给他生的儿子吗?」士兵们都明白过来,哄堂大笑。

  「好,就把他留着,让世人都知道杨国忠被戴了绿帽。这个老贼,不知淫了多少人家妻女,真是报应!」军人把杨昢丢到一边。

  李隆基差点晕过去,他匆忙回到屋内,说:「不行!我决不能把贵妃交出去!」
  陈玄礼向一旁的大太监高力士使个眼色。高力士说:「皇上,贵妃是留不住了……臣有个办法,能让贵妃体面的死。」

  「你们要杀了贵妃?真是大逆不道!」

  陈玄礼和高力士连忙跪倒,喊:「臣罪该万死。可是……如果贵妃不死,将士们激愤难平,恐怕很快就会冲进来……」

  李隆基终于哭泣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罢了,你们去办吧……」
  陈玄礼和高力士退下。陈玄礼说:「高公公,你智谋过人,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高力士冷笑道:「确实有个办法,不过能不能成,就不好说了。」

  杨玉环已经知道了消息。她在屋中默默施妆打扮,换上最爱的衣服,静静等死。

  「贵妃娘娘准备好了吗?」高力士在门外问。

  「好了,走吧。」杨玉环艳惊天下的面容平淡如水,美到令人心碎。

  高力士带着杨玉环,来到寺内佛堂。

  「这……」杨玉环一愣。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裸女,全身都是白黄的浆液,已经有些风干了。
  这正是自己的姐姐韩国夫人杨玉珮。她在熟睡之中,还露出甜美的笑颜,显然之前得到了极大的欢愉。

  高力士说:「请贵妃娘娘脱下衣服。」

  杨玉环心中混乱,问:「高公公到底要干什么?」

  高力士面无表情,严厉的说:「快脱!全脱光!」

  杨玉环颤抖着把刚穿上的盛装一件件都脱了下来,直到一丝不挂,露出光滑如玉的肌肤。

  高力士迅速捡起衣服,给地上的韩国夫人穿戴上。

  韩国夫人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疑惑道:「玉环?高公公?你们在干什么?」
  高力士一伸手,点了杨玉珮的哑穴。杨玉珮惊恐的看到,高力士将一条白绫挂在屋梁上,打成了结,又把自己抱起来。

  不,为什么要吊死我?杨玉珮想要大叫,却一点都发不出声音,被挂在白绫上,挣扎了好一会儿,美丽的面庞扭曲着死了。

  高力士又马上取出一套平民的衣服,丢给杨玉环。杨玉环看着死去的大姐,泪光莹莹,将衣服穿上。

  一个蒙面人出现在门外。高力士说:「把贵妃带走。」

  「是!」蒙面人眼中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然后,高力士高呼起来:「贵妃已死!」

  外面有人一个接一个的传递着:「贵妃已死!」

  马嵬驿兵变结束了。

  「糟糕,我又来晚了吗?」于睿站在山顶,愁眉不展。

  杨玉环跟着那蒙面人,从一条密道走出,已经来到了深山之中。

  前面坐着一个陌生男子,身边还有几个大汉,个个都是武功不俗之人。
  男子笑道:「做的好!欢迎贵妃娘娘,我家主人可正等着呢。」

  杨玉环感到不对,惊问:「你是谁?」

  男子说:「我是安禄山的军师,徐归道。贵妃娘娘,请吧。」

  「什么?安禄山?不!」杨玉环明白自己落入了陷阱,想要逃跑,但是却被蒙面人像捉小鸡一样拉了回来。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杨玉环像受到惊吓的小白兔,颤抖着问。
  男人们一起笑了起来。「这还用说,当然是送贵妃娘娘到狼主的床上去呀!哈哈哈哈!」

  徐归道露出残酷的笑容,没有什么比天下第一美人、曾经的贵妃娘娘变成狼牙军的淫乱肉便器更能打击唐军士气的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