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20)【作者:kkmanlg】
【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20)【作者:kkmanlg】
字数:61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0)

  「这下子……终於可以跟主人独处……总算摆脱音羽同学了……」

  真希抱住我的头,塞在乳沟里面磨蹭,脸上的笑容停不下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母乳特有的香味,以及很有弹性的乳房,让我有种回到婴儿时候的感觉。
  真希是看见我早上跟安乐寮的人一起上学,感到嫉妒了吗?

  就像是昨天把我硬拖进女厕里面一样,今天真希不只坐在我的大腿上,双脚甚至还紧紧勾住我的腰部,不让我有机会逃走。

  「真希、怎么回事……唔!咕!」

  「原本今天早上要去主人的房间侍奉,可是管理员说音羽同学早一步进去了……而且还对主人做那种事……好羨慕……」

  真希脸红红坦白,说出心里话。

  昨天看到主人跟奏接吻,今天早上又看到奏钻进主人的被窝,看到主人舒服的表情,真希很不甘心,这根本是在跟女仆抢工作嘛!

  侍奉机会被抢走了,可以感到她强烈的嫉妒,而且说出来的同时,我耳边还听到滋噜滋噜的声音,母乳流出来弄湿胸罩。

  如果现在有人进来女厕,应该会很纳闷,怎么除臭剂从薰衣草香变成奶香了?
  因为头被真希抱住的关系,我只能移动视线,看见胸罩前端的湿润痕迹渐渐扩大了,从原本高级蕾丝的触感,变成像是吸饱水份的沉重质感。

  而且,白色胸罩底下还慢慢突起两颗粉红色的圆点,原本就绷得很紧的胸罩,现在感觉都快爆开了,收束在乳沟底下的黑色蝴蝶结,也被撑到浮在半空中。
  这个女仆也太可爱了吧!嫉妒到出现生理反应,都流出母乳了。

  「抱歉,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嗯……今天主人也要尽量吸喔……」

  跟昨天的女仆服不同,今天真希是换上制服,深黑色的领巾勉强挂在肩膀,钮扣解开到腰部的位置,两颗饱满乳球直接夹住我的头。

  这个时间,真希应该在女仆咖啡厅服务才对,但她甘愿翘班,就是为了替我侍奉,这份心意太令人感动了。

  真希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才终於放开我,但是双手仍然按着我的肩膀,这么近的距离,让我可以尽情欣赏她的母乳胸部。

  很适合女仆本身清纯气质的白色胸罩,四分之三罩杯的设计,被乳量撑到勉强挂在乳头上的程度,上半乳晕周围被母乳弄得白白的,肩带也都陷进去肩膀肉里了,勒得非常紧。

  这对胸部实在太大了,而且每天都在不停发育,可以想像到真希每天早上,都要很费事才能把胸部塞进去胸罩里吧。

  「嗯啊啊……主人……一直盯着看……好害羞……」

  看见我在打量胸罩,真希害羞到脸都红了,但还是忍受不了侍奉的冲动,伸手把胸罩拉了上去,露出底下白花花的牛奶布丁。

  罩杯中央被母乳弄湿的胸罩,挂在真希的下巴附近,两颗装满母乳的胸部,迫不及待弹了出来,真的就跟布丁倒在盘子上一样,晃到让人食指大动。

  难怪真希要先放开我,这种弹性强烈的晃动方式,如果还抱着我的话,我一定会被胸部敲到脑震荡吧,如果让主人受伤,就不是个合格的女仆了,真希很明白这一点。

  「那么,我要开动了。」

  「嗯嗯……终於……终於让主人……嗯嗯、呜嗯……吸到我的胸部了……哈啊啊……嗯啊……」

  真希的胸部虽然大,却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就像是两颗特大号的牛奶布丁直接倒扣在胸前,而且最前端还装饰着两颗像是撒上炼乳的可爱草莓。

  我把那两颗草莓含进嘴里,只是用嘴唇轻轻一抿,母乳就喷了出来,有种像是在洗牙的感觉,用香醇母乳清洗上下两排的牙齿。

  让人怀念的香味薰进鼻腔,不只是女高中生特有的体香,还有母乳体质才能孕育的乳香,这是属於真希的特殊香味。

  「啊啊……哈啊啊……嗯嗯……嗯啊……主人……多吸一点……」

  真希像是感到很幸福似的,嘴里哼出呻吟声,轻轻搂住我的头。

  不过,她的双脚依然紧紧缠住不肯放开,看来在我吸完母乳之前,真希是不会离开的。

  对於战斗女仆来说,用母乳侍奉主人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为了侍奉主人,有时更要用上强迫的手段,因为主人也有接受女仆侍奉的义务。

  真希不只是记住女仆的这条规范,而且更是身体力行,强行侍奉主人。
  「嗯啊、嗯啊啊……主人……啊啊、啊啊啊……哈嗯嗯嗯……嗯嗯……母乳、想喝多少……哈啊……啊啊啊……都没关系喔……」

  我用舌尖贴住乳晕,牙齿轻轻咬了乳头,光是这样,就让真希很有快感,母乳也流得越来越多。

  感觉真希的乳头膨胀了一些,而且变得更有弹性,乳头底不断流出母乳,乳导管受到刺激,也不停分泌出母乳。

  真希在女仆咖啡厅,善尽身为女仆的职责,但是在主人面前,就只想着怎么用母乳侍奉主人,这是战斗女仆的天职。

  所以,看见我吸母乳,真希高兴到表情陶醉,原本显得有些冷淡的修长眼眶,现在也慢慢放松下来,眼睫毛眨个不停。

  「另一边的乳头也要……」

  「呀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呜、嗯嗯嗯嗯嗯~~」

  吸了几下后,听见耳边有滴答滴答的声音,才发现左边乳头因为没有被吸的缘故,像是在哭泣似的,一滴一滴的母乳流了出来。

  乳房装满了母乳,弹性就像是灌满空气的气球那样,捏下去就把手指弹回来,乳晕也被母乳弄得黏糊糊的,像是要我赶快吸乾净。

  我立刻凑过去吸左边乳头,真希高兴呻吟,轻轻摸着我的头,双脚也更用力夹着我。

  昨天就有些感觉,今天更是可以确认,真希很喜欢我像个婴儿一样吸母乳,而且吸得越专心,她就会显得更高兴。

  就像现在这样,才刚凑过去吸左边乳头,右边乳头就立刻喷出母乳,比刚刚流得更多,像是要我赶快回去吸似的。

  「哈啊、哈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主人……多吸一点……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

  我忍不住伸出手,捏住右边乳头挤出母乳,黏黏滑滑的触感,乳头摸起来湿答答的。

  这一瞬间,真希很有反应,身体像是有电流窜过似的,重重抖了一下。
  原本拼命忍耐的呻吟声,现在却是张开嘴巴哼了出来,这是很适合收录进H-GAME的发情鼻音。

  真希用带着某种期待的水润眼神,看着我怎么吸母乳。

  「虽然已经吃过早餐了,但宿舍没有提供牛奶啊,所以得用真希的母乳补回来才行。」

  「啊啊、啊啊啊……主人、说这种话……呜呜、嗯嗯嗯……是、是要用我的母乳……哈啊啊……补充营养吗?」

  「是啊,所以我要两边乳头一起吸。」

  「啊啊、嗯啊啊……主、主人欺负人……两、两边一起吸的话……会、会害主人噎到的……女、女仆不能让主人受到伤害……」

  「没关系,噎到的话就让真希照顾我……啾噜啾噜啾噜……」

  「呀啊啊啊……嗯嗯嗯嗯嗯……主、主人……这么用力吸下去……呜呜、啊啊啊……嗯嗯嗯……」

  真希嘴上故意拒绝我的要求,但胸部却是朝我送过来,而且为了方便让我吸母乳,还偷偷调整了身体位置。

  这个战斗女仆,表情写满了期待跟兴奋,能够回应主人的要求,似乎让她很有成就感。

  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却是很老实,真希身为一个女仆,就是想要满足主人的需求,所以扮演一个被主人欺负的M女仆。

  ……话是这样讲,其实真希不用演,本性就完完全全是M啊,而且还把主人关在厕所里面侍奉了。

  「嗯嗯、嗯啊啊……啊啊、呀啊……嗯嗯……主、主人……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哈啊……」

  我捧起沉甸甸的乳头,把两颗乳头含在嘴里一起吸,比牛奶美味数倍的人奶,像是水箭那样喷了出来,让我真的差点呛到。

  不过,为了不要浪费这些母乳,我立刻咕噜咕噜喝掉,感觉胃部暖暖的,可以体会到婴儿为什么要吸母乳的原因。

  真希母乳喷出来的气势很强烈,跟她本人的沉默外表完全不同,简直要把母乳香味,烙印在我身上每一个地方似的,是香味强烈的母乳。

  「呀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不、不行……主人、不行……呜呜呜……」

  我同时吸两颗乳头,嘴唇则是用力抿着,故意挤压乳晕。

  双手也捧起热呼呼的胸部,从下乳房往内侧反覆揉捏,触感彷彿刚做好的巨大麻糬,而且因为胸部太大,反过来把我的手掌包住了。

  三种不同的强烈快感,让真希哼出甜甜声音,只要有人开门进来,肯定就能听得一清二楚。

  「有什么不行?说出来啊?」

  「这、这个……呜呜……好、好丢脸……呜呜、呜啊啊……这种话、我说不出来……嗯啊啊、嗯嗯嗯嗯……」

  「不说出来,我就不知道了啊……有话要说,就要说个清楚。」

  「可、可是……呜呜、呜嗯……咿嗯嗯……呜呜……」

  「我可是真希的主人喔,女仆不能对主人有所隐瞒吧?」

  「主、主人……嗯嗯嗯……呜嗯……咿咿……咿嗯、呜呜……嗯嗯嗯嗯嗯……」

  嘴巴稍微松开,可以看见嘴唇跟真希的乳头之间,牵着好几条口水细丝,嘴里也都是女高中生的母乳香味。

  虽然吸了好一阵子,真希却没有停止流出母乳的迹象,量反而还越来越多,真的就跟她说的样,让我快噎到了。

  我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喝母乳,虽然是故意想要刺激真希,但如果不这么喝的话,噎到就太浪费了,这可是女仆的母乳耶!

  真希的胸部捧起来很沉重,肯定远远超过1500克吧,这个重量却没有下垂迹象,简直像是在胸前挂了两瓶两公升装的牛奶瓶,让我享受现挤现有的母乳。
  「啊啊、嗯啊啊……主、主人……那、那个地方……呜呜呜、哈啊……嗯啊啊……真的、真的不行……」

  「哪个地方啊?啾噜啾噜啾噜!」

  为了煽动真希的羞耻心,我继续吸乳头,手指也跟着揉捏乳房根部,就像是体验帮乳牛挤奶那样,挤出女仆的母乳。

  真希低头看着我,应该说是看着我吸乳头的嘴巴,乳头就像是起司一样被我拉长,母乳也流得更多,都从我的嘴角渗出来了。

  她咬着嘴唇,像是在忍耐什么似的,过了几秒钟才慢慢开口。

  「呜呜、呜嗯嗯……乳、乳头……不行……」

  「乳头?喔喔,就是这对巨乳的前面,这两颗变得很硬,流出许多母乳的地方吧?」

  我故意用露骨文字说明,让真希害羞到脸都红了。

  不过,她却没有放开我,胸部压得越来越紧,母乳也啾哇~一声喷进我的嘴里,逼得我只能快点喝掉。

  这是女仆的职业意识?还是身体欲望战胜理性了?或许两者都有吧。

  「这个乳头,是怎样不行?」

  「呀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啊……主、主人……嗯啊啊、嗯嗯……」
  这次我的嘴巴放开乳头,只用舌尖轻轻舔着,从根部往最前端舔过去,接着用舌头朝乳头的凹陷处刺进去。

  双手则是改成把胸部捧起来,捧到乳头就在真希眼前的高度,让她清楚看见自己的乳头。

  真希脸变得更红了,感觉很难受的样子,身体抖个不停,像是差点就要哭出来。

  不过,乳头的反应倒是很老实,凹陷处渗出一滴又一滴的母乳,沿着乳房的高耸稜线滚落下来,一滴一滴打在裙子上。

  现在,女生厕所除了满满都是母乳的香味之外,还夹杂着女仆的呻吟声,以及母乳滴下来的细碎声音。

  故意减低刺激,反而让真希更难熬了,胸部就像是安全气囊那样,把我整张脸贴着不放,这也让我像恋爱喜剧的男主角那样,脸跟五官都被胸部压到变形了。
  「说清楚啊,乳头是怎样不行?」

  「哈啊……啊啊啊……嗯嗯、啊嗯嗯……嗯嗯嗯……呜呜、嗯嗯嗯……」
  这一瞬间,真希身体跳动了几下,很像是被电到的反应。

  不过,她却趁着这个态势,抓着我的后脑杓往乳沟里塞,乳头也跟着滑进我的嘴里。

  「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乳头、不行……主人不要吸得这么小力……用力吸……真希想要喂饱主人……」

  「啥……?姆喔、咕噜咕噜咕噜!」

  「哈啊、嗯啊啊……主人……呜呜嗯嗯嗯……请原谅真希……快高潮了……快被主人吸到高潮了……」

  真希肯定知道自己说出很不得了的台词,脸红到快要烧起来。

  不过,她却偷偷用手肘夹住胸部往中间挤,似乎是想要挤出更多母乳给我喝。
  对於真希的激动反应,我当然是乐得接受,张开嘴把乳头跟乳晕一起吸到嘴里,大口大口喝掉母乳。

  真希像是快要高潮了,身体抖个不停,乳房也一直压着我的脸磨蹭,可以体会到母乳胸部特有的温暖重量。

  「咕噜咕噜咕噜……」

  「嗯嗯、啊啊嗯……主人……嗯嗯嗯……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我嘴里的香甜母乳那样,真希哼出甜度一样很高的呻吟声。

  女仆搂着我的头,嘴角流着口水,脸上浮现满足的恍惚神情。

  等到真希的母乳终於停下来后,我也感觉自己的胃袋被灌饱了。

  母乳的量可真多啊……简直像是喝完一大杯牛奶的感觉。

  不过,原本以为真希会跟昨天一样,脸红红把制服重新穿好,但是她却一直没有从我的身上离开。

  她继续坐在我的身上,用类似摔角的手法,双脚夹住我的大腿。

  才刚高潮过,真希明显变得有些虚弱,但她看着我的眼神,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

  「真希……快上课了耶?」

  「不行……上课什么的……怎样都好……」

  真希轻轻摇头。

                挤~

  怎么回事?感觉她胸部贴得更紧了?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跳很快。

  「刚刚……只是喂主人喝母乳……嗯嗯、嗯啊啊……接下来……嗯嗯……换我侍奉主人了……」

  真希偷偷撑起屁股,压住我的胯下。

                啾哇~

  那一瞬间,感觉到湿答答的东西,而且暖呼呼的。

  「啊啊……主人的这里又大又肿了……」

  真希压住我裤子里的东西后,身体瞬间重重抖了一下,明显是感受到刺激。
  不过,她却没有感到畏惧,反而是开始前后摇晃身体。

  就算真希没有撩起裙子,也能听见咕啾咕啾的湿润声音,小裤裤里面不断流出带有黏性的爱液。

  胸部虽然吸完母乳了,但体温依旧很高,前端高高竖起的两颗乳头,在我的头上磨来磨去,感觉有些痒。

  「真希……你该不会……」

  「主人……接下来……嗯嗯……换真希用热热的红茶……用身体侍奉主人喔……」

  真希像是下定决心了,身体紧紧贴着我不放。

  她把手伸进去裙子里面,偷偷把湿透的内裤挪开,大量爱液跟着流出,直接滴在我的裤子上。

  或许是怕弄髒我的裤子吧,真希又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把裤子拉下来。
  接着,真希就迫不及待抬高屁股,用湿答答的裂缝迎接肉棒。

  光是龟头碰到阴道口,就爽到让我快要射精,肉棒表面流过许多爱液,跟黏膜接触摩擦,发出淫秽潮湿的声音。

  不过,真希的表情却是明显僵硬,用阴道口卡住龟头之后,就停止不动了,身体一直抖个不停,大口深呼吸。

  这果然是处女的反应,真希双腿虽然夹着我,却是不断发抖。

  「真希、不要勉强……」

  「主人……只要坐着就好……呜呜、呜呜嗯……真希……会努力让主人舒服的……」

  真希扭动腰部,努力让屁股坐下来。

  噗啾~龟头传来分开柔软淫肉的感觉,开始慢慢进入真希体内。

             就在这个时候──

  踏踏踏踏踏!

  从外面传来连串的脚步声,听起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啪咚!木门重重甩在墙壁上,有人闯进来女生厕所。

  喀擦!我还没反应过来,单人厕所的门就被打开了。

  就在真希的身体后方,浮现一个胸前挺着巨乳的美丽轮廓。

  「哈啊……哈啊……找到你们了……」

  那是呼吸急促,用手按着胸部喘气的黑发少女。

  因为急忙跑来的缘故,导致裙摆有些乱掉,衣服也很凌乱,胸兜遮不住乳沟,圆滚滚的北半球都快蹦出来了。

  不过,我却没有精神欣赏美景,因为黑发少女脸上浮现几乎快把人冰冻的可怕表情。

  「小、小町!?」

  「我一直在教室里等……却都没有看到苏同学,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町身边彷彿刮着狂风暴雪,感觉连室温都下降好几度了。

  一大早就在教室里枯等的雪女,狠狠盯着我身上的真希,恨不得立刻把人结冰似的。

  不过,真希却连看都不看小町一眼,完全不去理会背后的强烈敌意。

  滋噗噗噗……裂缝继续吞噬肉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