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危险的性爱游戏和舅妈

每天一大早,从舅妈进屋叫我起床,这场性爱游戏便开始了。锁上门,我抱着舅妈滚上床单,分开那两条美腿,掏出大鸡巴就插,尽情的在里面射;吃完饭,瞅准机会,和舅妈溜进厕所来一炮;舅妈上楼收拾家务,我趁表姐不注意,偷偷跟上,再在卧室来上一发;甚至有时半夜,舅妈还会主动来到我房间,在半梦半醒间和我抵死缠绵。 ..

勾男人

北京到石家庄三个小时,我耐不住寂寞,决定勾引男人打发时间,另外也是为了检验检验我的魅力指数,还有成功指数到底怎么样.               那个乘务员长的还不错也挺年轻的,色咪咪的看着他,给他一个暗示,结果他好冷漠啊,真是不解风情.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出马.找他搭话问他..

竟然在火车上的第一次

铁T,就是女同里只准碰别人不准别人碰我的那种,我也不知道我为啥就喜欢女孩子了,就觉得直男真的天生招人烦,永远自以为是。但我要说的这次艳遇是跟一个男人,我长的就像个男人但因为大眼睛婴儿肥还有个梨涡,所以看起来还是有点女人的样子,我不束胸因为本来也就B,肥大的衣服看不出来,我也很讨厌束胸伪装..