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7)【作者:jdsc】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7)【作者:jdsc】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那个男人射精的一刹那,张月娥突然感到自己的屁眼儿又被撑大了一圈,肛门处传来一股炽热的撕裂感,疼的她泪水直流。她感到一股一股的精液不断地涌向深处,很可能与自己体内还未倾泻的排泄物混合在一起,这是何等的恶心?自己的身体被如此玷污,但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那个男人射精后,对胯下这个女人的征服感让他十分满足,但药物的作用让他感到自己射精后还有很多余力。他并没有把阴茎立刻抽出来,而是趁着它没软下来时又继续抽插了二三十下,没抽插一下张月娥就疼得叫一声。

  「啊……求你放了我吧……」

  「妈的!真是爽死我了!是吧……张老师!」他又插了一下。

  「啊……不要啊……」张月娥哀嚎着。那个男人的鸡巴裹挟着射出的精液和自己肠道内的液体,每次阴茎再次插入式,张月娥的肛门处都发出「仆仆」的声音,这一切她都听在耳里。

  当那个男人把阴茎抽出来,在一旁休息的时候,张月娥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她闭着眼,仰面躺在床上,双腿摊开,一丝不动。那个男人拿过张月娥的内裤和乳罩,用它们擦了擦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和体液,嘴里还说着:「好东西不能浪费啊!这上面可是咱们刚才结合的见证呢!」他看着眼前这一份被他弄得杯盘狼藉的肉体,满足地笑了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经过刚才一阵暴风骤雨的蹂躏,披头散发,梨花带雨,身上香汗淋漓,甚至还散发着余温。她乳房上还残留着自己的刚才的唾液,甚至还隐约能看到揉搓的抓痕,而那肥美的下体,两片阴唇之间,乳白色的精液还在断断续续地流出来,而且顺流而下,和肛门处溢出的精液汇合在一起,最后流到床单上。这一切都是自己刚才的杰作。

  他又一次贴近张月娥的身体,提着阴茎准备再次插入,但又突然感到身体有些发虚,肯能是刚才用力过猛所致。这时他看一看表,已经晚上七点了,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还有机会把这个女人玩儿透的,她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了。但他还是再次爬上张月娥的身体,用手揉搓了一下她的乳房,在她耳边说:「张老师,今天时候不早了,咱们就到这里吧。你今天把我伺候的很舒服,虽然我还没尽兴,但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时间,你还是先回家吧,否则老公和孩子会着急的。」

  老公和孩子,听到这两个词,张月娥心如刀绞,更加泣不成声。那个男人离开她的身体,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当他回来时,发现张月娥刚穿好衣服,起身要走。两个人正好在通往门口的过道上相对而视。

  「你要愿意的话,最好洗个澡再回去。」

  张月娥没有答话。这个男人正赤身裸体的站在自己面前,胯下毫无遮拦,一根巨大而瘫软的已经挂在两腿中间。刚才就是这邪恶的东西不断地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让自己痛不欲生。张月娥扭过头去,站在原地没动。但那个男人已经走了过来。

  「你还想干什么?」张月娥突然警觉地问。

  「不干什么啊,刚才已经把该干的全干了,而且干的不错啊!」那个男人有意勾起张月娥的回忆。

  张月娥没有说话,跨步从男人身旁走过。那个男人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

  「放开我!」张月娥挣扎着。

  「张老师,说实话我真舍不得你走啊,你的身体我还没尝够呢。」说罢,那个男人就再次把手伸进张月娥的衣服里,开始在她的身体上乱摸。张月娥拼命地挣扎着,她感到屁股上有个硬梆梆的东西在向前顶,那是对方的阴茎。好不容易脱离魔掌,难道要接受这个男人再次蹂躏么?

  正在她迟疑绝望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松手了。这出乎张月娥的意料。看着这个惊魂未定的女人,那个男人笑着说:「张老师,别害怕嘛,刚才你不是配合的很好么?哈哈,你竟然这么胆小。」

  张月娥没有再理会那个男人,惊慌地夺门而出。这个时间,回家的公交还有车。她神情恍惚地来到车站,天已经黑了下来,晚风吹拂着她凌乱的头发,虽然是夏天,却让她感到一丝凉意。她的心情很芜杂,肛门处还隐隐作痛,体内残留的精液还有一些流到内裤上,伴随着刚才走到车站这段距离中双腿的步伐,涂抹在两腿内侧,粘乎乎的。这时,提包里的电话响了,是老公打来的。

  「亲爱的,回来了么?」电话那头关切地问。

  「嗯,马上就上车了,一会就能到家。你和还在先吃饭吧。」她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凄苦。

  老公在电话那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问道:「怎么?你身体不舒服了么?听着感觉你很难受似的?」

  「不,没什么。刚才给学生补课,一道题做不出来,我给他讲了半天,现在感觉头有点儿晕。估计是累的。」她本能地说了一个谎话。

  「那好吧,我在家等你,快些回来吧。」

  「好。」张月娥挂了电话。

  一路上,张月娥一直低着头,每当刚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回,她就紧闭一下双眼,痛苦地皱起眉头。回到家里,她没有吃法,只是跟老公说感到很疲惫,想洗个澡就睡觉了。老公没有多说什么,他清楚现在初中教师的工作压力,尤其是主科教师,每天的工作强度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就连自己教体育,有时都会觉得体力跟不上,何况自己的老婆在他眼里还是一个弱女子。他只是在洗澡间门口驻留了一下,面带笑容探进头去,半开玩笑地说:「要不要我帮你洗?」
  「不用了,你也先去休息吧。我一会儿洗完就回屋睡觉。」

  等丈夫走后,张月娥才脱下衣服。脱下内裤时,刚才的一幕有在脑海中闪现,她拿着内裤,上面和阴道接触的地方明显粘乎乎的,残留的精液还没干,而和屁股接触的地方,隐约有一些红色的血迹。很明显,刚才那个男人蹂躏自己时用力太猛,肛门处被撕裂了。想到这里,她再次紧闭双眼,咬了咬嘴唇。

  打开喷头,开始淋浴。当温热的浴水冲刷身体时,她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抚摸自己的乳房和下体,像是要保护这些刚才被蹂躏过的地方。乳房上残留着那个男人的唾液,和着浴水摸在手上感觉滑滑的,而阴部被水一冲,和那个男人的精液一混合,皮肤上像贴了一层黏膜。她感到一阵恶心,把浑身涂满浴液,然后用喷头尽力地冲刷那几个地方,想要把满身的污秽清除干净。

  洗完澡回到卧室,老公还没有睡。张月娥疲惫地躺到床上,这时老公凑了过来,伸手来抚摸她的身体。由于工作繁忙,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做爱了。但张月娥推开了老公的手,把身体扭了过去。老公关切地问:「怎么,不想么?」
  「也不是,只是这段时间真的很累,提不起兴致。」

  「没关系,亲热一会儿就有精神了。」说着,老公又凑了过来。

  张月娥扭过头说:「亲爱的,我今天真的累了,咱们改天好不好。」

  看到爱妻脸上疲惫的神情,丈夫也不便在说什么,只是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就睡去了。

  张月娥离开后不久,驴哥回到别墅,进入卧室时,那个男人正躺在床上看电视,里面播放的是欧美成人电影。驴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点上一支烟说:「怎么样?刚才玩儿的爽么?」

  那个男人长出了一口气:「确实不错,你说的一点儿不假,那女人真是极品,而且根本看不出来是将近四十岁,完全就是个三十左右的少妇嘛。」

  「那当然,想当初我玩儿她的时候,那时她还是处女,第一次做的更爽。只不过你是没有福气了。」

  「哼,谁知你走了什么狗屎运,这么美味的东西让你捷足先登。真是天上掉馅饼。不过我也不是白给的哈,今天也算是玩儿了个遍。」

  电视中这时录像正播放到高潮处,里面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正被一个黑人干的直叫,二人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黑人的大肉棒不断地进出女人的阴道。看到这一幕,那个男人的阴茎又挺立起来,把盖在身上的毛毯顶了一个尖儿。
  「今晚要是她能住在这儿就好了,我一定让她爽个够!」说着,他朝驴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淫笑起来。

  「放心,时间有的是。今天只是开头,张月娥已经跑不掉了。」驴哥自信满满。

  「亏你想出短信图片这招让她上钩,让兄弟我得偿所愿。你是不知道,我之前是去过学校的。当时是去和区里领导参观访问,那天正巧张月娥和几个老师接待我们。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走不动了。附近的学校我不是没去过,大部分的女老师给人的感觉都是憔悴、衰老,像老太婆,可张月娥不一样,我隔着很远仿佛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儿。后来几次参观,又只见过她一次,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每天晚上想的就是她,但却感觉隔得好远,幸好学校里有一些老师的照片挂在墙壁上,我趁机拍了照片,每天晚上对着照片打飞机。」

  「哼,瞧你这点儿出息。也亏了你能想出这法子给自己解闷儿。要不别人为什么叫你衰哥呢。」

  衰哥是驴哥的同窗。二人虽然中学时一个班,但几乎没说过话,因为两个人不在一个层面上。衰哥当时是班里的优等生,驴哥只能是差生中的差生,双方彼此没有交集。毕业以后,衰哥和很多同龄人一样,顺理成章地上高中、大学,然后毕业参加工作,被分配的区教委的一个科室。他为人圆滑,八面玲珑,各种工作干的风生水起,深受领导赏识,没几年就升任科室主任,自此少不了陪领导去各个学校视察访问。恰巧来到张月娥所在的学校,又正好碰上她接待,一面之缘就再也忘不了了。虽然他也四处打听这女教师是否结婚了,想着如果还没有的话,两个人是否能找个机会认识。当他得知张月娥不仅结婚,而且连孩子都好几岁的时候,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常言道,人生最大的遗憾是错过。人家张月娥名花有主了,自己也就不能再有非分之想。但非常无奈的是,对他来说,张月娥实在太美了,他真心放不下,以至于一天到晚都在想怎么能够得到她。他甚至想,如果张月娥现在离婚,他会毫不犹豫地娶她。

  有一天,他回村里老家,正巧在车站碰到等车的驴哥。驴哥一眼就认出他来,马上过来套近乎。衰哥本来对这种人是不屑一顾的,但毕竟都是成人,碍于情面也就难免在一起闲扯起来。男人在一起,有时不论多么正经的人,偶尔也会聊聊女人,甚至聊聊曾经睡过的女人。驴哥为了在衰哥面前抖抖威风,就把手机里的照片拿出来给他看。当衰哥看到照片上的女人是张月娥年轻时,心里别提多激动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教师难道是个荡妇?眼前的这个驴哥怎么可能和张月娥有深层关系?带着这种种疑惑,二人开始有不断交往。

  驴哥是个爽快的人,毫不隐瞒曾经和张月娥发生的事情。他事无巨细地说给衰哥听,而且对细节极尽描绘渲染,听得衰哥心花怒放,直接和驴哥说现在还有没有机会,让自己也能像他当年那样玩一而回?这时的他,已经不去想什么感情之类的问题了,只要可以干到张月娥就行。驴哥终于发现原来他俩是同道中人,就爽快地答应了。二人又在一起商定了引张月娥入网的计划,张月娥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陷入了魔窟。

  「对了,明天我们还要去学校参观,这次她该认得我了哈。」衰哥兴奋地说。
  「你打算干什么?」驴哥问。

  「当然是再玩儿一次啊,像这种女人只玩儿一次怎么能满足呢?」

  第二天早上,张月娥没吃早饭。昏昏沉沉地坐上公交来到新学校,一进门发现教学楼前的电子显示牌上滚动播放着几行告示:欢迎区领导莅临学校指导。早自习结束后,教务处领导找到她,告诉她今天上午负责接待来访的区领导。
  早上九点左右,一辆专车驶进校园,区领导一队人马来到教学楼会议室。张月娥和其他几个老师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参观的队伍一进门,大家便相互寒暄起来。张月娥正在给客人们倒水,忽然一个身影走到她身边说:「张老师,我来帮你吧!」张月娥扭头一看,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差点儿掉在地上。眼前的这个人,正是昨天晚上把自己蹂躏得死去活来的那个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正迟疑着,那个男人笑着说:「我是陪领导来视察的,还请张老师多多关照。」张月娥此时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她神色慌张地倒好了茶水,便惊慌失措地在一旁坐了下来。整个交流会,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神态非常痛苦。她本能地感觉到,那个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而且还是故意坐在自己对面的。交流会结束以后,领导还要整体参观一下学校,教导主任看到张月娥脸色很不好,就安排其他老师一同去了。而那个男人突然借故和区领导说自己昨晚有点儿着凉,身体有点儿不舒服,就不去了。于是,一行人陆续走出会议室,领导在前,教师在后。张月娥因为不去引导领导参观,因此负责收拾会议室。那个男人也自然留了下来。
  人都走了之后,那个男人已经走进张月娥身旁,张开双臂楼主她,还不停地用胯下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是学校么?」张月娥挣扎着说。
  「张老师,昨天你走后,我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着你呢!你的身体那么美,你把我伺候的那么舒服,我怎么忘得了你呢?」那个男人不断地说着下流的话刺激她,同时在她的脸上索吻。

  张月娥不断地推搡对方,但却不敢出声喊叫。楼道里的寂静和会议室的这番场景形成强烈的反差。突然,张月娥感到对方在解自己的腰带,她惊慌地说:「你……你疯了吗?」

  「我可不怕,该害怕的是你吧?你只要听话,一切都好说。」说着,就把阴茎掏了出来,并用双手将张月娥按下去。

  「张老师,昨天尝了你两个地方,我突然想起你的嘴我还没有干过,今天正好,你用嘴把我的肉棒伺候舒服了就行了。」说着,就把阴茎往张月娥嘴里插。旧伤未愈,新痛又来。当龟头凑到张月娥嘴边的时候,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但她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张嘴含住这肮脏的东西。

  龟头挺近的一瞬间,衰哥爽到了极点。昨天虽然干的很爽,但没有口交是一个遗憾。另外,之所以没有口交,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在进门时看到了张月娥在给驴哥口交,自己再做心里感觉很别扭。今天这次不同,在这个时间点上,张月娥是完全属于他的。他的阴茎在张月娥的嘴里越发地肿胀坚硬,他开始抱着张月娥的头前后抽动,增加摩擦的快感。张月娥的嘴里温吞而湿滑,和她的阴道截然不同,每一次的进出他都能感受到张月娥的鼻息,轻微而舒缓,仿佛一股清风吹着他的阴毛,一种凌辱的感觉瞬间冲上头顶,他突然加速,十秒钟之后,身体一紧,把精液全射进张月娥的嘴里。衰哥把着张月娥的头,笑着说:「张老师,我的精液都是你的,昨天吃了,今天还要吃啊,一定让你吃个够哈!」张月娥闭着眼睛,屈辱地吃下了衰哥的精液,衰哥明显感到张月娥的舌头和喉咙在蠕动,自己的精液正在被这个女人咽下。他又把着张月娥的头,让阴茎在她嘴里搅动一番,才缓缓抽了出来。张月娥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而衰哥却笑着说:「上午就到这儿吧,今晚记得来别墅区,不见不散哈。如果你想跑,明天你的艳照就会传遍整个校园!」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